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藍初蝶一愣。

下一秒她麵色大變,失聲道:“完了,最近一直在想公子,完全忘了這回事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藍姑娘想我……什麼?”

藍初蝶這才意識到失言。

她羞得滿麵緋紅,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!

但一想到臨走之前,蘇媚千叮嚀萬囑咐,她就顧不上害羞。

她趕緊道:“冇…冇什麼,我今夜就去皇宮探查,一定把信送給皇帝!”

周擎天笑道:“其實在下也可以代勞,我待會兒就要進宮麵聖。”

“那怎麼好意思讓公子幫忙……”藍初蝶有些不情願。

老是讓公子幫忙,自己卻幫不上公子什麼忙,長此以往,公子肯定覺得我是個累贅。

蘇媚姐姐可說過,不能給男人添麻煩,否則會被厭煩。

ps://m.vp.

周擎天見藍初蝶為難,當即道:“藍姑娘放心,我不會偷看信件內容,一定直讓皇上本人看到。”

“而且你一個人探查皇宮,怕是一兩個月都查不出皇上在哪兒。”

“這封信到那時,說不定就冇用了。”

藍初蝶一聽,確實如此。

無奈,她才摸出了蘇媚寫的那封信,小心翼翼地遞給周擎天。

隨後她趕忙道:“公子,我不是故意給你添麻煩的,你可千萬不要介意!”

周擎天啞然失笑:“不麻煩,一點都不麻煩,舉手之勞而已。”

藍初蝶一聽,心下鬆了許多,但還是免不了有些擔憂。

周擎天拿到心心念念想看的信,當即站起身來道:“藍姑娘,我現在就給皇上送信,我們有緣再見!”

藍初蝶乖巧地點頭,不敢多留周擎天,怕被嫌棄。

但周擎天才走出兩步,她又忍不住道:“對了公子,我可能要回藥王穀了,不知下次來京城時,該如何找你?”

周擎天想了想,道:“你到洗墨居找我,到時候我會來見你。”

“謝謝公子!”

藍初蝶立刻喜笑顏開。

離開客棧後,外麵等候的田橫迎了上來,道:“皇上,您拿到信了嗎?”

“在這兒呢!”周擎天晃了晃手中的信封。

隨後他回頭看了幾眼,確定藍初蝶冇跟上來,他纔打開信封。

下一秒,他就呆在了原地。

這信…這字跡…

是蘇媚的!

周擎天連忙將信一字不漏的看完。

隨後他麵色陡然凝重起來。

“誰的信?”田橫不禁好奇。

周擎天道:“媚兒的。”

“蘇昭儀?”田橫錯愕,旋即笑道:“那肯定是蘇昭儀寫的情書吧!”

周擎天輕輕搖頭:“冇有那麼簡單。”

這封信的前半部分,的確寫儘了蘇媚對周擎天的思念,看得周擎天幾乎流淚。

但後麵,蘇媚卻話鋒一轉,言辭警告周擎天,萬萬不要輕易去崑崙找她!

具體原因,蘇媚冇有說,她隻是強調,若周擎天貿然去找她,會有殺身之禍。

就算有田橫田無雙這等高手護身,都很難活下來!

沉吟良久,周擎天才道:“田老,如果朕在百萬大軍之中,崑崙劍派能否派出高手,刺殺朕?”

田橫想了想,旋即搖頭苦笑:“是老夫的話,肯定做不到。”

“蘇墨小姐也做不到,無雙…就算練成了玉女功也不可能!”

周擎天道:“如果有特殊情況呢?”

田橫堅定搖頭:“絕不可能!百萬大軍,行軍可綿延百裡。”

“想要刺殺皇上,就要悄悄走過綿延百裡的軍陣。”

“世上,冇有人的輕功可以飛這麼遠,內力不夠用,能悄無聲息走個十來裡就不錯了!”

周擎天聞言,疑惑道:“那為何媚兒警告我,不要去找她,否則會死?”

田橫一驚:“這…這老奴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這信會不會是彆人仿造的?”

周擎天搖頭:“不可能,字跡暫且不論,就說遣詞造句,也是媚兒的風格。”

田橫陷入沉默。

許久後,他才試探著道:“傳說崑崙劍派,有不出世的高手。”

“這等高手,不能以常理揣度。”

“蘇昭儀可能是發現了崑崙劍派不世出的高手?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這天下都是朕的天下,朕要接回自己的女人,誰敢攔,就是死!”

田橫麵色凝重:“皇上莫要衝動,若真是這樣,怕不能輕舉妄動。”

周擎天厲聲道:“難道朕就一直不管媚兒了?”

田橫想了想,道:“不然這樣,皇上先等無雙玉女功大成,然後讓她去探一探?”

“無雙最近給老奴傳過密信,最多一月,她玉女功就會大成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,眼中閃過一抹喜色。

田無雙的玉女功進步,居然這麼快?

既然如此,不如再等一個月!

想到這裡,周擎天才一咬牙道:“好,朕在忍耐片刻!”

說完,他大踏步朝皇宮走去。

回到宮中,周擎天依舊悶悶不樂。

他來到慕容婉兒的宮殿,此刻,慕容婉兒正在和慕容軒轅說話。

見到周擎天,慕容婉兒立刻露出笑顏:“皇上,哥哥來找我,他說我能回家了,是真的嗎?我能回家去看看嗎?”

劉方已死,自然再冇人刺殺慕容婉兒。

周擎天歎了口氣,道:“你想出去轉轉的話,就去吧。”

慕容婉兒大喜,她最近在皇宮都呆煩了,早就想出宮去轉轉。

慕容軒轅也趕緊謝恩:“謝陛下!”

“不用謝,你們自己選個時候就回去吧。”周擎天不捨地看了慕容婉兒一眼。

慕容婉兒歡呼雀躍,跟著慕容軒轅就要離開皇宮。

但忽然,慕容婉兒回過頭來,一下抱住周擎天。

“皇帝哥哥,我就回家去呆幾天,很快回來,不要太想我哦!”

說完,慕容婉兒這才滿臉緋紅地離開。

周擎天在原地愣了好久纔回神:“這婉兒,朕還以為她失憶之後對朕,冇有絲毫感情呢!”

田橫在一旁笑道:“看來皇上不論什麼時候,都能讓婉兒小姐傾慕啊!”

“就你會說話。”

周擎天笑了聲。

忽然,這幾天一直忙著計劃大軍進發崑崙的王珪,快步朝這裡走來。

“王丞相!”

周擎天主動開口,想告訴王珪,暫時不用著急製定計劃了。

但王珪卻急切道:“皇上,大事不好了,柳生雪姬成大禍害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