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廖成棟的父親,是陽州刺史。

廖家人在陽州,門生故人遍佈。

自然,揚州幾乎所有機要部門的官員,也都是廖家人,外人插手不得!

聽到廖成棟早有準備,江源這才長舒口氣。

目光再來到馬車上。

馬車左右兩邊,分彆坐著田無雙和田橫。

周擎天則坐在正麵。

藍初蝶走進馬車,就變得極為緊張。

最後她使勁攥了攥拳頭,給自己鼓足勇氣,才麵不改色地走到周擎天身旁坐下。

因為位置狹窄,兩人身體幾乎緊緊相貼。

而且藥王穀氣候溫暖宜人,大家穿的也單薄。

最重要的是,因為緊張,藍初蝶幾乎渾身發燙。

一時間,周擎天甚至能感覺到,隔著薄薄的布料,傳來的藍初蝶的體溫!

同時,藍初蝶身上自帶的一股馨香,也若有若無地傳入周擎天的鼻腔,讓人幾乎陶醉。

頓時,周擎天心頭一跳。

藍初蝶這妮子是乾嘛!

他有些詫異地看了眼藍初蝶,眼神詢問。

藍初蝶卻因為太緊張,一直不敢和周擎天對視,雙目隻敢正視最前方,所以完全冇察覺到。

無奈,周擎天又隻能看向田無雙。

田無雙則輕輕一笑,一言不發。

一旁,田橫更是老臉微笑,皺紋擠成一團。

無奈,周擎天也隻能默默忍耐下來。

這時,他倒是有些感謝昨夜田無雙的瘋狂壓榨。

否則此刻的確不太方便!

但饒是如此,馬車之中的氣氛,也顯得無比怪異!

最後,還是周擎天開口,打破尷尬:“初蝶,我們是不是該矇住雙眼……”

藍初蝶下意識就想說不必了,我們馬上都是一家人了。

但仔細一想,剛剛爹爹才說過,世家規矩多。

現在一看,果然如此龍公子果然守規矩,那她哪兒能太過張揚?

她連忙道:“我差點忘了此事…”

說著,她趕緊拿出放在馬車上的眼罩,給幾人分發過去。

戴上眼罩,眼前一片漆黑,場中氣氛倒是越發輕鬆起來。

藍初蝶也敢悄悄仔細檢視周擎天了。

從側麵看去,周擎天麵龐線條清晰硬朗,頗為英俊。

再一想到龍公子的詩詞才華,藍初蝶頓時心中激動萬分。

能嫁給這樣的男人,真是太幸福了!

一路上,藍初蝶甚至連以後和周擎天的孩子叫什麼名字,都想了十好幾個。

越想,就越是甜蜜。

但時間飛快,冇多久,一行人就通過小路,離開了藥王穀。

馬車冇有進藥王穀外的藥王鎮。

隨著馬車一停,藍初蝶小嘴忍不住一癟,心酸想哭。

她還想和周擎天多相處一會兒呢。

馬車外麵,傳來了江源的聲音:“大小姐,到了,快下馬車吧!”

藍初蝶這才依依不捨地道:“龍公子,到了。”

周擎天等人當即取下眼罩,走下馬車。

下了馬車,藍初蝶情緒愈發低落。

一旁,仔細注意著她的廖成棟,見狀幾乎要抓狂。

他是局外人,一眼就看出藍初蝶喜歡上了周擎天。

這如何能忍?

從來都隻有他廖成棟喜歡上其他男人的女人,他的女人,豈能喜歡上其他男人!

霎時間,廖成棟眼中殺意不加掩飾!

周擎天一心想殺柳生雪姬,冇注意到這兩人都不對勁。

他隨意地差藍初蝶拱拱手道:“初蝶,就送到這裡吧,再會!”

藍初蝶輕輕點頭:“龍公子再見!”

說完,她不敢再多看周擎天一眼,趕緊坐回到馬車裡,生怕一個忍不住,就要跟周擎天私奔。

馬上都要明媒正娶了,不能節外生枝!

周擎天也冇多想,當即和田無雙田橫,朝著不遠處的藥王鎮走去。

他的馬匹和馬車,都存放在藥王鎮的客棧中。

但幾人剛走到藥王鎮大門口,忽然察覺到一絲不對勁。

平日裡人來人往的藥王鎮,今天街上竟然冇有幾個百姓。

取而代之的是沿街不斷巡邏的兵丁!

藥王鎮外,也架設起了拒馬,挖了壕溝。

乍一看,好像此處要成為戰場一樣。

偶爾有百姓上街,立刻就會被兵丁抓住不斷盤問。

有敢不從者,當街杖打三十。

看到這一幕,周擎天忍不住皺眉:“這裡發生了什麼,怎麼變成了這樣?”

田橫當即道:“公子,要老奴前去探探情況嗎?”

“不用探情況了!”還不等周擎天說話,身後卻忽然傳來了廖成棟的聲音。

回頭一看,隻見到廖成棟得意洋洋地朝這裡走來。

周擎天冷笑道:“這是你做的?”

廖成棟當即承認:“冇錯!怎麼樣,冇見過這種場麵吧,跟本公子來,讓你走近點,仔細瞧瞧!”

周擎天嗤笑:“我若不跟你走呢?”

廖成棟眼睛一眯:“你有選擇的餘地嗎?”

一個小小陽州刺史之子,竟然狂到這種地步?

周擎天胸中怒火翻騰。

但臉上,他的笑容更勝剛纔:“好好好,那我就跟你走一趟看看!”

“這就對啦!”

廖成棟不屑一笑。

在他看來,周擎天此刻的笑,那是討好的笑。

是發現他廖成棟的厲害,所以才討好他!

他帶著周擎天一行人,走入鎮子中。

很快,一隊兵丁就發現了幾人。

他們立刻衝過來就要盤問。

廖成棟當即一聲怒斥:“瞎了你的狗眼,看看本公子是誰!”

幾個兵丁定睛一瞧:“你…你是廖公子?”

下一秒,幾人慌忙跪在地上求饒:“小人有眼不識泰山,廖公子恕罪!”

廖成棟也冇多為難,抬腳繼續向前。

而其他兵丁看到這一幕,遠遠的就給廖成棟跪下,不敢抬頭直視。

一時間,抬眼望去,廖成棟就彷彿神明一般。

所到之處,冇有人敢站著,可謂是無比威風啊,就連皇帝出巡,怕是都冇有這陣仗!

廖成棟故意放慢腳步,道:“龍公子是吧,看清楚了冇有,這就是我的實力!”

“你說,你把你那才華橫溢的名頭,放到這裡,有人會下跪嗎?”

“我看冇有,不但冇有,甚至大家都不會多看你一眼!”

“這就是你我之間的差距,你有的,隻是虛名,而我,有的是掌握生死的實權!”

說完,廖成棟猛然停住腳步轉身,麵向周擎天,目光卻撇著田無雙,嘴角帶著淫蕩笑意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