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的目光,落到劉伊人身上,帶著一股寒意:“你讓人這麼做的?”

劉伊人愣了下,不知為何,竟然感到一絲敬畏。

她縮了縮脖子。

可以一想到剛剛纔說過天塌下她頂著,她就強行挺直胸口道:“是…就是我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,道:“魏忠賢,去!”

“是!”

身後的魏忠賢,立刻帶著七八個身強體壯的條件,衝過去就將剛剛搭起一個雛形的灶台,拆了個稀巴爛。

那些搭建灶台的宮女,更是被直接抓起來,拖到一旁。

緊接著,太監抽出鞭子,對準那些宮女,劈頭蓋臉一頓猛抽!

“啊!疼死我了!”

“奴婢知錯了!奴婢知錯了!”

ps://m.vp.

“皇上饒命!皇上饒命!”

“劉貴妃,救我!救我啊……”

宮女們被抽得滿地打滾,哭天喊地。

一條條血痕出現在身上,淒慘無比。

劉伊人麵色慘白:“你…你住手,是我讓他們做的!”

“再說了,我們不就是想用熱水洗衣服,這點小事你都不允許!”

“你…你…你太過分了!”

周擎天一字一句道:“宮中煙火管製嚴格,是為了防止彆有用心之人。”

“若人人都可以建灶台,用柴薪,那心懷不軌者,就能輕易藉此縱火害人!”

劉伊人心頭咯噔一聲。

知道自己理虧了。

可轉念一想,她卻也越發委屈起來。

憑什麼,她爹爹和家人,全被周擎天一道聖旨殺了。

如今在這淨衣坊,結識了一些低賤的宮女,周擎天也不放過人家。

頓時,她忍不住道:“你就是故意針對我!”

周擎天眉頭一皺,冇有急著說話。

魏忠賢察言觀色,則立刻揮手,示意淨衣坊的宮女,全部離開。

很快,偌大的淨衣坊,就隻剩下了周擎天和劉伊人兩個。

這時,周擎天纔開口:“你要鬨,朕可以容忍你。”

“但是有些規矩,是萬萬不能壞的,否則你害死的就是很多人!”

劉伊人聲音已經帶上了哽咽。

她道:“你把我關回冷宮去吧!你讓我一個人呆著!”

“我看出來了,你就是故意在折磨我,報複我!”

“你看我在這裡過的好,你就不舒服,要讓我難過!”

周擎天一陣暗暗磨牙:“隨你怎麼想,朕今天找你,主要是為了另一件事!”

劉伊人一愣,紅著眼睛看向周擎天,眼中儘是疑惑。

周擎天也不隱瞞,直接道:“你父親的餘孽,最近回到了京城。”

“他們在京城中大肆作亂,屠殺百姓,製造恐慌。”

“朕要你出麵,把他們都引出來,方便朕將其一網打儘!”

劉伊人抽泣了兩下,然後才道:“我憑什麼幫你?”

周擎天眉頭一皺:“你是朕的女人,是朕的貴妃,那些百姓,也是你的子民,這些都是你該做的!”

劉伊人聞言,哽咽兩聲,倔性子也上頭了:“這些事和我沒關係,我偏不幫你!”

“你再說一遍!”

周擎天怒了,大手已經高高揚起。

劉伊人不甘示弱道:“你打啊!你打啊!你有本事打死我!打死我倒是清靜了!”

啪!

一聲脆響傳出。

劉伊人臉色瞬間漲得通紅。

周擎天剛剛一巴掌,結結實實地打在了她的腰下。

這一巴掌可是用了力的。

劉伊人隻感覺自己屁股火辣辣的疼,要不是周擎天在這裡,她非要趕緊揉一揉。

太疼了!

不過饒是如此,她還是嘴硬:“我就不幫你!”

周擎天立刻再次揚起了大手。

嘴上很硬的劉伊人,這一次卻不由自主地用手擋住。

周擎天見狀,立刻一把將其攔腰抱起來。

這突如其來的動作,讓劉伊人被嚇了一跳。

她雙手下意識摟住周擎天脖子。

這一下,她可就毫無防備了。

周擎天也不客氣,接連好幾巴掌下去,直打得劉伊人眼淚汪汪:“嗚嗚嗚,疼死我了…我不幫你,我就是不幫你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疼?朕看你一點都不疼!”

隔著衣服怎麼能打的疼?

劉伊人大驚失色:“你…你在乾嘛!”

周擎天壞笑一聲,再次一巴掌下去,這次可是毫無阻礙的。

劉伊人又羞又怒又急,她奮力掙紮,俏臉通紅,眼睛裡還含著淚水:“你放開我,你王八蛋……”

也不知為何,越是掙紮,兩人就靠得越緊。

最後,兩人終於直接糾纏在一起了。

一時間,春色滿園。

淨衣坊外,幾個小宮女麵色慘白。

她們低聲議論:“劉貴妃好慘啊,皇上打她打了好久了!”

“是啊,應該很痛吧……”

“劉貴妃都是為了我們才捱打的……”

聽到這些議論聲,老嬤嬤嘴角一抽,趕緊揮手:“都走遠點,小心掉腦袋!”

魏忠賢也示意,讓人趕緊後退。

皇上在‘打’劉貴妃呢,哪兒能隨便讓人聽了去!

至少半個時辰後,一切才安靜下來。

周擎天臉上,儘是滿足之色。

說起來,他雖然和劉伊人已經有過多次夫妻之實。

但那時,他都是以龍公子身份出現的。

毫無偽裝,直接本尊上陣,還是第一次呢!

不得不說,劉伊人果然是人間絕色,那滋味真是讓人回味無窮。

劉伊人眼睛還是紅紅的。

她銀牙緊咬:“不管怎麼樣,我都不會幫你!”

周擎天嗬嗬一笑:“你要是不幫朕,朕以後再也不會來這裡。”

“今天,就是你我最後一次見麵!”

劉伊人心頭一驚。

再也看不到周擎天?

這好像是她以前最想的事情。

這個男人,可是誅了她全家的仇人啊!

可是現在,劉伊人心中酸楚。

她忽然發現,她好像愛上了周擎天。

更要命的是,剛剛那滋味,讓她回味無窮。

以後若是再也感受不到,可怎麼得了!

也就在這時,周擎天悠悠然開口:“當然,你要是幫朕的話,朕可以下旨,讓淨衣坊的宮女,都用上熱水!”

話剛說完,劉伊人立刻開口:“好,我幫你,但隻有這一次!”

“我可不是為了你,你不要自作多情。”

“隻是我最近和淨衣坊的姐妹們有了感情,想幫她們改善環境,你聽明白冇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