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也不知過了多久,浴池才恢複平靜。

周擎天仰躺在浴池邊緣,往日冰麵冷漠的田無雙,此刻則如同一個小女人一樣,趴在周擎天胸口。

手撫摸著田無雙光滑的肌膚,和流線型的身軀,讓人慾罷不能。

忽然,一個低低的啜泣聲傳來。

周擎天一愣,連忙低頭道:“雙兒,為什麼哭?”

田無雙帶著哭腔道:“雙兒是高興的,雙兒終於把一切都交給了陛下!”

周擎天心中一震。

是啊,田無雙自小被田橫收為養女,抱著為君儘忠的念頭苦練武功。

長大之後,更是連身子都交給了他。

這個女人,必須好好對待!

周擎天忍不住低聲道:“雙兒,朕一定會好好愛你的!”

說話間,他拉起田無雙朝浴池外走去。

誰知田無雙卻站在浴池中不願邁步。

周擎天看了眼身無寸縷的田無雙,一聲壞笑道:“怎麼,難道雙兒這個時候纔開始害羞?”

田無雙窘迫道:“不是的皇上…是雙兒,走不動了。”

周擎天一愣,看了下田無雙的**,的確在輕輕發顫。

他忍不住放聲大笑。

隨後周擎天直接將田無雙抱起,離開浴池。

回到寢宮中後,看著這個對外人冰冷無比的冰山美人,周擎天再次忍不住心中熱血沸騰。

田無雙也察覺到了周擎天的心思。

她輕輕吸了口氣,低聲道:“皇上放心吧,雙兒有武功護體,不會受傷的,剛剛隻不過是太累…”

周擎天頓時忍不住道:“還是雙兒最知道朕的心思……”

說話間,他整個人直接壓了上去。

又是一番**。

天黑時分,周擎天才心滿意足地穿好衣物。

床上的田無雙滿臉潮紅,異常動人。

周擎天忍不住又俯身下去親了田無雙紅唇一下,然後才道:“雙兒先休息一下,朕還要去處理一些政務。”

“雙兒要保護皇上!”

說話間,田無雙掙紮著坐起來。

雖然雙腿依然有些發軟,但冇有大礙。

無奈,周擎天隻能親手幫其穿上衣服,期間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頓揩油。

隨後兩人來到萬民宮中。

下午這裡才發生一場大戰,血流滿地。

但此刻一眼看過去,已經完全看不出來。

忽然,魏忠賢快步走上前來,低聲道:“皇上,田統領的情況似乎不太好。”

周擎天麵色一變:“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”

田無雙的粉拳也瞬間攥緊:“我義父他怎麼了…”

在兩人目光逼視下,魏忠賢瑟瑟發抖。

他慌忙解釋道:“田統領之前去休息,就一直冇有甦醒,有太監給田統領送藥,也喊不醒他!”

周擎天心頭一沉,看了眼田無雙。

田無雙眼中儘是焦急。

田橫可是她的義父,自小一手將她帶大,傳授她武功,教她做人,還將她送到了周擎天身邊。

“帶路!”

見狀,周擎天趕緊吩咐魏忠賢。

很快,一行人來到田橫在宮中的住處。

此刻田橫平躺在床上,一動不動,呼吸急促,滿是皺紋的臉上,竟然掛滿了汗珠。

“傳禦醫!快!傳禦醫!”

周擎天著急大喊。

魏忠賢跌跌撞撞去喊禦醫。

很快,禦醫到場,他們還想給周擎天見禮。

周擎天卻揮手示意禦醫趕緊給田橫診脈。

禦醫一看是田橫,手上一顫,趕緊搭脈。

片刻後,禦醫嚥了口口水站起身,朝周擎天一拱手道:“皇上,田老此刻情況非常不好。”

“這次潛力奔波太過勞累,再加上剛剛又被刺客所傷。”

“而且他年紀也不小了,氣血兩虧。”

“最重要的是,他身上有數不清的暗傷,如今一下被全部誘發出來。”

周擎天煩躁地打斷道:“你直接告訴朕,田老有冇有生命危險。”

禦醫頓了下,低聲道:“若是不好好治療,田大統領應該無法活命。”

周擎天一驚:“什麼?那你立刻好好給田老治療,他活你活,他死,你就給田老作伴!”

禦醫渾身立刻顫抖起來。

他慌忙跪下,不斷給周擎天磕頭求饒:“皇上,不是微臣不願意治。”

“隻是微臣冇有這等妙手丹青的手段啊!”

周擎天陰沉著嗓音:“那誰有這等本事?”

禦醫脫口而出道:“藥王穀!藥王穀穀主藍太陰,一定能治田統領的病情。”

“隻不過皇上一定要儘快下決心,因為田老眼下情況非常不好。”

“若是再拖延幾天,怕是大羅神仙來了,都救不了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,立刻下決定道:“立刻派人前去藥王穀請穀主藍太陰,他想要什麼,朕都可以給他!”

禦醫聞言就是一愣,抬頭奇怪地看向周擎天。

田無雙則修眉緊鎖道:“皇上,藍太陰怕是不會遵從皇命。”

周擎天一怔:“為什麼?”

田無雙歎了口氣道:“藥王穀是江湖門派,本就不聽從皇命。”

“而且大概是代宗皇帝時期,代宗皇上想求藥王穀治病,但藥王穀拒絕。”

“代宗一怒之下,派兵搶抓穀主藍太陰的父親,結果不小心傷了藍太陰父親的性命。”

周擎天一陣無語。

怎麼還有這種血海深仇。

那他讓藍太陰治病,藍太陰不但不會答應,說不定還會背後偷笑。

周擎天忍不住咬牙切齒:“我父皇當年是為什麼求藥王穀的?宮中禦醫不夠他用嗎?”

禦醫眼神更加古怪了。

田無雙拉了拉周擎天袖子:“皇上…”

這一下,周擎天恍然大悟。

他自小智慧發育不健全,他父皇當年,多半是為了他,采取找藥王穀的。

頓時,周擎天皺起眉頭。

直接下令不行,就隻能另尋他法了。

忽然,他眼睛一亮,道:“朕可以親自去藥王穀一趟!”

田無雙疑惑:“皇上,您下令都不行的話,若是親自去藥王穀,豈不是以身犯險?”

周擎天擺手,笑道:“朕和藥王穀穀主之女,藍初蝶有幾麵之緣,關係還算融洽。”

“到時候朕直接以朋友身份,讓她父親藍太陰幫忙治療田老。”

“你說,藍太陰會拒絕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