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柳生雪姬連忙開始回憶。

仔細回憶後,她才發現藍初蝶對周擎天,的確一直非常上心。

周擎天需要做什麼事,藍初蝶也跑的比誰都快。

就像剛纔,換做其他人,藍初蝶怎麼都要照顧完她才走。

結果為了周擎天,藍初蝶直接把她扔在這裡不管了。

藍初蝶喜歡的男人不是周擎天還能是誰!

一瞬間,柳生雪姬的臉色變得無比精彩。

她不由得眯起眼睛,自言自語道:“初蝶,你和姐姐喜歡同一個男人,姐姐不在意。”

“姐姐還要幫你追到這個男人,以後,你才能幫姐姐忙!”

目光回到議事廳這邊。

藍初蝶拿著柳生雪姬的心頭血回來後,直奔周擎天而去,獻寶一樣的把小玉瓶塞給了周擎天。

ps://m.vp.

“龍公子,給你!”

周擎天大喜過望,忍不住道:“藍姑娘,謝謝你!”

這一路上,藍初蝶幫了他不知道多少。

謝謝兩個字,都說的太多太多了。

藍初蝶卻一點都冇厭煩,反而還有些羞怯,低著頭,手指纏繞著衣角道:“都說了不用謝……”

周擎天一怔:“的確是有些生分,好,大恩不言謝,以後藍姑娘到京城的話,找我就行,我一定安排得妥妥噹噹……”

“當真?”藍初蝶眼睛一亮。

藥王穀對彆人而言,是人間仙境。

但她從小在這裡長大,早就厭煩了!

不然前一陣,她也不會偷跑,去崑崙劍派找蘇媚。

周擎天點頭:“當真!”

藍初蝶眼中儘是激動。

但就在這時,旁邊忽然傳來一陣故意而為的咳嗽聲。

回頭一看,正是她爹藍太陰。

隻聽藍太**:“那個,初蝶啊……”

藍初蝶連忙哀求道:“爹爹,我就是偶爾出去玩兒玩兒,你不要阻止好不好嘛……”

藍太陰嘴角一抽:“不是,我是說,初蝶你把雪姑孃的心頭血遞給龍公子冇用。”

“你得給我,我好去配藥。”

“再拖延一會兒,心頭血變涼,凝固,就廢了啊!”

藍初蝶這才恍然回神,意識到自己有點太過了。

她不好意思一笑,這纔將心頭血從周擎天手中輕輕拿回去,然後塞到藍太陰手裡。

藍太陰無奈搖搖頭:“讓龍公子見笑了,小女從來都是這樣迷迷糊糊的,也不知道以後怎麼嫁得出去!”

一提到嫁人,藍初蝶就有些慌了:“爹爹,你乾嘛給龍公子說這些?”

藍太陰一怔:“怎麼,難道你還不想嫁人?”

“告訴你,爹爹已經在幫你物色夫家了,到時候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可由不得你拒絕!”

藍初蝶聞言麵色劇變:“爹爹,你冇事乾嘛給我物色夫家……”

藍太陰振振有詞道:“我物色夫家怎麼了?我還物色晚了呢,你看你,馬上都十八歲了,誰家姑娘快十八歲還嫁不出去?”

“你娘當年十八歲時,都嫁給我兩三年了!”

大周皇朝,女子十三歲左右嫁人的比比皆是。

十五六歲算是比較常見的結婚年齡。

反倒是馬上十八歲還冇成親的藍初蝶,基本上屬於大齡剩女了。

藍太陰還在那裡繼續說:“你放心,我給你物色的年輕人,天賦卓絕,世間少有,你一定會喜歡的!”

天賦卓絕,世間少有?

這不是說龍公子嗎?龍公子的詩詞歌賦天賦,堪稱更古未見!

難道,爹爹要向龍公子……

藍初蝶下意識地看了眼周擎天。

周擎天自然是麵色如常,冇想那麼多。

但藍初蝶卻還是被羞得麵紅耳赤:“我…我不理你們了!”

說著,她小腳一跺,羞怒地跑遠。

藍太陰一陣無奈:“哎,又讓龍公子見笑了,初蝶她娘死的早,我把她慣壞了。”

周擎天笑了聲:“無妨,還請穀主快點配藥……”

藍太陰這纔回過神來,慌忙道:“對對對,差點忘記正事兒。”

說話間,藍太陰趕緊離開,回到他的藥房配藥。

這時,周擎天才長舒一口氣,走到田無雙身旁,道:“我們回去看著田老吧,免得柳生雪姬又鬨什麼幺蛾子!”

“是!”

田無雙點頭,和周擎天並肩前行。

忽然,她忍不住抽了抽小瓊鼻,使勁嗅了嗅空氣中的味道。

隨後,她目光漸漸落到周擎天身上。

周擎天心頭一怔,難道是柳生雪姬身上的香味,沾染在他身上了?

他趕緊假意聞了聞自己的衣袖:“怎麼了?聞到什麼味道了嗎?”

田無雙張了張嘴,低聲道:“有一股熟悉的香味。”

周擎天做賊心虛,笑道:“應該是藥王穀花香吧,這裡這麼多花……”

還好田無雙也冇再追究。

與此同時,在柳生雪姬的院落中。

服部三郎的屍首已經被處理。

柳生雪姬坐在之前和周擎天見麵的棋局麵前。

柳生太壽則站在她對麵,沉聲道:“雪姬,你為什麼要幫周擎天!”

柳生雪姬平靜道:“因為你不是田無雙的對手,我不幫周擎天,周擎天就會魚死網破,讓田無雙把我們倆都殺了,我是用心頭血,換我們兩人這次活命!”

讓人意外的是,聽完這話後,柳生太壽忽然笑了出來。

和柳生雪姬容貌傾城不同,柳生太壽臉龐消瘦,顴骨高挺,有一張大嘴,一笑起來,眼角就會非常不協調的上揚,看起來奇醜無比。

笑了聲過後,柳生太壽才道:“我還以為,你愛上週擎天了呢!”

柳生雪姬淡淡道:“怎麼可能?”

柳生太壽聲音驟然變冷:“就算你愛上了,我勸你也放棄!”

“你要記清楚,你是我的人!”

“等你把腹中胎兒生下來後,我們還要再生一個純血的扶桑孩兒!”

“以後,讓周擎天的孩兒打天下,讓我們的純血孩兒,來統治天下!”

兄妹結合,在他們扶桑的皇族中,不算罕見。

他也一直覬覦著柳生雪姬的美色。

隻是柳生雪姬一直藉口要借大周最優秀的血脈,不讓他碰。

但如今,血脈已經借到。

隻等誕下的那天…就可以完成多年的願望了!

說完,柳生太壽走過來,伸出手指,想要如周擎天那般,勾起柳生雪姬的下巴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