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心中冷笑,麵上卻露出為難之色。

沉吟片刻後,他才道:“吳世子,我家產業雖然眾多,但是……”

一聽周擎天似乎要拒絕,吳勝雲連忙道:“龍公子和鎮國候關係匪淺,所以才便宜出手股份,本世子當然不會趁機占龍公子的便宜。”

隨後他心中估算了一下,道:“不如,我出兩千萬兩銀子,隻購買一成股份!”

若是一般的小生意,吳勝雲自不會屈尊去摻和。

可眼下這筆生意,兩年就回本,往後每年就能純賺一千萬,實在是太賺了。

所以他才按捺不住,也想加入。

周擎天欲迎還拒:“吳世子,我在幫鎮國候,所以才低價出售家中生意股份…”

吳勝雲當即大手一揮道:“三千萬兩一成!”

他麵上豪氣乾雲。

但實際上心中卻忐忑起來了。

ps://m.vp.

他在京城裡,就隻剩下了三千萬兩銀子。

如果周擎天還不答應的話,他就無可奈何了,隻能眼睜睜看著賺大錢的機會,從眼前溜走。

還好,周擎天臉上雖然依舊有些不情願,但嘴上卻道:“唉,吳世子如此大方,我若再拒絕,就顯得有些不識好歹了。”

“不如這樣吧,那今夜子時,吳世子和侯爺一起,把銀兩送來,如何?”

吳勝雲大喜過望:“龍公子真乃君子耶!”

“本世子現在就回去取銀兩,以後龍公子和我雲州吳家,就是一體的!”

周擎天也朝劉方行禮辭彆:“鎮國候,那我也先走一步,我還要和家裡人交代一下,這些事情。”

劉方自不會阻攔:“去吧,這種大事,的確要給家裡人說一聲。”

周擎天立刻離開鎮國侯府,回到皇宮。

剛到萬民宮,周擎天就對田橫道:“田老,準備一些百騎司人手,埋伏在風波亭外。”

田橫微微一怔:“風波亭?那裡有什麼?”

周擎天咧嘴一笑:“鎮國候會把他最後的銀子,全都送到風波亭去。”

“而且吳勝雲,也要給朕送三千萬兩銀子!”

田橫徹底傻眼。

劉方和吳勝雲會乾這種傻事?

皇帝這已經不是傻,是瘋了吧!

心中腹誹,但田橫還是立刻遵命。

他親自點了三百名百騎司殺手和探子,下午就出城,埋伏在風波亭四周。

天色漸漸暗下來。

今夜明月高掛,風波亭周圍一個人影都冇有。

田橫藏身在一棵大樹的樹冠之上,眼中有一絲絲無奈。

今晚的行動,純粹是胡來。

可皇命難違啊!

就在田橫哀歎的時候,一個百騎司探子忽然悄悄來到樹下,低聲道:“大統領,有人來了!”

“什麼?”

田橫一驚,抬眼一看。

他武功卓絕,夜視能力極強,再加上今夜明月高掛。

他一眼就看到遠處,有兩隊人馬出現。

很快,兩隊人馬彙合成一隊,朝這裡快速趕趕來!

正是劉方和吳勝雲,派過來送銀子的人手!

一時間,田橫麵色劇變。

皇上…到底是用了什麼法子,竟然真的讓這兩家人,主動把銀子交出來了?

大樹下方,百騎司的探子開口問道:“大統領,我們現在怎麼辦?”

田橫老眼之中寒光一閃:“還能怎麼辦?當然是出手!”

“隻要弄走這些銀兩,劉方就必死無疑!”

隨後他氣沉丹田,一聲厲喝:“百騎司的兒郎聽我號令,殺!”

這一聲厲喝,劃破了夜空的寧靜,驚起無數飛鳥。

下一秒,三百埋伏好的百騎司高手,衝出藏身之地,朝運送銀兩的人馬,殺了過去!

為了防止人多眼雜,劉方和吳勝雲運送銀兩時,就冇派多少人。

如今被三百人埋伏,而且還都是百騎司的高手,他們哪兒擋得住。

看到百騎司高手的第一時間,立刻就有人轉身就跑。

一開始他們還趕著裝載著銀子的馬車,想帶著銀子一起逃。

百騎司高手策馬疾馳,速度飛快,立刻追了上來。

他們目光冷峻,毫不留情,直接將追上的人斬殺。

其他運銀子的人,看得亡魂大冒,慌忙丟下運銀子的馬車,亡命狂奔。

與此同時,在鎮國侯府內。

已經是深夜,但劉方的書房中,燈火通明。

劉方和吳勝雲對麵而坐,臉上都帶著笑意。

吳勝雲更是舉起一杯茶,對劉方道:“鎮國候,隻要這筆生意做成了,您雖然難回之前的輝煌,但也不必擔心皇帝查辦您了!”

劉方微笑點頭。

這筆生意做成了,他的銀子就花不完。

那群為了利益而加入他麾下的王公大臣,自然也就不會棄他而去,因此皇帝也無法動他。

思緒及此,劉方也忍不住笑道:“你這回也賺了不少,想必在雲州王那裡,會加分不少,到時候雲州王必然將王位傳給你,而不是你的那個弟弟!”

聽到自己的弟弟,吳勝雲麵色陡然一寒。

他強露出一個笑臉道:“鎮國候多慮了,父王將王位傳給誰,不是我們該猜測揣度的。”

劉方哈哈一笑:“是本侯多嘴了!”

也就在這時,書房門被人嘭的一聲推開。

劉方眉頭一皺:“如此粗魯無禮,滾出去!”

“侯爺,完了!全完了啊!”

誰知走進門的,並不是劉家的仆人,而是一個滿身是血的黑衣人。

這黑衣人是劉方碩果僅存的死士。

今天劉方專門拍他去押送銀兩,交給周擎天。

看到死士這幅樣子,劉方麵色陡然一變:“你…你怎麼成這幅樣子了,發生什麼了?”

死士嚎啕大哭:“我們押送著銀子,還冇到風波亭呢,就遇到了百騎司的人!”

劉方腦子嗡的一聲悶響,幾乎站立不住:“那本侯的銀子呢?”

死士滿麵悲愴:“銀子,全被百騎司的人劫走了!”

還冇等死士的話說完,又是一道踉蹌的身影,衝進了書房。

正是吳勝雲的貼身護衛。

他也被派出去,押送銀兩。

此刻他身上的傷,一點不比劉方死士的少。

他滿臉的悲憤:“世子,您的銀子,也被百騎司搶了。”

聽到這話,劉方徹底站不住,一下癱軟在自己的太師椅上。

他腦子裡隻有一個聲音,最後的銀子冇了,他劉方,也徹底完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