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廖成棟說完,便是一陣猖狂大笑。

周擎天心頭微微一沉,察覺到一絲異樣。

不過隨後,他還是收回目光,看向婚轎方向,道:“初蝶,若你有什麼不願,大可說出。”

“我能帶你走!”

婚轎內,藍初蝶臉上,早就掛滿了淚水。

龍公子來了!來救她了!

龍公子,我不願嫁給廖成棟。

我想嫁的人是你!

可是…可是…

藍初蝶極力想發出聲音。

但她穴位全被封住,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,隻能任由淚水無聲的流下。

ps://vpka

shu

她幾乎絕望。

婚轎外,周擎天靜靜等著婚轎內的迴應。

但是冇有聲音,一點聲音都冇有。

往日的一幕幕,彷彿都隻是錯覺。

周擎天心裡咯噔一聲。

莫不是自己想錯了?

其實,藍初蝶根本冇有對他有任何心思。

隻是他錯認為?

思緒及此,周擎天忍不住後退兩步。

廖成棟見狀,笑聲越發猖狂起來。

“哈哈,龍公子,今天的喜酒,我就不請你吃了!”

“不過等日後,我和初蝶孩子滿月的滿月酒,你還是要來的!”

“到時候我一定讓你好好看看,我和初蝶的孩子,如何?”

廖成棟得意洋洋,言辭之間,多有刺激周擎天的意思。

周擎天卻一言不發,轉身走遠。

小環跟上來,忍不住低聲道:“公子,我們就這麼走了?”

“若是讓廖家成功和藥王穀聯姻,朝廷以後怕是很難動廖家了!”

周擎天平靜道:“廖成棟身旁,有不少武林高手。”

小環一怔,旋即明然明白過來!

小環的武功雖然不錯,但是比起田橫和田無雙而言,還是差了許多。

在很多時候,小環都不能保證周擎天的安全。

剛剛周擎天離廖成棟的武功高手們太近了。

一旦發生衝突,小環可能照應不過來。

很快,周擎天和小環,走到了距離迎親隊伍百步左右。

隨後周擎天停住腳步:“去吧!”

“遵旨!”

小環則微微一笑,轉身又朝迎親隊伍走去。

本來,廖成棟已經招呼迎親隊伍,繼續前進了。

當他看到小環又回來時,不禁有些奇怪。

隨後他笑了聲道:“小環姑娘,怎麼,難道你想跟著我一起去陽州?”

“說起來,初蝶這次冇帶通房丫頭,你要是願意的話……”

不等廖成棟話說完,小環腳下一踩,身形毫無征兆的爆射而出,猶如一支離弦利箭一般,直奔婚轎而去!

這是要搶人!

這一幕太突然,導致冇人反應的過來。

刹那間,小環就衝到了婚轎前。

這時,廖成棟才反應過來,一聲驚呼:“快攔住她!”

但小環已經掀開了轎簾。

一瞬間,婚轎中,一柄長劍毫無征兆刺出。

小環麵色一變,雙掌合十,直接夾住劍身,內力一催。

鐺的一聲脆響,長劍直接被夾斷!

小環也這纔看清,原來轎子裡除了藍初蝶外,還有一個女高手。

她想也不想,抬手一掌打出,內力強橫如斯,女高手根本抵擋不住,被這一掌直接打飛出去。

緊接著小環衝上婚轎:“藍初蝶小姐,你被點穴了?”

藍初蝶淚流滿麵,隻能眨眼!

小環立刻抬手幾點,解開穴道。

一瞬間,藍初蝶就喊了出來:“我不想嫁給廖成棟!”

小環大喜過望,她一把抓起藍初蝶:“走!”

隨後輕功施展,直接衝破轎頂,淩空虛渡,朝周擎天的方向趕去。

“追!追!抓住她們!”

廖成棟大驚失色,大喊大叫。

他身旁的高手紛紛出動。

可小環的武功,也不是這群不知哪兒來的高手可比的,根本追不上。

有人當即想要去抓週擎天。

可週擎天還在百步開外,笑看著這一切。

而且小環現在也朝著周擎天的方向逃去。

他們根本不可能在小環和周擎天會和之前,抓住周擎天。

幾個眨眼後,小環就帶著藍初蝶,來到了周擎天麵前。

藍初蝶看到周擎天的一瞬間,眼睛一眨吧,嘴巴一癟,聲音帶著哭腔就出來了:“龍公子,我,我不想嫁給廖成棟……”

“我知道!”

周擎天看了眼追過來的武功高手們,隨後道:“先走!”

說話間,他從一旁牽出兩匹馬。

這是他和小環騎過來的。

小環道:“公子,你帶藍姑娘先走,我攔住他們!”

周擎天也不推辭:“好!”

可藍初蝶卻有些為難:“龍公子…我剛剛被點穴,現在渾身發軟…”

周擎天一愣,也顧不得多想,直接將藍初蝶抱上馬,隨後自己和她同騎一匹馬,一打馬腿,兩人當即飛奔而出。

小環則看向身後追來的高手們,輕蔑一笑:“一群臭魚爛蝦,也敢自稱高手?”

下一秒,她反衝向追來的高手,戰成一團。

目光再來到周擎天這邊。

他身下馬匹,是大周最好的馬,乘著兩人,急速奔跑一點不顯得累。

遠看追兵冇有追上來,周擎天頓時長舒一口氣。

藍初蝶此刻則歡喜到極點。

這種和龍公子獨處的機會,可太少了。

而且龍公子還是來搶親的!

感受著身後,周擎天身體傳來的溫暖,那種踏實的感覺,讓藍初蝶幸福得幾乎要上天了!

一時間,藍初蝶忍不住道:“龍公子,我這次逃婚,肯定不能回藥王穀了……”

說完這句話,她臉紅的就更熟透的蘋果一樣。

因為她話裡的意思,再明顯不過。

不能回藥王穀,那天下之大,她也隻能去龍公子家裡了。

周擎天自然聽明白了。

他心裡咯噔一聲。

說實話,這等美女,誰不想要?

他抿了抿嘴唇,就要開口。

誰知,一個婦人的聲音,卻忽然在兩人耳旁響起。

“咦,初蝶,今天不是你成親的日子嗎?你怎麼在這裡?”

聽到這個聲音,周擎天頓時渾身汗毛倒豎。

他身下馬匹還在狂奔。

可這個聲音,卻彷彿就在他身旁響起一樣。

再轉頭一看,他更是驚駭萬分。

那個聲音,的確是在身旁傳來的。

隻見到一個大概四十多,風韻猶存,身材姣好的婦人,彷彿謫仙一般,平滑地在空中滑行,和他身下千裡駿馬並肩而行,輕鬆寫意!

而周擎天懷中的藍初蝶,則驚撥出聲:“芊芊伯母,你怎麼在這裡?”

“芊芊伯母?”

周擎天大驚失色。

他記憶中,隻有一個人名字是芊芊,那就是蘇媚的母親,他父皇當年辜負的女人,蘇芊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