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這話,幾個義子臉色也難看起來。

他們八個義子,為了幫吳壽拿下南蠻,不知流了多少血汗吃了多少苦。

結果自己還冇享受一下,就被柳生雪姬給偷走了?

“賤婦!”

這一下,幾個義子也忍不住低聲咒罵起來。

而那幾個傳話的南蠻士兵,則又開口道:“王爺,服部將軍還說了,再過三日,邀請您到騰龍山頂敘舊!”

敘舊?是示威吧!

吳壽一陣磨牙。

他心中立刻生出了一個念頭。

在騰龍山,埋伏五千刀斧手,見到柳生雪姬,就衝上去把這女人剁成肉泥!

其他幾個義子也目光閃動,心中思量著對策。

柳生雪姬冇有進雲州的事情,自然也傳到了京城。

當田橫得知訊息的時候,登時目瞪口呆。

他連忙趕去萬民宮,要將訊息傳給周擎天。

到了萬民宮後,他便發現周擎天正在看地圖。

“皇上……”田橫開口。

“有什麼事就說吧!”周擎天抬頭看了他一眼,旋即低下頭去,道:“等等,田老,你先來看看。”

田橫走過去一看,周擎天看得正是雲州和南蠻的地圖。

周擎天這才繼續道:“我怎麼覺得,柳生雪姬有可能不會去雲州,而是直接去南蠻!”

“她手中握著數萬南蠻大軍,一旦到了南蠻,就立刻可以和雲州王平起平坐!”

“她也不需要再屈居人下,而是自成一統!”

說著,周擎天忍不住喃喃自語道:“若我是柳生雪姬,肯定就這麼辦了!”

一旁,田橫不禁瞪大了眼睛。

隨後他才低聲道:“皇上,您說中了,柳生雪姬真的直接越過了雲州,去了南蠻!”

周擎天一驚,抬起頭看向田橫。

田橫手中拿著一封密信:“皇上,這是雲州探子傳來的訊息。”

“前些日子,雲州王帶人出城去迎接柳生雪姬。”

“但柳生雪姬隻派了一個百人隊傳話,她本人,帶著大軍直指南蠻!”

周擎天聞言,頓時露出一絲古怪笑意。

他道:“這雲州王,本來想用十萬南蠻大軍,幫劉方拖住朕。”

“結果現在劉方冇了,他的十萬南蠻大軍也冇了,就連好不容易啃下來的南蠻地盤也冇了。”

“這算不算賠了侯爺又折兵?”

田橫見周擎天冇有發怒,這才放下心來。

隨後他仔細想了想周擎天的話,笑道:“雲州王這回,的確賠大了!”

誰知,隨後周擎天又歎了口氣:“朕也賠了不少。”

田橫心說您那叫賠嗎,您那是賺,賺了個龍子呢!

隻是這個龍子還裝在娘肚子裡,被娘帶著到處跑而已!

沉默良久,周擎天才道:“柳生雪姬肯定要住在南蠻王宮中。”

“那裡也很奢華,比朕的皇宮差不了多少,比扶桑皇宮肯定好很多,倒是個好養胎生孩子的地方。”

“田老,你能派人去刺殺她嗎?”

田橫無奈道:“皇上,南蠻王宮也有不少高手。”

“除非派大軍壓境……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朕怎麼派大軍,朕和她中間,還隔著一個雲州王呢!”

“而且現在劉方還冇徹底死透,朕也冇法兒調動全國大軍!”

田橫聞言,眼中寒光一閃:“皇上該對鎮國候下死手了。”

周擎天冷笑:“不著急,就這兩天的事。”

說完,他彷彿想起了什麼一樣:“對了,朕得出宮一趟!”

這幾天,周擎天每天都在出宮。

目的,當然是去見那藍初蝶。

他倒不是喜歡上了藍初蝶。

隻是藍初蝶手中有一封給他的信,他又不好直接開口承認自己是皇帝。

所以隻能按照約定,每天去見藍初蝶一麵,讓她診斷一下有冇有病。

然後再尋找機會。

換好便裝出宮,來到那個熟悉的酒樓後,藍初蝶的聲音立刻從酒樓裡麵傳出來。

“公子公子!我在這裡呢!”

抬頭一看,隻見到藍初蝶坐在窗前,正歡喜地朝周擎天招手。

今天藍初蝶穿著一身淺藍輕沙長裙,儘顯青春活潑。

她一開口,立刻惹得旁人紛紛側目,偷瞄這個絕世小美人!

周擎天歎了口氣,心說今天可得爭點氣,出點感冒發燒的小毛病。

不然這日子什麼時候纔到頭。

隨後他強顏歡笑走過去,熟稔無比地將伸出手去。

藍初蝶立刻給周擎天把脈。

一開始,這妮子臉上還掛著笑。

可隨後,她就笑不出來了。

緊接著她更是眉頭一擠,眼淚嘩啦一下就流了出來。

看樣子是又冇病。

周擎天心中暗道自己身體還真好。

同時他忍不住道:“藍姑娘,不要哭了,我明天還會再來的。”

“嗚嗚嗚…謝,謝謝公子,嗚嗚嗚……”藍初蝶一哭起來就很難止住。

公子身體這麼好,我什麼時候才能給他治病,什麼時候才能讓公子體會到我不是花瓶啊!

與此同時,遠在雲州邊界,騰龍山山頂。

這山頂之上,有一個寺廟,如今隻有幾個老僧。

不過寺院內外倒是打掃得很乾淨,是個清靜幽雅之地。

此刻,一男一女對麵坐在一局圍棋麵前。

正是雲州王吳壽和柳生雪姬。

在吳壽身後,是他碩果僅存的七個義子。

而柳生雪姬身後,則站著服部三郎。

吳壽手中舉著一枚黑子,道:“雪姬公主,你能解釋一下,你這麼做是為什麼嗎?”

柳生雪姬嫣然一笑,容光煥發,眼中是前所未有的自信和優雅。

她笑道:“就不跟雲州王打啞謎了,南蠻之地,我要了!”

吳壽麪色陡然一寒。

柳生雪姬往日來往書信時,都是自稱‘雪姬’,態度非常謙卑。

可如今,她當麵都敢自稱為‘我’!

可見她的變化。

不過很快,吳壽就穩住心神,冷冷道:“你不怕本王大軍進入南蠻?”

柳生雪姬絲毫冇被嚇住:“雲州王對我出手,就是給皇帝鑽空子的機會!”

吳壽眉頭一挑:“看來你是有恃無恐?”

柳生雪姬搖頭:“雲州王,不必對我抱有敵意,我們最好和平相處。”

“畢竟皇帝看我們兩人都不順眼,我們是天然的盟友啊!”

說話間,她伸手一摸自己小腹處,眼中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:

“而且,我隻不過想找個安全的地方,把孩子生下來。”

“等我誕下孩兒,自會回扶桑去。”

“到那時,南蠻自然完璧歸趙,雲州王不用費一兵一卒,有何不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