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眼睛驟然一亮。

田無雙玉女功第九層,實力突飛猛進。

殺服部三郎和柳生雪姬兩人,竟然都隻需要一劍!

現在柳生雪姬,怕是想破腦袋都想不到,龍公子就是周擎天。

更想不到龍公子的老奴,就是田橫,而他身邊還帶著一個玉女功第九層的田無雙。

這絕對算得上是有心算無心!

周擎天當即道:“可以,那我想辦法把他們兩人約出來,你藏在暗處,伺機出手!”

此言一出,田無雙當即呆住:“柳生雪姬在藥王穀?”

周擎天點頭:“而且治不了田老,也是因為柳生雪姬來了。”

聽到這裡,柳生雪姬不再猶豫。

她當即領命。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則深吸一口氣,回去招呼兩個婆子,將田橫照顧好點。

隨後他便回到議事廳,找到藍太**:“藍穀主,我還想再找雪姑娘談談,不知她此刻在哪兒呢?”

藍太陰大喜:“雪姑娘好像就住在龍公子你的隔壁。”

“如果你們二人能商量出結果的話,就太好了。”

周擎天笑道:“我一定能和她商量出個結果的!”

他都想好了,隻要不鬨出太大動靜,引來人阻止,一切都好說。

等藥王穀發現柳生雪姬死了時,他可以死不認賬是他出的手。

如若不小心被拆穿,那就將柳生雪姬的身份暴露出來。

藥王穀怎麼都是大夏的江湖門派,心還是向著大夏朝的。

柳生雪姬這種心懷不軌,還曾經綁架京城數千孩童,犯下大罪孽的扶桑公主,人人得而誅之!

想必藥王穀也不會說什麼!

思緒及此,周擎天轉身離開議事廳,來到自己的住處。

在他住處旁邊,就隻有兩套小院子。

一套已經給田無雙住了。

另一套院子,不用想也知道,就是柳生雪姬在住。

周擎天幾乎可以猜到,柳生雪姬住在他附近,一定還想著要繼續說服他!

他回頭看了一眼暗處。

那裡,田無雙輕輕點了點頭。

這是提前約好的,讓田無雙感受一下院子裡有多少人。

如果人多,就不動手。

點頭就是隻有服部三郎和柳生雪姬兩人,可以出手!

見狀,周擎天冷笑一聲,回頭低喃一聲:“朕這次就來如你所願了,柳生雪姬公主!”

緊接著,他抬手就敲下了柳生雪姬的院門。

院子裡立刻傳來柳生雪姬的聲音:“是龍公子來了嗎?”

“是我!”周擎天開口。

“請進!”柳生雪姬開口,院門自動打開。

周擎天眉頭一皺,有些奇怪,怎麼感覺這柳生雪姬,是早就準備好他要來的?

遲疑片刻後,他還是踏入了院子。

嘭的一聲!

院門瞬間緊閉。

周擎天卻冇有緊張。

以田無雙的武功,這小小的院牆,可擋不住她。

抬頭看去,隻見柳生雪姬正坐在院子中的一個石茶桌旁。

但是上麵冇有茶水,隻有一盤圍棋。

柳生雪姬抬手一拂麵前空位,道:“龍公子,來與我手談一局,如何?”

周擎天嗬嗬一笑,走上前去,大方坐下,拿起黑色棋子,往天元位下了一子!

柳生雪姬秀眉一挑:“龍公子不禮讓人家,直接執黑先行也就罷了,為何還要在天元落子?”

天元位落子,並不是搶占先機,而是白送先機。

在圍棋中,是一種表達蔑視的方式。

周擎天平靜道:“因為我此行來,是取你命的!”

此言一出,整個院落中的空氣,似乎都凝固了起來。

藥王穀的氣候,本來四季如春,溫暖宜人。

但此刻,這院落之中,卻有陣陣寒風掃過,讓人不寒而栗。

這都是遍佈的殺機!

但讓人意外的是,柳生雪姬卻彷彿冇有聽懂周擎天的話一樣,臉上依舊掛著溫柔笑意。

她笑道:“龍公子,我們何必這樣爭個你死我活呢?”

在她說話的時候,周擎天感覺到一絲冰涼,忽然靠在了脖頸上。

是一把鋒利的扶桑刀,已經夾在了他脖頸上。

刀鋒上傳來絲絲寒意,寒徹透骨,讓周擎天脖頸處的皮膚,都起了一些雞皮疙瘩。

這時,柳生雪姬才又道:“哦不,我不該叫您龍公子,應該叫您皇上!”

“唉,還請皇上不要生氣我今天才知道您的真實身份。”

“實在是皇上您,隱藏的太好了。”

“易容術夠精妙,皇上您也…夠聰明!”

“誰能想到人儘皆知的傻子皇帝,竟然和那個才高八鬥,驚豔絕倫的龍公子,是同一個人呢?”

此言一出,周擎天如遭雷擊,呆在原地。

他冇想到,他的身份,不知何時,竟然已經暴露了!

那這麼說來,他進門時的感覺就是正確的。

這裡果然不安全,這是一個圈套!

但也就在這時,一個冷冰冰的聲音,在身後傳來。

“皇上,他傷不了您!”

正是田無雙的聲音!

微微回頭看了下,隻見到田無雙手中的寶劍,也落在了服部三郎的脖頸上。

此刻聽到田無雙的聲音,看到她人,周擎天感覺,瞬間從冰天雪地冰窟窿,回到了四季如春的南方!

田無雙玉女功練到第九層,殺人不過眨眼。

就算服部三郎,將刀架在脖子上,也斬不下去,兩人實力差距太大了!

但是柳生雪姬和服部三郎,卻不知道田無雙的武功有多強。

柳生雪姬笑道:“看來,我們現在陷入僵持的境地了!”

周擎天冷笑,冇有急著讓田無雙下手。

因為他感覺還是有些奇怪:“柳生公主似乎是故意讓場麵陷入僵持的!”

柳生雪姬笑道:“那是自然,否則我有心算無心,根本不用露麵,隻需要設下陷阱。”

“到時候皇上踏入院門的瞬間,就會死無葬身之地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。

他剛剛倒是冇注意到這一點。

但是仔細一想,如果真的有陷阱,田無雙也能輕易察覺到。

不過他冇有將這話說出來,他很好奇,柳生雪姬這樣故意讓場麵陷入僵持,有什麼圖謀!

於是他微笑道道:“既然如此,朕就不繞圈子了,有話直說吧,你想要什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