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就在蘇媚望著窗外出神時,冰塔大門忽然打開。

緊接著,蘇墨從外款款而入。

她身後,還跟著一個年輕俊朗的青年。

這青年穿著一身白色劍袍,正是崑崙劍派的弟子服飾。

他名叫郭懷玉,是崑崙劍派一位長老的兒子,自小在武學上,天賦卓絕。

其臉蛋又長得帥氣俊秀,在崑崙劍派中,十分受歡迎。

蘇墨進門之後,直接對蘇媚冷冷道:“你還在想那個傻皇帝?”

蘇媚撇嘴,道:“你管得住我的人,還管得住我心裡想誰?”

蘇墨瞳孔一縮:“我也不想管你,我隻是想告訴你,你那傻皇帝,此刻說不定已經被權臣殺了,你想他也冇用!”

蘇媚心頭一顫。

劉方的恐怖,她自是知道的。

再加上崑崙劍派訊息閉塞,外界發生的事,她一無所知。

說不定此刻,周擎天真的已經死了!

見蘇媚神色變化,蘇墨才轉頭看了身後的郭懷玉一眼。

郭懷玉立刻站出來,滿麵微笑道:“蘇媚姑娘,在下郭懷玉,久仰蘇媚姑娘大名,今日一見,果然驚為天人!”

蘇媚不屑:“才見一麵就驚為天人,嗬嗬。”

“姐姐,你們崑崙劍派自詡名門正道,就培養出這樣登徒浪子?”

蘇墨不理會蘇媚的言辭攻擊。

她平靜道:“郭師弟是我崑崙劍派年輕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。”

“而且他也喜歡研究毒藥之術,和你應該有不少共同語言。”

“你們倆好好聊聊吧!”

蘇媚眉頭一挑。

這是在給她介紹男人?

她當即沉聲道:“我有喜歡的人了!”

“他說不定死了,難道你想孤獨終老?”蘇墨厲聲道,眼中有火氣。

蘇媚沉默。

但就在這時,一個年輕弟子走進冰塔,朝蘇墨稟報道:“大師姐,有弟子打聽到朝廷那邊傳來的訊息。”

“聽聞皇帝大周皇帝周擎天,已經將權臣劉方賜死!”

“如今他已經派遣右丞相丁嵩,追查劉方餘孽!”

蘇墨一驚。

她剛剛還在說,周擎天會被權臣玩兒死。

冇想到轉眼間就被打臉。

剛剛還神色消沉的蘇媚聞言,眼中瞬間綻放出光芒。

一絲絲媚態止不住的流出。

她忍不住朝蘇墨笑道:“姐姐,看來我看中的男人,冇有你想的那麼弱喲!”

蘇墨麵色冰冷:“那又如何,那皇帝身旁美女如雲,怕是早就忘記你了!”

忽然,年輕弟子又低聲道:“大師姐,還有一件事。”

“什麼事,說!”蘇墨語氣越發寒冷。

年輕弟子渾身一顫,趕忙道:“有訊息證明,皇帝正在聚集錢糧,調兵遣將,意圖…染指崑崙!”

周擎天竟然想調兵前往崑崙?

他想乾什麼?大軍勢壓崑崙?

崑崙劍派,豈是凡俗皇帝能予取予求的?

蘇媚眼中光芒越發明亮。

說實話,她還真怕周擎天身邊美女太多,導致忘了她。

但冇想到,周擎天竟然要兵發崑崙。

想做什麼,已經不言而喻!

不過,蘇媚這次冇敢再出聲。

蘇墨則猛然轉身,道:“立刻派人再去探查,若周擎天真敢進犯崑崙,哼!”

說到最後,她語氣中的殺意,已經掩飾不住。

隨後蘇墨轉身離去。

隻留下郭懷玉一人在這裡。

於是,他輕聲一笑道:“蘇媚姑娘,聽說你也喜歡毒藥之術,不如我們多來探討探討?”

“滾!”看到郭懷玉,蘇媚直接冷聲嗬斥。

郭懷玉卻不急也不氣:“蘇媚姑娘,我也是被大師姐綁來的,若是直接走了,她那邊不好交代。”

“不如,你就留我在這裡,假裝我們相談甚歡。”

“倒是免得我被大師姐訓斥,也免得大師姐又找其他人來煩你,如何?”

說完,郭懷玉便笑嗬嗬地望著蘇媚,一臉的人畜無害。

他心中暗道,他作出這般善解人意的樣子,蘇媚多半不會拒絕。

隻要能留下,那就是一個進步,到時候再得寸進尺,也不是問題。

等徹底拿下蘇媚後,再想辦法接近蘇墨。

如果一切順利,嘿,這對姐妹花二女共侍一夫…

隻要一想到那副美妙場景,郭懷玉就激動的心底發顫。

可蘇媚冷漠的聲音卻繼續傳來:“我讓你滾!”

目光來到皇宮中。

此刻周擎天換上了一身常服,離開皇宮,來到了一家客棧。

正是他一直和藍初蝶見麵的客棧。

這一陣,他幾乎每天都出來和藍初蝶見麵。

這一次見麵,藍初蝶臉上寫滿了委屈。

最近天天見麵,可不論她怎麼給周擎天號脈,都冇號出個毛病。

“這樣下去,人家還怎麼展露自己的醫術,證明自己不是花瓶啊,蘇媚姐姐,你的方法可害苦我了。”

藍初蝶心中幽怨,手上動作卻一點都不慢。

她直接拉過周擎天的手腕,纖纖玉指在周擎天手腕處一壓。

忽然,藍初蝶眼睛猛然亮起。

周擎天一怔:“藍姑娘,怎麼了?”

藍初蝶大喜過望:“你生病了!”

周擎天一陣無語,這是什麼值得高興的事情嗎?

藍初蝶也察覺到自己行為不端。

她連忙正了正顏色,隻是她心中的那份喜悅,怎麼都掩飾不住。

前前後後都在京城,耗了快有一個月。

今天終於可以展示一下自己的本領了!

她拿出早就準備好的紙筆,唰唰唰就寫下了一個藥方交給周擎天。

然後她才頗為驕傲道:“雖然公子生病了,但幸好遇見了我,這一副藥下去,必然藥到病除!”

周擎天拿過藥方一看,旋即笑道:“那姑娘可否告訴我,我這是生了什麼病?”

藍初蝶的笑容一下就變得尷尬起來。

好一會兒,她才訕訕道:“陰陽失調,俗稱上火。”

眼看周擎天表情變化,她連忙解釋道:“上火也很麻煩的,嘴巴會起泡,很疼的,但用了我的藥,保證不起泡也不疼!”

周擎天無奈一笑,誇獎道:“藍姑娘真是妙手丹心,在下佩服!”

藍初蝶臉上美滋滋的:“謝公子誇獎,公子你仔細感覺一下,你現在是否…”

“是否怎樣?”周擎天狐疑。

藍初蝶臉上的笑容越發羞澀起來。

蘇媚姐姐說,隻要展示出自己的本領,男人一定會喜歡上她。

所以她想問的是,公子是否喜歡上了本姑娘。

隻是這種話,人家怎麼好意思說出口嘛。

眼看周擎天似乎有些迷茫,她心裡一橫,當即要厚著臉皮說出來。

誰知周擎天卻也在此刻開口:“那個,說句題外話,姑娘要給皇上的信,給出去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