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冷冷看向劉伊人。

此刻的劉伊人,絕不是之前,那故作出來的模樣。

她現在是真心實意地認輸了。

萬民宮中,一片沉寂。

田橫有些擔憂地看向周擎天。

他擔心周擎天會心軟。

對於劉方這種大權臣,不殺的話,有朝一日,他稍微抓住一點機會,就可能東山再起。

危害實在是太大!

還好就在這時,周擎天聲音悠悠然地響了起來:“劉貴妃,朕已經說過了,不可能放過他們的!你不必再哀求。”

劉伊人嬌軀一顫。

她抬起頭來,雙眼已經哭得通紅:“皇上,那麼多的日日夜夜,難道都是假的嗎?”

周擎天點頭:“都是假的,一切都隻為了接近你父親,從而獲取情報。”

劉伊人輕輕閉上雙眼,已然絕望。

周擎天一步步走回自己的龍椅,坐定。

隨後他沉聲開口:“來人!”

“在!”幾個宮女太監從殿外走入。

周擎天一字一句道:“劉貴妃身子不適,從今日起,搬到月華宮。”

“冇有朕的旨意,不準她踏出月華宮半步!”

宮女太監紛紛跪下領命:“是!”

劉伊人這才站起身來,踉踉蹌蹌地朝月華宮走去。

那月華宮,其實就是一處冷宮。

進入月華宮的女人,從未有人走出來過,全都孤苦終老。

但此刻,劉伊人卻並不覺得難過。

家人都要死了,她又有什麼臉麵,獨自過錦衣玉食的貴妃生活呢?

早早進入冷清孤寂的冷宮,或許還能讓心中好受一些。

和劉伊人的這一番折騰,天已經矇矇亮。

周擎天看了眼田橫,道:“百官都在哪兒呢?”

田橫連忙道:“百官已經在宮門外候著了,隻等皇上開宮門,然後就來上朝。”

周擎天點頭:“那就提前上朝吧!”

“是!”田橫立刻揮手,命令手下人去傳話。

周擎天則開始沐浴更衣。

目光來到太極殿上。

此刻天還冇大亮,太極殿中黑咕隆咚的。

但很快,一個個太監宮女,魚貫而入,點燃太極殿中的燈火。

霎時間,一座金碧輝煌的大殿,徹底展現在眾人眼前。

太監宮女退去後片刻,一陣腳步聲就在殿外響起。

一個個王公大臣,紛紛走進大殿。

和往日的嘈雜不同,今日的太極殿,靜謐的可怕!

所有人都麵色凝重,一言不發。

大家都是訊息靈通之輩,早早就得知鎮國候劉方,最後的銀子,都被百騎司拿走了。

換句話說,劉方的根基,已經徹底被周擎天搗毀。

那今天上朝,怕隻有一件事,那就是殺劉方!

這朝中可還有不少劉方的黨羽呢!

今日,怕是要引起不小的震動。

就連王珪為首的一眾老臣,都陰沉著麵孔。

剿滅劉方,他們當然是高興的。

隻是他們擔心,周擎天操之過急,牽連太廣,導致朝局動盪!

忽然,一束金色的初昇陽光,從外麵照射進太極殿。

霎時間,本就金碧輝煌的太極殿,更彷彿是被披上了一層金甲,處處都在發光,處處都不敢直視。

趁著這一刻,魏忠賢的嘹亮聲音響起:“皇上駕到!”

一身金黃龍袍,頭戴通天冕旒冠,威武不凡的周擎天,走上太極殿最高處。

在陽光的反射下,眾人隻是一抬頭看去,就覺得雙眼被刺得生疼。

他們連忙收回目光,跪地山呼道: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……”

“眾愛卿平身!”

周擎天虛手一抬。

隨後他坐回到龍椅上。

不知為何,今日的皇帝,感覺比往日要威嚴百倍!

還不等周擎天開口,隻見到右丞相丁嵩出列,大聲道:“陛下,老臣有事要啟奏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。

這丁嵩身為右丞相,比左丞相王珪,都要高上半級。

但在之前的日子,這丁嵩卻彷彿不存在一般,從未在朝局上,說過半個字。

他也冇有投靠劉方,和朝中清流是一派的。

冇想到,今日第一個站出來發難的人,竟然是他!

真是牆倒眾人推啊!

周擎天冷笑一聲,旋即道:“丁丞相,有什麼話,你先留著。”

“今天朕要先說!”

“來人啊!”

隨著他一聲喊,田橫立刻從一旁走出。

他手中拿著一封聖旨,當著眾人麵打開,宣讀起來。

“奉天承運皇帝詔曰:鎮國候劉方,枉顧國法規勸,無視君王愛護,毫無廉恥之心,冇有聖人之德,竟犯下十大不可饒恕之罪!”

“其罪一,拉幫結黨,霍亂朝廷!”

“其罪二,貪贓枉法,中飽私囊!”

“其罪三……”

當十大罪狀宣讀完畢後,朝堂上下,已經是一片鴉雀無聲。

這些罪狀,自然是一條都冇有冤枉劉方,人人都心知肚明。

以前不能說,隻不過因為劉方權傾朝野,冇人敢說,說出來也冇用。

但如今,劉方根基儘去,周擎天宣佈完這十大罪狀之後,竟然冇有一個人站出來為劉方說話。

周擎天目光在眾人身上一掃而過。

隨後他才緩緩道:“朕每每思及劉方的過錯,都恨不能食其肉寢其皮。”

“今日人證物證聚在,劉方罪無可恕,可有人要為他伸冤?”

此言一出,右丞相丁嵩,立刻又站出來道:“吾皇萬歲,劉方罪無可恕,我等都心知肚明。”

“誰敢為其伸冤,就必是其朋友黨羽,當同罪論處!”

有他帶頭,滿朝文武紛紛站了出來。

其中最快的,莫過於之前劉方的那些黨羽。

如今劉方倒下,他們不但不幫忙,反而爭先恐後道:

“皇上,依我看,劉方這等罪大惡極之徒,就該滿門抄斬!”

“滿門抄斬不夠,劉方本人,更是該淩遲處死!”

“劉方那個兒子欺行霸市,橫行鄰裡,仗著劉方的權勢,壞事做絕,也該淩遲!”

劉方的黨羽們喊完,清流也紛紛站出來。

言辭之間,恨不得將劉方挫骨揚灰。

一時間,真可謂是滿朝文武,皆殺鎮國候啊!

倒是王珪等老臣,麵麵相覷之後,紛紛進言,隻需要殺劉方一家就行,不用再株連九族,劉伊人貴妃名頭,也該保留。

周擎天聽完之後,不由得冷笑地看著跳的最高的,以丁嵩為首的清流臣子們,笑道:“嗬嗬,看來諸位愛卿都對鎮國候恨得緊啊!”

“怎麼以前,朕冇聽你們說過哪怕一個字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