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這才摘下眼罩,走下馬車。

一下車他就愣住了。

這藥王穀放眼看去,是坐落在群山之中的一個盆地,地勢平坦,房屋成群,亭台樓閣,池湖古樹,一應俱全。

而眾人腳下踩著的地麵,更是一眼望不到頭的一片花圃,各色花朵爭奇鬥豔,蝴蝶翻飛其中,美不勝收。

說這是藥王穀,其實更像萬花穀。

一時間,這美景看得人都有些癡了。

還是藍初蝶的聲音,將周擎天拉回現實:“龍公子,我帶你去住下吧!”

周擎天點頭:“多謝藍小姐。”

藍初蝶有些害羞道:“其實公子也不用叫我藍小姐這麼生分,你就叫我初蝶吧!”

周擎天哈哈一笑:“好,那謝謝初蝶了!”

藍初蝶歡喜的心都要跳躍起來。

ps://vpka

shu

她當即吩咐過來迎接的藥王穀弟子,好好照顧田橫,準備治療。

同時就要親自帶著周擎天去住處。

誰知就在這時,廖成棟的聲音,忽然響起。

“表妹,你說了是以朋友的身份帶這龍公子入穀。”

“現在你還要給他家病人治病,似乎不太好,藥王穀的弟子,怕是忙不過來吧!”

一旁,江源也走過來道:“是啊大小姐,我們挑選的病人都有數,現在多了一個人,根本忙不過來。”

周擎天目光冷冽。

但還冇等他開口,藍初蝶就道:“我不讓其他師兄弟幫忙,我去找爹爹幫龍公子,這總可以了吧!”

周擎天的臉色,這纔好看了些許。

就連一旁照顧田橫的兩個婆子,都忍不住為周擎天打抱不平:“廖公子,你管天管地,能管到藍太陰穀主頭上嗎?!”

“你!你們!”

廖成棟頓時語塞,他廖大公子,什麼時候吃過這種癟?

藍初蝶則不在理會廖成棟,帶著周擎天和田無雙,就來到了一處院落前。

這院子不大卻乾淨雅緻,院子周圍還被群花包圍,十分浪漫。

藍初蝶笑嘻嘻道:“龍公子,你就住在這裡吧。”

周擎天拱手:“多謝!”

一旁的田無雙,則下意識要和周擎天一起進院子。

藍初蝶見狀,連忙拉住田無雙道:“田姑娘,你住旁邊就行,這院子很小,隻有一個臥房。”

說話間,她不由分說,拉著田無雙就來到隔壁一個院子。

田無雙哭笑不得:“我要和龍公子住在一起才行。”

“啊?你們…為什麼要住一起,你不是田老的義女嗎?”

藍初蝶一愣,心一下提了起來。

難道龍公子,早就有女人了?

田無雙也有些奇怪,為何藍初蝶問得這麼多。

不過她還是老實答道:“義父專門保護公子安全,我作為義父義女,自然也當儘職儘責,時刻不離開龍公子。”

藍初蝶聞言,頓時長舒一口氣。

笑容重新在她臉上浮現:“原來如此,那你不必擔心,這兩處院落相距不遠,有事情隨時能趕到。”

“而且藥王穀中,是十分安全的,不會有歹人進入。”

田無雙無奈,隻能點頭道:“那好吧,謝謝藍姑娘。”

藍初蝶大方地擺手:“小事一樁!”

安排完住處後,藍初蝶心中大為滿足。

她不由得自言自語道:“這下龍公子應該知道,我不是花瓶了吧,按照蘇媚姐姐的話,男人一般會非常感動,如果能在這個時候,再幫他一把,這個男人一定會心動!”

思緒及此,藍初蝶立刻轉身離開。

不一會兒,他就來到了藥王穀的議事廳。

此刻,藥王穀的議事廳中,有七八個人正在議事。

坐在最前方的中年男子,身形消瘦,麵上卻帶著一股溫和笑意,讓人看到就感覺安心。

他便是藥王穀穀主,藍太陰。

藍初蝶湊到藍太陰麵前低聲道:“爹爹,能不能幫我個忙啊……”

藍太陰哈哈一笑:“嘖嘖嘖,你可是好久不求爹爹了,今天太陽打西邊出來了?是不是看上哪家少年,讓爹爹幫你說媒?”

藍初蝶心中一陣心虛:“哪有,爹爹你彆胡說,我隻是讓你幫我治個病人。”

藍太陰笑道:“什麼病人,讓你大師兄去治就好,他已經學了我八成本領。”

藍初蝶連忙搖頭:“他不行,這個病人病重,隻有您出手才行。”

藍太陰眉頭一挑:“哦?這麼嚴重?病人在哪兒,我去看看!”

事情異常順利,藍初蝶大喜過望。

她連忙帶著藍太陰,去找到田橫。

周擎天和田無雙,也接到通知,來到現場。

藍初蝶趕緊給藍太陰介紹:“爹爹,這是龍公子,上次五雷門追殺我,就是他救得我!”

聽到這話,藍太陰當即感激道:“多謝公子!公子放心,這位病人,隻要我能治,就絕不會讓他有事!”

說完,他快步走到田橫麵前,伸手把脈。

一把脈之下,藍太陰的眉頭,頓時皺了起來。

田橫體內傷勢太多,互相糾纏。

最主要的是,田橫武功很高,內力深厚。

此刻這些內力不受控製,在體內狂衝亂竄,情況十分複雜。

仔細將病情探查完後,藍太陰不由得深吸一口氣,旋即道:“龍公子放心,病人病情雖然嚴重,但我藥王穀內,還是有藥可治的!”

周擎天聞言,忍不住長舒一口氣:“多謝藍穀主,以後藍穀主若是有所需要,在下萬難不辭!”

田無雙更是拱手道:“謝藍穀主救我義父一命!”

藍太陰擺擺手:“龍公子救小女一命,我現在最多隻算還情,是萬萬承受不起一謝的!”

“兩位,病人情況嚴重,我不多留了,立刻回去配藥,如何?”

周擎天當即點頭。

藍太陰這才離開。

藍初蝶走到周擎天麵前,笑道:“龍公子,你就放心吧,我爹爹說能救,就一定能救!”

周擎天感激不已:“藍小姐,以後你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也可以招呼我。”

藍初蝶手指糾結,搓揉著衣角:“我冇什麼事要你幫忙,我隻是…”

她在想,要不要將自己心中的喜歡說出來。

但就在這時,一個藥王穀弟子,忽然快步走進來,道:“大小姐,穀主讓我叫你過去,說事情有變!”

“有變?什麼變?”藍初蝶心裡咯噔一聲。

弟子看了眼周擎天和田無雙,道:“穀主讓你過去後,他再詳細解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