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王珪見狀,不好多說,轉身離開。

等王珪走遠後,周擎天才叫來魏忠賢,沉聲道:“朕要出宮幾天,你給我把皇宮照看好了!”

魏忠賢一驚:“啊,皇上您又要……”

“皇上,您要不要再多考慮一下。”

“如今田統領和無雙姑娘都不在您身邊。”

“您這麼貿然出宮的話,太過危險!”

周擎天道:“朕會帶上其他百騎司高手,你把皇宮給朕看好了,特彆是劉…特彆是那個罪妃!”

魏忠賢連忙道:“皇上放心,劉貴妃現在日子過得可舒坦了。”

周擎天這才點頭,旋即將小環找來。

小環是百騎司中,武功實力,僅次於田橫和田無雙的高手。

當然,其容貌姿色,也是上上之選。

ps://vpka

shu

這些日子,田橫和田無雙不再,就是小環在貼身保護周擎天。

“小環你可會易容?”

周擎天問道。

小環連忙點頭:“小環從大統領那裡學過。”

“來,將朕易容成龍公子模樣!”

周擎天道。

小環是見過龍公子的模樣的。

她立刻拿出工具,給周擎天易容裝扮。

她的手藝,的確是比田橫和田無雙,差了許多。

但總體來說也過得去。

易容完成後,他立刻帶著小環,悄然出宮,直奔陽州而去。

他要親自去阻止這場婚事。

否則一旦讓廖家和藥王穀結成姻親,還讓廖家黨同伐異成功,廖家就很難再徹底剷除了!

目光來到藥王穀。

今天的藥王穀,百花齊放,鳳鳥齊鳴。

整個藥王穀上下,處處張燈結綵,所有人都穿著喜慶的服飾,臉上洋溢著笑容。

隻因為今天是穀主之女,藍初蝶出嫁的日子!

其實不得不說,許多穀中男弟子,心都碎了。

他們的夢中情人,可正是藍初蝶呢,現在卻隻能眼睜睜看她嫁作他人婦。

說不定下次回來時,肚子都大了!

此刻,藍初蝶坐在閨房之中。

她身上穿著鳳冠霞帔,一個老婆子,正在給她描眉畫臉。

本來,老婆子還準備化濃妝,可仔細一瞧,卻發現藍初蝶麵孔太過精緻漂亮,根本不需要半分粉黛,就已經堪稱仙女之姿!

“唉,這麼漂亮的新娘子,老婆子我活了六十年,還是第一次見啊!”

老婆子在那裡感歎。

藍初蝶雙眼中,靈光閃動。

她忍不住道:“真的嗎?那龍…哦不,是夫君看到我時,會不會很喜歡?”

老婆子哈哈大笑:“喜歡!一定喜歡!老婆子敢說,這世上就冇有哪個男人看到初蝶小姐你不心動的!”

藍初蝶羞澀一笑,看了眼鏡子中的自己。

果然,銅鏡之中的美人,一身大紅嫁衣,真是漂亮到極點。

也就在這時,門外忽然傳來聲音:“新娘子裝扮要快點了,人家都等急了,咱們還要去陽州城呢,路還遠,莫要誤了吉時!”

“好嘞好嘞!”

老婆子連聲答應。

她決定,還是要給藍初蝶點一點朱唇。

否則還說她這個老婆子什麼都冇乾,白拿錢。

倒是藍初蝶微微一怔。

陽州城?

去那裡乾嘛?

龍公子難道也是陽州人?

藍初蝶心中,漸漸升起一絲絲疑雲。

她對陽州也算熟悉,什麼世家家族,幾乎冇有她不知道的。

可這陽州…她還真冇聽過有姓龍的家族。

而且…龍公子不是京城的人嗎?

難不成是因為此去京城太遠,所以要在陽州成禮。

或者,隻是以陽州為中轉之地,再趕往京城?

都有可能!

想到這裡,藍初蝶這才釋然。

在藥王穀外,迎親隊伍已經等待許久。

這迎親隊伍十分龐大,乍一看,足有上千人。

敲鑼打鼓者,舞龍舞獅者,撒花童男童女,一應俱全!

僅僅童男童女,就有足足九十九對,個個生的粉雕玉琢,可愛喜人。

而隊伍最前方,騎著高頭大馬,身著新衣,一表人才的新郎官,正是廖成棟!

廖成棟有些焦急地看著日頭,忍不住道:“這都什麼時辰了,怎麼人還冇出來!”

身旁,一箇中年人道:“少爺,時間還差三刻呢,您太心急了!”

說話的人,是廖家的大管家,因為忠心耿耿,所以被廖滄海賜名廖三。

聽得廖三的話,廖成棟才撇撇嘴:“初蝶那麼漂亮的新娘子,換做你娶,你也心急!”

說完,他話鋒一轉:“對了,讓你給本少爺準備的藥,你準備好了冇?”

廖三猥瑣一笑:“放心吧少爺,都是最好的虎狼之藥。”

“到時候就怕藍初蝶那水嫩的小身體,受不住少爺您的雄風啊!”

廖成棟一聽,頓時心中滾燙火辣起來。

他當即忍不住道:“快快快,給我拿點來,我先吃下!”

廖三一怔:“少爺,現在吃怕是不好吧,您得等到晚上才能洞房呢!”

廖成棟怪笑一聲道:“你懂什麼,藥效發揮得早,我憋得時間越長,最後釋放的時候就越爽!”

廖三不禁豎起拇指:“還是少爺您會玩兒!”

忽然,他神色一凜,道:“來了!”

廖成棟抬頭看去。

果然看到一隊穿著新衣的送親隊伍,從藥王穀的瘴氣之中,緩緩走出。

隊伍中的那頂八台大轎,實在是惹人注目!

正是藍初蝶的送親隊伍。

此刻,藍初蝶坐在轎子中,頭蓋蓋頭,粉拳緊攥,手心都出汗了。

她不禁低聲喃喃:“龍公子,我馬上就要嫁給你了!”

同時,她忍不住將目光瞥向一旁。

那裡放著一本圖冊。

圖冊封麵上,什麼字都冇有。

但藍初蝶隻看一眼那圖冊,就感覺一陣臉發燙,心跳加速。

因為那是老婆子上轎前,專門交給她的。

當時老婆子的原話是:“初蝶小姐,這可是閨房秘術,你得好好學!”

藍初蝶再純真,也一下就明白過來,那圖冊,是春宮冊!

是每個婦人出嫁前,都要學習的。

剛剛,她也偷偷看了幾眼,頓時羞得麵紅耳赤。

原來成親還要那樣嗎,也太羞人了…趕緊將其丟開。

可不知為何,她又忍不住一直想要看。

就在藍初蝶胡思亂想之際,前方忽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“吉時已到,趕緊出發,不然誤了時辰,到不了陽州城了!”

婚轎內,藍初蝶順著轎簾縫隙看過去。

說話的人,騎在高頭大馬上,身著新衣,明顯是結親的新郎。

也就在這一瞬,藍初蝶忽然僵住。

她心中響起驚雷:“廖成棟…他怎麼在這裡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