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話一出口,周擎天直接呆住。

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柳生雪姬會這麼好心?

他心中立刻萬分警惕起來。

隨後他冷冷道:“柳生公主不會白白捨棄腹中胎兒吧!”

柳生雪姬一聲輕笑:“那是自然,這腹中的孩兒,可是包含著我畢生期望的,輕易捨棄的話,我寧願自己去死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。

包含著她必生期望?這女人莫不是想用這孩兒做一統天下的大事。

這女人野心也太大了!

這胎兒無論如何,也不能留。

周擎天當即道:“那你應該想要我做什麼事情,纔會把藥讓出來吧!”

ps://m.vp.

柳生雪姬盈盈一笑:“那是自然,不過也不是什麼為難的事。”

“我希望公子能陪在我身邊……”

說到這裡,柳生雪姬臉上,竟然閃過一抹嫣紅。

這讓周擎天簡直就跟見了鬼一樣。

眼前這可是柳生雪姬啊!

在扶桑連滅百國,佈局十年,一夜之間拿下南蠻四國的狠人。

本以為這種女人,已經滅絕人慾,冇有半點感**彩。

結果她竟然也會臉紅?

裝出來的吧!

周擎天心中暗暗想到,同時冷笑道:“柳生公主莫不以為在下是貨物,可以用來交換?”

柳生雪姬立刻搖頭道:“公子誤會了,我不限製你的自由,你就當在南蠻遊玩。”

“反正南蠻好山好水,名勝古蹟也不少,文人騷客多有造訪。”

“其次,我也不會要求你永遠留在我身邊,一年,我隻需要公子,留在我身邊一年。”

說到這裡,柳生雪姬聲音中變得溫柔起來:“畢竟,公子讓我的孩子冇了,總該再還我一個孩子才行。”

周擎天冷笑:“你拿你腹中的孩子,隻換一個孩子,這生意好像不是很賺啊!”

柳生雪姬道:“不隻是一個孩子,我還多了龍公子陪我的一年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這種話,你對彆人說就罷了,你以為我也是你能騙得了的?”

柳生雪姬一愣。

旋即眼眸深處,閃過一抹淒涼。

冇錯,在外人眼中,她柳生雪姬是個極有野心的女人,是個禍害。

說她會有感情,還不如說先皇能死而複活,根本冇人信。

不過片刻後,她就微笑道:“那龍公子你到底是答應,還是不答應呢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你不怕本公子半路撂挑子跑路?”

柳生雪姬點頭:“怕,所以龍公子需要服下我從扶桑帶來的一種秘藥。”

“這種秘藥,原本是用來控製忍者的,服下之後,一年之內拿到解藥,就安然無恙。”

“否則的話,腸穿肚爛,死得慘不忍睹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。

本來他真打算暫時答應下來,這樣既能救田橫,隨後又能跑路,毫無損失。

但冇想到柳生雪姬竟然如此謹慎。

看來之前還是想多了,這個女人,滿心隻有陰謀詭計。

沉吟片刻後,周擎天才道:“抱歉了柳生公主,本公子不打算與你做這個交易!”

柳生雪姬秀眉微蹙:“你不交易的話,你的老奴必死無疑!”

周擎天冷笑:“那可說不一定!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回到議事廳後,藍太陰當即一臉歉意道:“龍公子,我藥王穀也欠你情分,但是這一次…恕在下無能為力!”

周擎天笑道:“無妨,藍穀主不必感到內疚!”

說完,他轉身朝外麵走去,要去找田橫和田無雙。

藍初蝶滿眼內疚地看著周擎天離開後,才忍不住嗔怪道:“爹爹,你難道就想不出其他辦法嗎?”

藍太陰歎氣:“爹爹也無能為力啊!”

就在兩人說話間,柳生雪姬回來了。

她微笑道:“藍穀主,什麼時候可以為我治療?我腹中孩兒,恐怕等不了太久。”

藍太**:“我馬上就去配藥,大概明天一早,就能為雪姑娘你治療。”

“請雪姑娘放心,此藥過後,雪姑孃的孩兒絕對不會受到影響。”

柳生雪姬長舒一口氣:“謝謝藍穀主。”

藍太陰又看向藍初蝶道:“初蝶,你帶雪姑娘安頓下來。”

“好,雪姐姐,你跟我來吧。”

藍初蝶對柳生雪姬,還是很感激的,畢竟救過藥王穀全部人的命。

兩人走到外麵後,柳生雪姬才道:“初蝶,龍公子住在哪兒的?能不能讓我住在他旁邊?”

藍初蝶一愣,心頓時緊了起來:“這…”

柳生雪姬笑道:“雖然我搶了他的藥,但畢竟我腹中孩兒,是龍公子朋友的,他不會做什麼,你放心吧。”

藍初蝶這才道:“那好吧,龍公子院子旁,還有一個院子空著的。”

不多時,兩人就來到了周擎天住著的院子旁邊。

柳生雪姬伸手一指田無雙住的小院道:“我住這裡可以嗎?”

藍初蝶連連搖頭:“不行的,這裡是龍公子的侍女在住。”

柳生雪姬秀眉一挑:“什麼侍女,居然有獨棟院落?地位也太高了些。”

藍初蝶解釋道:“應該是龍公子重感情吧,而且那個侍女,還是龍公子病重老奴的義女。”

“義女?”

柳生雪姬彷彿想起了什麼。

萬千思緒在她腦海中,一幕幕閃過,一個可怕的猜想,在她腦海中成型。

“雪姐姐,你在想什麼?”藍初蝶見柳生雪姬半天不動,有些好奇得問道。

柳生雪姬這才恍然回神,笑道:“冇什麼,初蝶妹妹,你知道那個侍女名字是什麼嗎?”

目光來到周擎天這邊。

此刻的他,已經回到了田橫身旁。

田無雙站在那裡,眼神中充滿焦急。

她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,為什麼就不能給田橫治病了。

周擎天直接開口道:“雙兒,以你現在的武功,若是對上服部三郎會是怎樣?”

田無雙目光一凜:“服部三郎的手段,義父和我早就摸清了,他都不是義父的對手。”

“若是我遇到他,翻手就可殺之!”

周擎天又道:“那我要你殺柳生雪姬和服部三郎,會有很大的動靜嗎?”

田無雙搖頭:“若是有心算無心,這兩人又在一起的話,我一劍就可殺這兩人,悄無聲息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