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藥王穀?”

柳生雪姬麵色微微變化。

她早就研究過大周,對大週上下,都瞭若指掌。

藥王穀自然也在研究之列。

想了下後,她當即對大夫道:“你立刻開藥,穩住本公主腹中孩兒,本公主立刻去藥王穀求醫,若到藥王穀之前情況惡化,導致我孩兒死去…你知道後果的!”

大夫如蒙大赦,慌忙點頭答應:“遵命!”

說完他趕緊開具藥方。

很快,他便拿著藥方遞給柳生雪姬,道:“柳生公主,隻要服下這帖藥,五日之內,孩子肯定不受影響。”

“但在五日內,一定要到藥王穀接受治療。”

“否則就算大羅神仙再世,也保不住您腹中胎兒!”

柳生雪姬立刻看向服部三郎:“現在立刻出發趕往藥王穀要多久?”

ps://vpka

shu

服部三郎道:“快馬加鞭的話,兩三日!”

“不能耽擱了,立刻出發,千葉,你帶大軍回南蠻!”柳生雪姬當即下令。

“是!”千葉香穂跪地領命。

藥王穀坐落在群山之中。

山外還有一座小鎮,鎮上人來人往,十分繁華熱鬨。

不過仔細一瞧就會發現,這小鎮上的人,至少有一半都病懨懨的,被家人和朋友攙扶。

他們都是來藥王穀求醫的百姓。

而這小鎮之所以如此繁華,也正是因為求醫之人絡繹不絕,才造就的。

因而小鎮也得名藥王鎮!

此刻,周擎天已經來到小鎮上。

他和田無雙乘坐一輛馬車,後麵還有一輛馬車,單獨放置著田橫。

田橫如今依舊昏迷不醒,趕路的短短兩三天時間,就像老了十歲,整個人都乾枯萎縮了。

這次的傷,來的太猛太狠了。

周擎天看著繁華熱鬨的小鎮,卻無暇欣賞,他滿心都是焦急。

田無雙見狀,忍不住安慰道:“皇上,您和藍初蝶小姐有交情,肯定能求到藍太陰穀主出手的,義父定不會有事,所以皇上不用太擔心!”

周擎天點點頭,然後叮囑道:“雙兒,你不要忘記,我是以龍公子身份結識藍初蝶的。”

田無雙點頭:“龍公子放心,我不會說漏嘴。”

周擎天又道:“雙兒知道如何進入藥王穀嗎?”

田無雙道:“藥王穀坐落在群山之中。”

“但這山峰險峻,還遍佈瘴氣,隻有一條小路能入穀。”

“所以必須由藥王穀的人帶路,才能進入。”

周擎天急忙問:“那如何讓藥王穀的人帶路呢?”

田無雙苦笑道:“隻能等。”

周擎天瞪大眼睛:“等?”

田無雙點頭。

藥王穀每兩日,都會派弟子出穀,挑選求醫百姓,然後帶入穀內治療。

知曉前因後果的周擎天,無奈之下,隻能帶著田無雙和田橫,來到一家客棧前。

店小二目光一掃周擎天和田無雙,頓時驚為天人。

周擎天相貌英武,氣勢不凡,衣著華貴。

而田無雙則美豔無雙,氣質高冷。

一看這一對兒就不是普通人。

店小二趕忙堆起笑臉迎了上來:“二位是住店?”

周擎天點頭:“開兩間上房。”

聽到兩間上房,田無雙臉上,不自主地再爬上一抹殷紅。

田橫病了,隻能單獨休息一間房。

隻剩一間房,她肯定要和周擎天睡一起了。

雖然這幾天,她和周擎天日夜相處在一起。

可眼下,在外人麵前表現出來,她依然有些羞澀。

店小二也聽出弦外之音,他不由得朝周擎天投去豔羨的目光。

這等絕世美女,他這種店小二,看都冇機會多看幾眼。

不過很快店小二就回過神來道:“客官您後麵的馬車裡是有病人?”

周擎天道:“是有個病人。”

店小二連忙介紹道:“我認識幾個老婆子,專門照顧病人的,不如幫客官你們請來,也免得客官親自照顧,不符合您這樣的貴客身份。”

這倒也免了麻煩。

周擎天當即答應,旋即又道:“住店和請婆子要多少錢?”

店小二豎起一根手指:“兩項加起來,一百兩銀子一天。”

周擎天一驚。

普通客棧,一兩銀子一天,已經屬於極好的。

這裡居然要一百兩。

店小二看出周擎天疑惑,笑起來道:“物以稀為貴,客官見諒。”

周擎天瞬間明白。

這裡都是求醫之人,病人不能睡大街,客棧房源自然緊張,翻倍漲價也屬正常。

不過這點小錢,周擎天也不看在眼裡。

他當即掏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,道:“都上最好的,多出來的算賞你的,伺候好本公子,還有其他賞賜!”

店小二一下瞪大了雙眼。

這種豪客可不常見。

他連忙拱手:“謝公子!”

隨後他伸手一招,兩個膀大腰圓的老婆子,就從旁邊走出來。

都不用周擎天吩咐,就小心翼翼地揹著後麵馬車的田橫,朝房間走去。

店小二還在一旁安慰道:“公子放心,這些婆子都以照顧病人為生,絕對會把彆人照顧得妥妥噹噹!”

周擎天點頭,看向田無雙道:“我們去吃點東西吧。”

“好。”

田無雙對周擎天唯命是從。

店小二趕緊帶著兩人,來到餐廳,坐在一個靠窗邊的雅緻位置上落座。

點完酒菜後,周擎天纔開口問小二道:“你可知道,這藥王穀什麼時候纔來挑選病人?”

店小二笑道:“客官您運氣不錯,明天中午時分,藥王穀就會派人挑選病人。”

周擎天點頭,旋即道:“那藥王穀挑選病人,又有什麼要求?”

店小二知無不言:“正常情況下,是看病人的輕重緩急,病重者,病急者優先。”

說到這裡,店小二壓低聲音道:“恕小人多嘴,公子最好靜等藥王穀的人自己挑選。”

“千萬不要讓人覺得你錢多,勢力大。”

“藥王穀最討厭那種以勢壓人,以錢買賣的行徑。”

周擎天啞然失笑:“本公子是那種人嗎?”

店小二連忙賠笑:“公子雖然金貴,但彬彬有禮,是文雅公子,自不會有這種行徑,是小人多嘴了!”

“行了,也算你提醒有功,這是賞你的!”

周擎天順手又掏出一張一百兩的銀票,遞給店小二。

店小二頓時看得眼睛都直了。

他連忙接過銀票揣在懷裡,不停給周擎天端茶遞水,服務的無比周到。

但就在這時,一道身影忽然走到周擎天桌前,笑著對田無雙道:“這位姑娘,本公子看你好生眼熟,我們是不是在哪兒見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