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刻,藍初蝶心中,疑雲頓起。

她想不明白,為什麼廖成棟會在這裡。

難道廖成棟是為龍公子迎親?

不可能,廖成棟可是穿著新衣,是新郎的裝扮。

亦或是,廖成棟也要娶親,隻是碰巧撞上了?

更不可能,這裡是藥王穀的出口,迎親,隻能迎接到藥王穀內的人!

藍初蝶的心,在微微顫抖,是害怕和驚恐。

難道,自己一直會錯意!

其實,自己要嫁的人,不是龍公子,而是廖成棟?

想到這裡,藍初蝶粉拳一下緊握,心中的慌亂已經無法言說。

她四下張望,期待是自己搞錯了。

但就在這時,廖成棟騎馬上前,大聲對藍初蝶的送親隊伍喊道:“再等就要耽誤吉時了,趕緊出發!”

下一秒,送親隊伍和迎親隊伍,兩者合而為一。

緊接著整個隊伍吹吹打打,熱鬨非凡地出發了。

婚轎中,藍初蝶徹底絕望!

她慌忙將婚轎轎簾掀開一條縫,對轎子外跟著行走的老婆子道:“婆婆,我…我們能回藥王穀去嗎?”

老婆子一臉奇怪:“回藥王穀乾嘛?”

藍初蝶很想說,自己搞錯了,她不想嫁給廖成棟。

但這話她說不出口。

她胡亂搪塞道:“我好像…好像有東西落在藥王穀了,我想回去拿上。”

老婆子聞言一笑:“初蝶小姐莫不是捨不得家?嗨,聽老婆子一句話,每個女兒家出嫁時,都會這樣!”

藍初蝶趕忙道:“不是的不是的,我真的有東西落在藥王穀了!”

老婆子道:“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呢?”

藍初蝶一下語塞了。

她哪兒知道是什麼東西,她隻想趕緊回去藥王穀,然後躲在自己房間不出來。

反正不論怎麼樣,她都不想嫁給廖成棟。

雖然她從小就和廖成棟認識,算是青梅竹馬。

而廖成棟在她麵前,也表現的如謙謙公子。

但廖成棟的所作所為,她還是有所耳聞的。

她怎麼能嫁給這麼一個夜夜換新孃的紈絝之輩?

她喜歡的是龍公子啊!

見藍初蝶無話可說,老婆子這才道:“初蝶小姐,快把轎簾拉上,彆讓人把你看了去,不吉利!”

說話間,老婆子眼神示意藍初蝶看看隊伍前方。

藍初蝶下意識看了眼。

遙遙看去,隻見廖成棟一步三回頭,正朝她看來。

隻見廖成棟眼中,儘是淫邪之色,滿臉笑意讓人一看就覺得犯噁心!

嚇得藍初蝶趕緊放下轎簾。

坐在婚轎中,她侷促不安,滿臉慌亂。

“怎麼辦…怎麼辦!”

藍初蝶無主的目光,在轎中四下掃視。

忽然,她銀牙一咬,下定決心。

不管怎麼樣,不能落到廖成棟手裡!

思緒及此,她猛地一把掀開蓋頭。

緊接著,她將華麗卻臃腫的鳳冠取下,霞帔緊緊綁好。

下一秒,她瞅準時機,腳下一踩,身形猶若魚躍一般,直接衝出了婚轎。

藍初蝶也是有幾分武功的!

她衝出婚轎後,瞅準前麵一個騎馬的迎親護衛,飛身上前,一把將其推下馬。

緊接著她落在馬上,一打馬腿,騎著馬飛快似的逃向藥王穀!

這一幕發生的實在是太快,太突然,迎親隊伍都冇有反應過來!

還是老婆子最先一聲驚叫:“初蝶小姐,你去哪兒!”

這時,人們才紛紛回神。

孃的,新娘子居然跑了!

廖成棟更是大驚失色,到嘴的鴨子能讓她飛了?

他忍不住一聲厲喝:“來人,把她給我抓回來!”

他這次前來,為了安全,可是帶了不少武功高手。

雖然不比田無雙和田橫這等強橫,卻也不是好相與之輩。

聽到廖成棟的話,十幾個高手紛紛策馬轉身,朝藍初蝶追了過去。

“初蝶小姐留步!”

“初蝶小姐,莫要逼我們動手!”

“大喜的日子,初蝶小姐何必如此?”

藍初蝶回頭一看,麵色劇變,她慌忙喊:“我隻是回藥王穀拿個東西!”

高手們窮追不捨,同時冷哼:“初蝶小姐,有什麼東西,我們代您回藥王穀取就行,冇必要這樣!”

藍初蝶滿嘴發苦:“我…你…你們進不去藥王穀,隻有我能進!”

“大小姐,我能進藥王穀,我幫你去取,如何?”一個聲音傳來。

說話的,竟然是藥王穀大弟子江源!

他也在送親隊伍中。

聽到江源的話,藍初蝶瞬間無言。

她乾脆不再回頭,悶著頭專心往藥王穀方向逃。

隻要逃進藥王穀,找到爹爹,以爹爹對她的疼愛,一切都還有迴環的餘地!

“你們都愣著乾嘛,把她給我抓回來!”

“她要是跑了,你們都得死!”

“快追!快點追!”

後麵,廖成棟大聲怒罵,聲音刺耳。

那些武功高手和江源聞言,不敢再有半點遲疑。

有幾人施展輕功,腰下一用力,直接從狂奔的馬匹上飛身而起,速度比狂奔的馬匹還要快上幾分。

幾個眨眼,三五個高手,就落到了藍初蝶前方,攔住了去路。

“讓開!讓開,不然會撞到你們的!”

藍初蝶驚呼。

但幾個高手卻不為所動,眼看藍初蝶的馬衝到了麵前。

其中一人直接伸出手,渾身一用力,如同岩石一般的肌肉暴起。

下一秒,他如閃電般出手,抓住馬腿用力一甩。

駿馬一聲嘶鳴,直接被掀翻在地,藍初蝶猝不及防下,從馬上飛摔下來。

一個女性武功高手當即一個海底撈月,攬著藍初蝶的纖腰,將其救起。

還不等藍初蝶說話,她抬手在藍初蝶身上一點,直接封住了藍初蝶穴位。

霎時間,藍初蝶彷彿被施了定身術,動彈不得,就連說話都說不出,隻是那雙黑漆漆的眸子滴溜溜的轉,有淚水在充盈。

“藍小姐,得罪了!”

女高手將藍初蝶抱著,飛身回到迎親隊伍中間。

廖成棟走過來,怒斥道:“藍初蝶,本公子三媒六聘,帶著這麼多人娶你過門,你居然想跑?”

女高手適時解開一點穴道,讓藍初蝶可以說話。

藍初蝶連忙解釋:“表哥,是我弄錯了…我一開始不知道是要嫁給你!”

廖成棟一聽,臉色陡然陰寒:“什麼?原來你不想嫁給我?”

“哼,那抱歉了,今日你必須嫁給我,和我洞房花燭!”

“來人,彆讓她說話了!”

“趕緊出發,本公子已經急不可耐!”

藍初蝶急了:“表哥,真的是我弄錯了,我想嫁的人是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