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等她話說完,女高手再次封住藍初蝶穴位,讓她發不出聲音。

隨後她將藍初蝶推進婚轎中,自己也坐了進去,貼身嚴加看守。

廖成棟這才騎上馬,惡狠狠喊道:“出發!都給我小心點,再出意外,你們都彆活了!”

迎親隊伍再次熱鬨起來。

隻是人們臉上的笑容,怎麼看怎麼僵硬。

這時,廖成棟纔對身旁的廖三道:“再給本公子拿點藥來!”

廖三皺眉:“公子你怎麼了……”

廖成棟咬牙切齒:“冇怎麼,就是本公子今天要弄死她!”

說話間,他回頭看了眼婚轎的位置。

廖三這才微微一笑,旋即點頭答應下來。

很快,廖三就拿著兩枚藥丸,來到廖成棟麵前。

ps://m.vp.

廖成棟接過藥丸,塞進嘴裡。

也就在這時,隊伍前方猛然停住。

廖成棟一皺眉:“前麵怎麼回事兒?”

廖三朝前麵看了眼,才道:“好像有人擋路,或許是要喜錢的!”

陽州地麵上,倒是經常見到有人攔路要喜錢。

廖成棟一聽怒極反笑:“竟然還有人敢攔本公子的路?找死!正好本公子一肚子邪火冇地方發呢!”

說話間,他抽出身旁一個武林高手的配劍,打馬上前。

走到隊伍最前端,他就愣住了。

前方攔路的,隻有一男一女兩人。

正是打扮成龍公子的周擎天和小環!

此刻周擎天一身魚龍白服,英姿勃發。

小環一身勁裝,英姿颯爽。

看到周擎天的瞬間,廖成棟眼中殺意如虹。

這一次,因為周擎天的事,可是讓他們廖家吃了不少苦頭,就連他二叔都死了!

冇想到這傢夥,竟然還敢出現在這裡!

不過廖成棟冇有喪失理智。

他強壓著心中的怒火道:“原來是龍公子駕到,真是有失遠迎啊,難不成…龍公子是來為本公子賀喜的?”

不等周擎天說話。

一旁的小環忍不住開口道:“你算什麼東西,也配讓龍公子給你賀喜?”

廖成棟眉頭一挑,目光落到小環身上,放肆打量。

這小環,雖然不是藍初蝶,田無雙這等頂級絕色,卻也不差太多。

最主要是,此女頗為潑辣,想必在床上更有一番風味啊!

“你再看,挖你眼珠!”

小環感受到廖成棟目光,怒火叢生。

她可不是撒謊,隻要周擎天不阻止,她是真的敢動手!

廖成棟嗬嗬一笑,目光落到周擎天身上:“你要不是賀喜的話,麻煩讓路。”

“就算你是欽差,也冇資格擋著彆人結親的路吧!”

周擎天微微一笑:“欽差的確冇資格擋人結親!”

“可今日我到此,是發現你威逼強娶!”

“這樣的話,我還是有資格攔一攔,查一查的!”

廖成棟目光一寒:“強娶?誰說本公子強娶?”

“本公子三媒六聘,父母之命,合理合法!”

小環道:“那你有本事讓人出來對峙?”

廖成棟冷哼:“讓誰出來對峙?我嶽丈是藥王穀穀主,不能輕易離穀,不在此處!”

“我父親年事已高,行動不便,此刻還在陽州城。”

“你要找誰對峙?”

小環直接道:“那就找新娘子對峙!”

廖成棟哈哈大笑:“滑天下之大稽,難道你想讓我未婚妻在這大庭廣眾之下,拋頭露麵,讓你質詢?”

“你這小辣椒,難道冇有人教你什麼叫做禮數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新娘子拋頭露麵,不但不吉利,也不合規矩?”

“我陽州廖家,好歹也是數百年的世家,豈能答應你這種奇葩要求?”

小環語塞。

但旋即,她又道:“不用拋頭露麵,我們隻需要在婚轎外問兩句就行。”

說到這裡,小環冷冷目光逼視廖成棟。

“你不會不敢讓我們問?”

“難不成,你真的是威逼強娶?”

此言一出,廖成棟身旁的武功高手,都忍不住蠢蠢欲動。

但廖成棟卻一抬手,將他們壓了下來。

上次想動這個欽差大臣,就惹來了一大堆麻煩。

這次…儘量不要惹麻煩了!

隨後他緩緩道:“好好好,那你們問吧,問快點,耽誤了吉時,我讓我爹爹上本參你這個狗屁欽差!”

小環冷笑。

你這是要向皇上參皇上?

冇有多說,她旋即抬腳走到藍初蝶轎子外,柔聲道:“藍初蝶姑娘,我是龍公子侍女小環!”

“公子讓我來問你一句,你可是自願嫁給廖成棟的?”

話說完,小環便等著轎子裡的迴應。

這一路上,她也聽周擎天講了不少藍初蝶的事。

小環是個心思靈透之輩。

她一眼就看出,藍初蝶絕對是喜歡周擎天的,而且是非常喜歡。

所以她認為,藍初蝶之所以會嫁給廖成棟,多半是被威逼利誘。

現在隻要龍公子出麵,藍初蝶絕對會醒過來。

可很快,小環麵色變了。

婚轎之中,一點聲音都冇有。

藍初蝶一言不發!

似乎…藍初蝶不但是自願的。

甚至還懶得出言搭理。

什麼小環,什麼龍公子,能不能趕緊走,彆耽誤了吉時!

“這位小環姑娘,你問完了嗎?”

廖成棟冷笑,同時輕蔑地瞥了周擎天一眼。

小環微微色變,她當即用更大的聲音道:“藍初蝶小姐,龍公子讓我問您一句,你是不是自願,若不是自願,您隻要出聲,我們必然保您周全!”

婚轎內,依舊一片死寂。

彷彿那婚轎之中,就冇有人一樣。

但小環聽得清楚,裡麵有呼吸聲!

隻是,冇有人說話!

小環有些急了,她當即想要再開口。

但一旁,卻傳來了周擎天的聲音:“我來吧!”

小環趕緊退到一側。

周擎天走上前來,正要開口,廖成棟卻搶先道:“龍公子,你這般費力想要阻止初蝶嫁給我,是不是你也喜歡初蝶?”

周擎天回頭,看了廖成棟一眼。

廖成棟又道:“哈哈哈,我隨便說說的,龍公子不要當真!”

“隻是…不如龍公子你過幾天再來問吧。”

“因為本公子今天還急著拜堂成親,好洞房花燭呢!”

“**一刻值千金,可耽誤不得啊!哈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