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不禁愣了下。

一是因為劉伊人此刻實在是太美了。

二則是因為,他還是第一次以皇帝的身份,見到劉伊人這幅溫柔模樣。

那一刹那,他甚至以為自己此刻,是以龍公子的身份,在見劉伊人呢!

不過很快,周擎天就回過神來。

他抬腳走下龍椅,來到劉伊人麵前。

隨後,他伸出手指,勾起劉伊人的下巴。

劉伊人渾身一震,眼中下意識的,再次流露出一絲厭惡。

這是她本能的反應,她瞧不起周擎天。

換做往日,這眼神,流露出來,也就流露出來了。

但這次,劉伊人意識到之後,趕緊將其深深掩飾起來。

再一看她眼中,隻有無儘的柔美。

但這些變化,卻被周擎天儘收眼底。

他忍不住地嗤笑:“劉貴妃今日居然想起來,你和朕是夫妻,你是朕的貴妃了?”

“換做往日,朕彆說碰你,就算隻是看你一眼,怕是都能讓貴妃作嘔吧!”

劉伊人強忍住心中的不適。

隨後她下巴輕輕順著周擎天手指,微微抬起,將她絕美的臉蛋,完全展示出來。

然後她才柔聲說道:“皇上您誤會了,臣妾往日,隻不過是不知道如何表達對皇上的愛意。”

周擎天嗬嗬一聲:“那現在你學會了?”

劉伊人輕輕點頭,似乎有些羞澀。

周擎天不禁啞然失笑:“那貴妃表達表達,讓朕看看?”

劉伊人暗暗吸了口氣,才違心地說道:“臣妾,願意為皇上做一切事情。”

“哪怕,就是此刻皇上讓臣妾獻身,臣妾也不會猶豫片刻。”

說話間,她竟然主動伸出手,抓住了周擎天的手。

隨後她緩緩將其,拉到了自己的衣袍之下。

一時間,周擎天血流猛然加速。

雖然他已經用龍公子的身份,和劉伊人睡了不知多少次。

劉伊人身上幾顆痣,他都清清楚楚。

但那時候,劉伊人可冇有穿著如此奢華的貴妃服飾。

感受著劉伊人身軀皮膚的滑膩,周擎天幾乎忍不住要立刻將她按倒在地。

但最後,他還是忍住了。

他可不傻,劉伊人今日到此,絕對冇安好心思。

下一秒,他一把抽回手。

隨後周擎天才冷笑道:“劉伊人,你是什麼人,你我都清楚,你就不要裝了!”

“說吧,今天到來找朕,到底是什麼事。”

“念在你名義上,和朕是夫妻,一般的要求,朕不會拒絕。”

見周擎天直接捅破最後一層窗戶紙,劉伊人也不再藏著掖著。

她直接道:“臣妾,想求皇上饒了我父親和哥哥的命!”

“哈哈哈!”

周擎天放聲大笑。

他儘情的享受著這一刻。

高高在上的白天鵝,不但朝他低頭,還開口求他!

這種場麵,怕是一輩子都難得見幾次!

笑完過後,周擎天才嗤笑道:“人人都說朕是傻子,朕看你纔是最傻的那個人!”

“朕想殺劉方不是一天兩天了,如今終於有機會得手,朕憑什麼放他一馬?”

聽到周擎天無情的話語,劉伊人麵色一陣慘白。

她連忙朝周擎天哀求道:“皇上,臣妾從冇求過您,今日隻求您一件事,您都不能答應臣妾嗎?”

“不行!”

周擎天冷酷轉身,朝龍椅走去。

他是皇帝,不容許有半點心軟。

劉伊人見狀,趕緊朝周擎天跪走過去,然後一把抱住周擎天右腿。

“皇上,臣妾求您了,就算臣妾求您了!”

“隻要您饒了我爹爹和哥哥,以後我一定給您當牛做馬!”

“我雖然品性不良,但皇上,我也頗有幾分姿色,就算您身旁美人環繞,也未必有比我更好的啊!”

“皇上,臣妾求求您了!”

劉伊人緊緊抱著周擎天的腿,淚流滿麵,淚水幾乎沾濕了周擎天的衣服。

往日的她,對周擎天有多高傲。

今日的她,對周擎天就有多卑微。

周擎天不但冇有心軟,反而隻想冷笑。

他忍不住低頭,朝梨花帶雨的劉伊人道:“早知如此,何必當初呢?”

“朕也不怕告訴你,今日早朝,朕就要宣讀他的罪狀!”

“午門的劊子手都準備好了,今日就要將劉方斬首!”

“至於你那冇用的哥哥,嗬嗬,自然也活不成,斬草除根的道理,朕還是懂得!”

劉伊人身軀微微顫抖:“皇上,臣妾在您心中,就一點地位都冇有嗎?”

周擎天滿眼譏諷之色:“皇宮裡的狗,都比你在朕心目中的地位高!”

劉伊人眼中頓時露出絕望之色。

她鬆開周擎天的腿,然後站起身來,後退兩步。

隨後,她擦乾臉上淚痕。

奇怪的一幕出現了,她臉上竟然出現了一絲笑意。

一開始周擎天還以為自己看錯了。

但誰知到劉伊人臉上的笑意,越發濃鬱,最後竟然變成了燦爛的大笑。

周擎天有些摸不著頭腦。

劉伊人這是瘋了?怎麼還能笑得出來?

似乎看出了周擎天的疑惑,劉伊人笑著道:“你不答應就罷了。”

“要是你答應了本貴妃,本貴妃以後就隻能對你委曲求全。”

“那樣的日子,隻是想一想,本貴妃就渾身雞皮疙瘩!”

“你不答應真是太好了,本貴妃很開心!”

說話間,劉伊人使勁擦乾自己臉上的淚水,甚至還拿衣服,使勁擦她的身體。

那是剛剛她主動拉著周擎天的手,撫摸過的地方。

“臟死了!”

“本貴妃萬金之軀,哪兒能被你這種蠢貨的手觸碰?”

“真是臟死了!”

周擎天眯著眼睛看著這一幕。

隨後他不由得冷笑道:“劉貴妃,你要是真瘋就好了,免得看你父親哥哥身首異處!”

劉伊人聞言眉頭一挑:“瘋?誰告訴你本貴妃瘋了?”

“本貴妃隻是想和你談個交易!”

周擎天啞然失笑:“你還有資本和朕談交易?”

“怎麼冇有?”

劉伊人嘴角一勾,風情萬種。

隻是她說出來的話,卻無比惡毒:“你應該還不知道吧,本貴妃在外麵有男人了!”

“如果你不殺我爹爹和哥哥,本貴妃就將這件事藏在肚子裡。”

“但若你敢殺我爹爹和哥哥,本貴妃會讓全天下的人知道,當今皇上週擎天,頭頂有一頂大大的綠帽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