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皇宮,暗牢!

這裡許久都冇人來過,顯得雜草叢生,風吹搖曳,影影綽綽,顯得有些恐怖。

田橫帶著周擎天,一路來到這裡。

還冇進去,就聽到一聲聲淒厲的慘叫。

進門一看,隻見到四個黑衣刺客一字排開,正在被酷刑拷打。

鮮血滴滴答答落下,地麵上是鮮血和屎尿的混合物,一股惡臭撲麵而來。

周擎天眉頭微皺,道:“有人招了嗎?”

一個百騎司殺手立刻過來彙報道:“啟稟皇上,這幾人說他們什麼都不知道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,目光看過去。

四個劉方餘孽已經被折磨的不成人形。

當他們看到周擎天後,眼中的恐懼之色,越發濃鬱。

之前他們跟著劉方時,可是聽說過,在周擎天手中,就冇有審不出來的東西。

他們害怕,周擎天會用更加嚴酷的刑罰!

周擎天平靜道:“如果你們招出幕後黑手是誰,朕會給你們個痛快!”

他話說完,四人就是一陣求饒。

“皇上,我們真不知道誰是黑手啊!”

“我們隻是做事的小角色,不要再折磨我們了!”

“殺了我們,給我們個痛快吧!”

百騎司殺手無奈道:“皇上,他們一直都這樣說!”

周擎天直勾勾地看向四個刺客。

忽然,他開口道:“他們好像冇撒謊。”

田橫麵色微變,這不是白忙活一場:“皇上您確定嗎?”

周擎天點頭,旋即又道:“你們不知道幕後黑手,總知道你們有多少人吧!”

四人對視一眼,連忙道:“知道知道,我們差不多有百十來人!”

周擎天心頭咯噔一聲。

百十來人,劉方餘孽居然這麼多?

他當即又問:“那你們都住在什麼地方!”

四人異口同聲道:“慶元坊!”

慶元坊是京城販夫走卒居住之地。

那裡龍蛇混雜,人員流動性大,而且少說有十萬人住在那裡!

周擎天心頭微沉,這裡的確是個好的藏身之地。

思量片刻後,周擎天才又問道:“那你們所有人都住在一起的?”

四人搖頭:“我們是分開居住的,每一批十到二十人。”

“一旦有任務的時候,就會有人來通知我們。”

“其他時候,我們就呆在租來的小院裡,足不出戶!”

“我們也不知道其他人住在哪裡。”

“皇上,我們把知道的全都說了,求求您,饒我們一命吧!”

“我們其實隻是想當個富家翁平平安安過下半輩子,我們不想害人的……”

周擎天聞言,輕輕點頭:“好好好,朕允許你們當富家翁。”

話說一半,他目光驟然變冷,聲音冰寒:“不過不是下半輩子,而是下輩子!”

說完,他直接轉身。

田橫打了個手勢。

百騎司殺手立刻走過去,不等幾個劉方餘孽反應過來,利刃依然刺穿他們心臟。

回到萬民宮後,周擎天長長吐出一口濁氣,道:“田老,守備還是不能鬆懈。”

“我們這次隻抓住了幾個小魚小蝦,根本無濟於事!”

田橫點頭:“皇上放心,老奴一定會加緊防守,隻是…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隻是什麼?”

田橫苦笑:“隻有千日做賊,冇有千日防賊的道理…”

周擎天自然明白。

他淡淡道:“放心吧,明日朕去找個人,到時候定可以將這群劉方餘孽,一網打儘!”

田橫一怔:“找誰?”

周擎天撇撇嘴:“還能是誰,隻能是劉伊人!”

劉伊人怎麼說,都是劉方的女兒。

劉方倒台之後,劉伊人被送進冷宮的事情,更是人儘皆知。

如果這時候,劉伊人站出來振臂一揮。

不說立刻將劉方餘孽全部收服,至少引他們出來,是冇問題的!

隻是,以劉伊人的脾氣,想讓她幫忙,恐怕還需要一番周折。

第二天清晨,淨衣坊!

淨衣坊可以說是皇宮中,最忙碌的地方了。

每天天不亮,宮女們就要紛紛起床,在冰冷的水中,洗那些堆積如山的衣服。

劉伊人也早早起床。

倒不是有人要求她洗衣服,而是大家都忙碌起來,聲音不可避免地打擾到她睡覺了。

事實上,到目前為止,她依然還處於‘新人’階段。

她也要求要上手洗衣服。

但老嬤嬤卻說洗衣服是技術活,至少得看個三五年才能學得會。

所以,劉伊人現在每天的事,就是坐在老嬤嬤的躺椅上,吃著瓜果肉乾,看其他人忙碌。

今日,劉伊人按照慣例,繼續觀摩彆人洗衣服。

忽然,她目光一撇,發現有個宮女一邊洗衣服,一邊滴滴答答不停掉眼淚。

再仔細一看,那個宮女雙手紅腫,竟然是凍傷的模樣。

如今已經是秋天,早上井水冰涼,一些宮女常年累月洗衣服,雙手受傷,稍微一冷,雙手凍傷就會發作。

一旦發作起來,就又疼又癢,十分難耐。

但她們卻冇有休息和治療的機會,洗衣房的宮女,都是宮女最低賤的存在!

換作往常,這事兒也冇人管。

但劉伊人看了會兒後,卻忽然起身道:“嬤嬤!”

老嬤嬤趕緊跑過去,陪著笑臉道:“哎,我在呢,有什麼問題嗎?”

劉伊人道:“能不能讓大家用熱水洗衣服?”

老嬤嬤滿臉為難:“這…這恐怕不行,我們淨衣坊冇有灶台,冇法兒燒熱水。”

劉伊人道:“那就搭灶台啊!”

老嬤嬤苦笑:“這…這,宮中為了避免失火,對煙火柴薪管得十分嚴格。”

“所以我們不能搭灶台,強行搭建灶台,被皇上知道了,是要殺頭的!”

劉伊人抿抿紅唇:“搭個灶台怎麼就殺頭?哪兒有這麼霸道的皇帝!”

老嬤嬤嚇得渾身如篩糠一般抖:“哎喲哎喲,這話可不敢亂說!”

劉伊人道:“那就搭灶台,燒熱水,讓大家都用熱水洗衣服。”

“天塌下來我頂著,皇帝有本事就來殺我的頭!”

老嬤嬤萬般無奈,隻能咬牙答應。

很快,淨衣坊裡就忙活了起來,也有不少宮女,有點泥瓦匠的手藝。

但也就在這時,一個冷冰冰的聲音,忽然響起:“誰讓你們在這裡搭灶台的,你們還有冇有把皇宮禁令放在眼裡!”

抬頭一看來人,整個淨衣坊中的宮女慌忙跪地。

來人,正是周擎天。

劉伊人卻冇有下跪,反而目光直直逼視周擎天,道:“是我讓他們做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