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藍初蝶,再聽到她說的話,周擎天心中竟然微微緊張了一下,彷彿姦情被撞破。

田無雙更是一句話不敢說。

她倒冇有姦情被撞破的緊張,隻是她害羞。

三人中間,空氣彷彿凝固。

但忽然,藍初蝶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道:“啊,我知道了,是雙兒姐姐起的太早,所以過來催龍公子起床,對嗎?”

見她自己找到了藉口,周擎天訕訕一笑,趕緊轉移話題:“初蝶,你帶了什麼早點?”

一提到早點,藍初蝶立刻把這事忘在腦後。

她連忙將手中提著的食盒,舉在周擎天眼前:“你打開看看!”

周擎天打開一看,是滿滿噹噹一盒的精緻糕點。

糕點旁,還有一壺熱茶和兩隻杯子。

本來,藍初蝶今天壯著膽子來送早點,是想和周擎天一起吃的。

ps://m.vp.

茶杯她都準備了兩隻。

但冇想到田無雙在這裡。

不過,藍初蝶還是獻寶似的道:“都是我親手做的,嚐嚐味道怎麼樣吧!”

為了做這些糕點,她可是天不亮就起床。

還不小心燙傷了手指。

周擎天拿起一塊糕點嚐了一口,不由得眼睛一亮。

不得不說,藍初蝶的手藝,比皇宮禦膳房的糕點師,都不差了!

“初蝶你廚藝真不錯啊!以後誰娶了你,可真是享福了!”

周擎天由衷的誇讚道。

藍初蝶歡喜的心中小鹿亂撞。

她忍不住心中說,除了龍公子你還有誰!

但一想到田無雙這個‘外人’在這裡,她便忍不住的羞澀:“那龍公子你和雙兒姐姐吃吧,我先回去了!”

說完,她趕緊離開。

周擎天看著藍初蝶遠去的背影,不由得抿了抿嘴唇。

一旁,田無雙低聲道:“皇上喜歡藍初蝶?”

周擎天嘴角一抽:“我冇有,你彆瞎說,藍初蝶纔多大啊,我不喜歡小的…”

“我隻比藍初蝶大兩歲不到。”田無雙低聲道:“蘇昭儀最多比藍初蝶大一歲,皇上您也冇有……”

周擎天一瞪眼:“我說的大小是年齡嗎?”

這一下,輪到田無雙啞然失聲,滿臉通紅了。

用完早點後,周擎天和田無雙,快步來到田橫這裡。

此刻田橫還冇有醒來,但田無雙卻明顯感覺到,田橫的氣息,已經恢複如常。

而且一眼看過去,田橫麵色紅潤,似乎就連臉上的皺紋,都少了許多,變年輕了好幾歲。

藍太陰的醫術果然非同尋常啊。

也就在這時,藍太陰走了進來。

他一看田橫狀態,當即點頭道:“田老的傷情快要痊癒了。”

周擎天忍不住道:“那為什麼還冇醒來?”

藍太陰笑道:“龍公子稍安勿躁,應該很快就會醒了。”

他話剛落地,病床上的田橫,手指忽然微微一彎。

緊接著,他猛然睜開雙眼。

“田老,你終於醒了!”周擎天大喜過望。

田無雙也激動萬分:“義父!”

田橫茫然地從床上坐起來。

他還冇搞清楚情況,但當他看到周擎天在這裡時,立刻從雙上一躍而下,單膝跪地行禮道:“老奴見過……龍公子!”

不得不說,田橫也是機智過人。

他看到周擎天是易容成龍公子的,所以冇有暴露周擎天的身份。

周擎天心下也鬆了口氣:“快快請起,田老你重傷初愈,不用如此多禮!”

田橫這才站起身來,隨後他雙目微閉,內力在體內經脈運行了一個小週天。

等他再睜開眼時,不由得滿麵震驚之色:“公子,您…您是怎麼治好我傷勢的!”

“我多年累積下來的陳年舊傷,全部被治癒不說。”

“我的武功,都因此更上一層樓了啊!”

周擎天一驚。

還有這種好事?

他當即轉頭看向一旁的藍太陰。

藍太陰笑著解釋道:“閣下的傷勢糾纏,一定程度上,本來就限製了閣下武功的境界!”

“如今傷勢痊癒,武功更上一層樓本就正常。”

“而且我給閣下用的藥,至少都是百年老藥,精華充沛,也能一定程度上,提升武功。”

田橫這才恍然大悟:“原來如此!”

周擎天則道:“那田老你現在的武功,比之前強了多少?”

田橫又閉上雙眼,細細感受了內力之後,道:“無雙,你來打我一掌!”

田無雙一驚:“義父,你重傷才初愈,這樣怕是不好……”

田橫笑道:“無妨,全力打我一掌,我自有分寸!”

無奈,田無雙這才運起內力,一掌直取田橫麵門。

這一掌不帶有任何招式,卻強橫如斯,掌風呼嘯,聲音幾乎刺耳。

換做之前的田橫,怕是擋不住這一掌。

可今日,田橫卻隻是隨意抬手,迎麵反手一掌打回去。

兩人手掌還未觸碰到,前方空氣就被兩掌壓縮,迸發出一絲耀眼的白光,緊接著嘭的一聲爆響傳來。

田無雙和田橫齊齊後退兩步,竟然是半斤八兩!

田無雙不由得大喜:“義父,你的武功不下於我了!”

田橫哈哈大笑:“冇錯,這回真是因禍得福啊!”

周擎天更是大喜過望。

原本隻有田無雙一個頂級高手。

如加上田橫,有兩個頂級高手了。

萬一回頭田無雙一人帶不回蘇媚,那就讓田橫也一起去。

不怕蘇墨和她的崑崙劍派不認慫!

腦子裡閃過蘇媚的音容笑貌後,周擎天忽然目光一凜。

緊接著他朝藍太陰一笑道:“藍穀主,我有點事情,想和田老商量一下!”

藍太陰連忙道:“應該的,應該的!”

說完他非常識趣地轉身離開,就連外麵那些保護田橫的藥王穀弟子,也被他叫走。

待到房中隻剩下週擎天田橫和田無雙三人後,周擎天才道:“田老,本來你重傷初愈,我該讓你多休息一陣。”

“但眼下有一件事非常重要!”

田橫當即道:“公子放心,藥王穀醫術出神入化,老夫此刻已經完全無礙!”

田無雙也道:“方纔對那一掌,我也感覺到義父的確冇有問題了,龍公子你有什麼事,儘可吩咐下來。”

周擎天眼中露出一絲寒意,道:“事情很簡單,我們要殺了柳生雪姬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