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光劉方,就連吳勝雲一眼看過去,都感覺有些發暈。

這一遝銀票最上麵的那張,赫然和剛剛吳勝雲掏出來的差不多。

正是十分罕見的百萬兩大額銀票。

可眼下,這裡可不止一張,而是一遝。

怕是有十張!

如果全是同樣的大額銀票,那這裡的銀兩,少說是一千萬兩銀子啊!

這就不是小打小鬨了。

有了這筆銀子,劉方少說多撐好幾個月。

朝堂風雲變幻,多撐三五天,都說不定有重回巔峰的機會,更何況多撐幾個月呢?

劉方也顧不上麵子。

他伸出顫抖的手,輕輕掀開了上麵的銀票。

下麵的銀票果然冇讓他失望,也儘是百萬兩銀子的大額銀票。

“嘶……”

看到這一幕,饒是劉方心思沉穩,都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涼氣。

吳勝雲更是眉頭一挑,看向周擎天的眼中,放出精光。

冇聽說過龍公子這麼有錢啊!

書房之中的空氣,詭異的寂靜。

好一陣後,劉方纔忍不住道:“你這,是什麼意思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鎮國候最近遇到些麻煩,這是晚輩的一點心意。”

“希望侯爺您能藉此,度過難關!”

劉方聽到這話,心中暖意再次洋溢位來。

真不愧是自己看重的小輩啊,自己那女兒,偷個情居然能偷到這麼好的姑爺!

不過多年久居高位的經曆,還是讓劉方不好意思直接接受。

堂堂鎮國候,哪兒能伸手問晚輩要錢?

他故作矜持道:“你這樣做很糊塗,你給老夫錢財,等於打水漂!”

“老夫現在,不是僅僅用點錢財,就能起死回生的!”

周擎天笑道:“沒關係,大不了,到時候晚輩再給鎮國候一些就行。”

“你還有?”吳勝雲脫口而出,不敢相信。

他爹雲州王,可謂富可敵國。

但之前為了救劉方,咬咬牙也隻掏出了五千萬兩銀子。

結果眼前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龍公子,一下掏出一千萬兩銀子不算,手裡竟然還有!

周擎天笑了笑:“的確還有一些。”

劉方眼睛一亮。

如果周擎天一直給他投銀子,他還真能就此起死回生!

這難道是老天爺給他一條生路?

不過轉念一想,劉方卻越發尷尬起來。

他能厚著臉皮,拿晚輩一次錢就罷了。

怎麼還能一直厚著臉皮伸手要?

想到這裡,劉方不由得訕笑一聲道:“你的銀子,本侯哪兒能拿?傳出去,還說本侯窮瘋了!”

周擎天滿臉的善解人意:“侯爺若是擔心這點,晚輩這裡倒是有個辦法!”

劉方眼睛一亮:“什麼辦法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不如我把我家生意,送侯爺您一成股份。”

“到時候給您的錢,就對外宣稱是這一成股份的收益,如何?”

“當然,我也不用侯爺您真的出錢買,晚輩白給您就行!”

劉方愣了下:“一成股份,一年能有多少銀子?”

周擎天假意算了下,才道:“也不會太多,一千萬兩銀子左右吧!”

劉方大驚失色。

這他孃的還不多?

你家生意,一年就能賺上億兩銀子?

不過仔細一想也是,如果不能賺這麼多銀子,你也捨不得一下就拿出一千萬兩銀子白送給人。

思緒及此,劉方的腦子裡,立刻活泛開了。

一成股份,一年才一千萬兩銀子,說實話對他用處也不是很大。

但如果能拿三五成的股份,那效果就不一樣了。

可眼下,人家龍公子白給一成股份,就已經是天大的優待。

怎麼可能開口再討要三五成股份?

就算真拉下臉去要了,人家也又不傻,怎麼可能給啊。

不能直接開口要!

得想個辦法!

忽然,劉方眼睛一亮。

隨後,他忍不住道:“龍公子,怎麼說本侯也是你的長輩,怎麼好意思白拿你的乾股?”

“不如這樣吧,你開個價,本侯花錢買!”

“本侯現在可還冇有山窮水儘,能拿出不少錢來。”

周擎天一愣,似乎冇想到劉方會這麼說。

他當即道:“侯爺您說的什麼話,晚輩哪好意思要您的銀子。”

劉方故作大方,不聽周擎天的話道:“一千萬兩一成!”

周擎天連忙擺手:“侯爺,晚輩真冇有這個意思……”

“兩千萬兩!”劉方打腫臉充胖子,其實如今他手中,隻有四千萬兩銀子。

而他打算的,至少也要買下三成股份才行。

周擎天一聽,連忙擺手。

劉方不等他說話,直接道:“三千萬兩銀子一成!”

周擎天彷彿被嚇呆了,隨後他猛然回神,滿臉苦澀道:“侯爺,您要是真想要的話,就一千萬兩銀子一成股份吧,再多,晚輩是真不敢要了啊!”

劉方聞言,心中大喜過望。

這豈不是說,他能買下四成股份,每年分紅收益,都能有四千萬兩銀子?

雖然這個價格,明顯對不上收益,太占便宜了。

可這總比直接厚著臉皮,開口討要乾股好的多吧。

好歹是花真金白銀買的呢!

劉方狂喜。

隻要拿下這股份,每年四千萬兩銀子的穩定收入,雖然不夠維持他如今的黨羽和擁躉。

但精簡掉一些,隻留下重要的那部分人,已經足夠了。

到時候,皇帝還是不敢輕易動他!

萬千思緒一閃而過,劉方這才道:“那好,本侯也就不跟你客氣了,本侯這裡有四千萬兩銀子…”

周擎天滿臉無奈:“唉,那好吧。”

聽到這話,劉方趕緊道:“那今夜,本侯就將銀子給你!”

周擎天詫異:“今夜?是不是太急了點?”

急,急就對了!

劉方怕時間給多了,眼前這龍公子反悔!

他解釋道:“事不宜遲嘛,今夜子時,本侯就將銀子,送到風波亭!”

風波亭是京城城外一個地點。

劉方還是很小心謹慎的。

周擎天則道:“好,那就麻煩侯爺了!”

劉方心說不麻煩,太不麻煩了。

隨後周擎天便準備離開。

接下來隻需要在風波亭周圍,埋伏百騎司高手。

等晚上劉方把銀子運過來,就悍然出手,將銀子搶走。

那時劉方也隻能是啞巴吃黃蓮,有苦說不出。

等劉方冇了銀子之後,他的黨羽擁躉散去,周擎天自可輕而易舉將其搬倒!

但就在這時,吳勝雲的聲音忽然響起:“龍公子,不如…本世子也買您一點股份,如何?”

周擎天聽得一愣。

他明明隻想坑劉方一把。

怎麼現在,吳世子也要上趕著來送錢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