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吳壽愣住了:“你有身孕了?”

柳生雪姬眼中閃過一抹驕傲,道:“冇錯,而且是龍公子的血脈!”

說話間,她不由得想起和龍公子的那一晌貪歡。

誰能想到,竟然一發入魂?

吳壽見柳生雪姬不似作假,目光頓時變得閃爍起來。

不得不說,柳生雪姬的話,還挺誘人。

畢竟生個孩子,頂多十個月。

等十個月,怎麼看都比損兵折將好得多。

而且柳生雪姬的戰績,實在太輝煌,誰知到真打起來,會有多少波折?

不過吳壽又不想輕易答應。

這柳生雪姬反覆無常,誰知到她到時候會不會真的走?

ps://m.vp.

萬一她又要在南蠻之地,把孩子養大怎麼辦?

這誰說得準?

似乎看出吳壽的遲疑,柳生雪姬笑道:“我的孩兒,有世上最有才華之人的血脈。”

“但光有血脈還不夠!還有話說,一方水土養一方人。”

“所以,我定不會讓他在南蠻之地長大”

“否則也就是養大了一個聰明點的小蠻子而已。”

“這一點,請雲州王放心!”

吳壽眼睛一眯:“我還是不能相信你!”

他說話間,身後的幾個義子身上,都爆發出濃濃的煞氣。

特彆是吳勇。

這傢夥最藏不住事兒,一聽道吳壽的話,他直接提起了手中的巨斧。

與此同時,寺院外也傳來一陣陣密密麻麻的腳步聲。

吳壽在這裡埋伏了足足三千刀斧手。

現在要派上用場了。

但冇想到,柳生雪姬竟然不慌不忙,輕笑道:“雲州王,您殺了我,倒是能拿回南蠻之地。”

“但是您若是不殺我的話,我會幫你拿下交趾,大理和吐蕃!”

“等我誕下孩兒之際,您就白得這麼多土地和人口。”

“那時,您就真的有了和皇帝一爭雌雄的本錢。”

“請雲州王多思量思量!”

吳勇一聽就怒道:“放屁,交趾大理和吐蕃,也是你一個婦人能拿下的?”

這不怪吳勇脾氣暴躁。

主要是交趾大理和吐蕃三個國家,雖然不強大,但卻不是那麼好處理的。

其中交趾和大理,就在南蠻左右兩邊,將南蠻夾在中間。

說起來,雲州防範的,除了南蠻之外,也有交趾和大理兩個國家。

隻不過這兩個國家比較規矩,從未對大周有過覬覦之心罷了。

最近些年,吳壽也找各種藉口,攻打過這三個國家。

雖然都勝了,但都是慘勝,所以他勒索了點好處後,就退兵了。

連吳壽親自帶兵都拿不下的地方,柳生雪姬卻說她要拿下。

而且聽她的意思,她要在生下孩子之前就拿下。

那也就是不到十個月?

彆說吳勇直接破口大罵呢!

其他幾個義子也紛紛開口。

“義父,不要聽這賤婦的話,她是在畫大餅!”

“就是,她隻不過是怕死!”

“義父,這女人詭計多端,滿口謊言,還是殺了保險!”

吳壽卻冇有被幾個義子的話說動。

他眯起眼睛,看向柳生雪姬,良久才緩緩道:“既然如此,我賭一把又如何?”

柳生雪姬盈盈一笑,百媚叢生:“雲州王真是英雄蓋世,我還以為雲州王不敢呢!”

吳勇大驚失色:“義父您怎麼…”

吳壽一聲冷哼:“閉嘴,再廢話本王打爛你的嘴!”

吳勇滿臉委屈,縮了縮脖子,這纔不敢再說話。

吳壽站起身來,朝柳生雪姬拱拱手:“有緣再會!”

說完,他帶著一眾義子,轉身離開。

剛走寺院大門,吳壽麪色就變了。

幾個義子也都瞪大了雙眼。

在寺院外麵的,根本不是他們雲州軍,而是南蠻人!

這豈不是說,剛剛其實不是柳生雪姬的命,捏在他手中,而是他的命,被柳生雪姬捏在手中?

一瞬間,吳壽背後就起了一身的冷汗。

好險!幸虧答應了柳生雪姬的要求!

這個女人,比傳聞中更加恐怖一萬倍。

這時,寺院裡才傳來柳生雪姬輕笑的聲音:“雲州王放心,您的刀斧手,隻是被我的迷藥迷倒了,並冇有生命危險!”

“哼!”

吳壽發出一聲冷哼,隨後一刻也不敢多留,趕緊帶著人離開。

這時,服部三郎才忍不住開口:“公主,您為何…不殺他?”

柳生雪姬瞥了服部三郎一眼:“不懂就不要說話。”

“殺了吳壽就能拿下雲州嗎?雲州人和雲州大軍,寧願向皇帝投降,也不會認我的。”

“所以,我要先在雲州取得威望,再一步步拿下雲州!”

“最後,我才能和大周皇帝,一爭雌雄!”

“拿下交織大理和吐蕃,就是取得威望的機會!”

聽完柳生雪姬的話,服部三郎麵色劇變。

他失聲道:“和皇帝一爭雌雄?”

“公主,您誕下少主之後,難道不回扶桑了?”

柳生雪姬眼中閃過一抹精光:“為什麼要回扶桑!”

“扶桑貧窮落後,我孩兒是世上最聰明的女人,和最有才華的男人的血脈!”

“他一出生,就昭示著不平凡!”

“怎麼能用扶桑那彈丸之地,來限製他的成長?”

“所以,我要為他,拿下大周江山!”

服部三郎目光震顫。

他怎麼都冇想到,這纔多久過去,柳生雪姬的想法,已經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。

或許…其實柳生雪姬一直胸有猛虎,隻是從未展露。

而如今,她手握南蠻,有了底氣,才說出來而已!

柳生雪姬的聲音再次傳來:“聽到我不回扶桑了,你是不是要背叛我了?”

服部三郎一驚,抬頭朝柳生雪姬看去。

此女懷有身孕之後,越發光彩照人。

此刻抬頭看去,在陽光照射下,她白皙的皮膚,在熠熠生輝,陽光給她絕美的容顏,勾勒出一條耀眼的金邊。

服部三郎抬起的頭,慌忙又低了下去。

怎麼能如此無禮地去直視公主?

他慌忙跪在地上:“公主,服部三郎永遠是您的屬下,永遠不會背叛您!”

柳生雪姬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她伸出一根纖纖玉指,輕輕點在服部三郎的頭上。

隨後,她柔聲道:“服部君,我知道你愛慕本公主。”

服部三郎慌忙辯解:“公主明鑒,屬下從未有過覬覦之心,屬下配不上公主!”

柳生雪姬彷彿冇聽到他的話:“本公主之前從未迴應過你,隻是因為要留著完璧之身,借龍公子的血脈。”

“如今血脈已有,等孩兒誕下,本公主和你在一起又何妨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