-

田橫聞言,不由得微微一愣:“皇上,您有計策?”

周擎天微笑:“自然是有的!”

田橫當即不再猶豫,立刻道:“那老奴現在就去擬旨。”

很快,這封聖旨從皇宮中發出。

頓時,朝野震動。

一群清流管員,正在青樓之上尋歡作樂,左摟右抱,和妓子風花雪夜,好不快活。

他們稱這為雅趣。

聽說這封聖旨之後,這群清流官員頓時勃然色變。

有人把酒杯,往桌上一砸,直接破口大罵起來:“本以為,皇上無故罷黜八位刺史職位,就已經夠昏庸了,冇想到現在,他還能做出更昏庸的事!”

“華州那是什麼地方,也能送給柳生雪姬這種狼子野心之輩?”

“諸位同僚,我們可不能坐視不理,我要馬上進宮麵聖!”

話說到這裡,卻有人立刻道:“進宮麵聖的話,在那高牆深院之內,誰知到你為國為民了?”

“照在下看,我們得去皇宮大門口跪著請願!”

“如此一來,京城百姓,才能看到我們為國之心!”

“京城百姓看到了,天下百姓也就知道,我們是何等的忠君為國!”

這話立刻引得一片讚同。

“此言甚妙,走走走,我現在就去!趙兄你去嗎?”

“同去!同去!”

一群清流,依依不捨地告彆了青樓妓子,然後一溜煙地來到皇宮門口。

結果他們還不是第一批跪在這裡的人。

朝中其他清流,早就到了。

他們趕緊加入。

來往過路的百姓看到這一幕之後,不由得滿臉迷茫,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兒。

但人群中,早就有清流們準備好的解說員,告訴百姓,皇帝周擎天,要把華州給彆人。

跪在這裡的,都是忠君愛國的青天,想阻止皇帝不要亂來。

一時間,百姓們不由得暗暗鄙夷。

“咱們的皇上,這麼昏庸嗎?”

“嗬嗬,原本就是個傻子,昏庸也正常。”

“是啊,但幸虧我們大周有這些清流名臣,才得以長盛不衰!”

“我得記住這些清流名臣的名字……”

皇宮裡,周擎天麵前,則跪著王珪等一眾老臣。

他們也覺得周擎天不對,但他們卻是直接麵見周擎天,冇想著嘩眾取寵,沽名釣譽。

王珪滿麵沉重,雙膝跪下,道:“皇上,華州對大周而言,太重要了,請皇上收回成命吧!”

其他老臣也紛紛長跪不起。

周擎天笑了聲,伸出手,將王珪強行攙扶起來。

隨後他才道:“王丞相,諸位愛卿,你們放心。”

“朕這麼做,自然有這麼做的道理。”

“柳生雪姬不會得償所願的,運氣好點,朕說不定還能直接殺了柳生雪姬!”

一眾老臣麵色一變:“此言,當真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自然當真!”

王珪卻還是有些不放心:“皇上,那不如讓老臣去傳令,如何?”

“那龍公子雖然詩詞歌賦的聲譽,在民間很大。”

“但他畢竟冇有當朝為官的經驗,萬一辦砸了……”

他也不知道龍公子,就是周擎天本人。

周擎天當即笑道: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愛卿你就等著好訊息吧!”

王珪歎了口氣,也不再強求。

不過他還是開口道:“那皇上,您還是出麵,將此事也告訴那些清流吧,免得他們一直擔心!”

聽到這話,周擎天眼中躍出一絲怒火。

他冷冷道:“不用管那群清流,他們就是想沽名釣譽,讓百姓吹捧他們!”

“若朕出麵了,他們的尾巴豈不會翹得更高?下一次,他們就敢騎在朕脖子上拉屎!”

“若不是如今劉方剛倒,朝中嚴重缺少官員,朕早就辦了他們!”

“等著吧,等哪天朕不缺官員了,非要將他們收拾了!”

王珪聽得心驚膽戰。

他感覺得到,周擎天這是真怒了啊。

他也不好再說什麼,隻能歎氣離開。

他們前腳剛走,後腳周擎天就叫來田橫,道:“給朕易容,我們馬上出發,前往華州,把雙兒要回來!”

“是!”

田橫連忙答應。

很快,易容完成。

天色也漸漸暗下來,周擎天和田橫,悄悄離開皇宮,騎上快馬,直奔華州。

與此同時,在南蠻皇宮中。

柳生雪姬幾乎日夜和田無雙相處。

忽然,她開口朝田無雙道:“雙兒妹妹,我渴了,給我倒杯水!”

田無雙自是不理會柳生雪姬。

可柳生雪姬卻笑道:“雙兒妹妹,我懷中可是有周擎天的血脈,你不看我的麵子,也要看看他的麵子吧。”

田無雙冷冷道:“皇上要殺你腹中孩兒!”

柳生雪姬道:“可他不是冇殺成嗎,你想想,等孩兒出生。”

“萬一皇上子嗣不旺,隻有我腹中這一個孩兒,他會怎麼辦?”

“他還不是要認這個孩兒!”

“他要是不認的話,他的大周,可就絕後了!”

田無雙神色微微一凜。

說實話,她冇想過這個問題。

可仔細一想,柳生雪姬說的也有幾分道理。

柳生雪姬則繼續笑盈盈道:“你可不要覺得,姐姐這是陰險,要怪,隻能怪妹妹你肚子不爭氣啊!”

“哦,也不光是妹妹你不爭氣,我聽說,皇上還有個蘇昭儀,還有個劉貴妃。”

“都是些不爭氣的,也不知道皇上喜歡她們什麼!”

說到後麵,柳生雪姬不由得咬牙切齒起來,十分不甘。

田無雙則站起來,從旁邊倒來一杯水,遞給柳生雪姬。

柳生雪姬眼睛一亮,隨後往一張長椅上側著一躺,指了指自己修長的雙腿,道:“哎,我腿也酸了,應該是孩子導致的,妹妹也幫我揉揉吧!”

不得不說,柳生雪姬雙腿修長而勻稱,十分養眼。

而隨著田無雙這個絕色美女,幫其按摩雙腿,更成了世間難得一回尋的美妙畫卷。

就在這時,門外忽然又走進來一個‘柳生雪姬’。

此人自是千葉香穂。

如今柳生雪姬安心養胎,在外行走露麵的,都是千葉香穂。

她恭敬得對柳生雪姬道:“公主,該準備出發,前往華州和皇帝談判了。”

“根據京城探子傳來的訊息,周擎天已經決定,要用華州換田無雙了!”

她話說完,周圍瞬間安靜下來。

田無雙的手僵住,柳生雪姬的麵色,也微微凝住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