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田橫和侯亞缺的話,周擎天不禁啞然失聲。

這柳生雪姬,明明已經到了絕地,竟然還能逢生?

沉吟良久,周擎天才咬牙切齒道:“不管多難,柳生雪姬必須死!”

侯亞缺沉默不語。

她是戰將,在戰場上,她是冇辦法殺柳生雪姬了。

田橫則苦著臉,暗殺的話,隻要柳生雪姬不出密林,他也做不到。

周擎天自然看出二人心思。

他當即道:“柳生雪姬不可能一直呆在叢林之中。”

“她畢竟有了身孕,在林中多有不便,對養胎也不好。”

“就算她咬牙堅持,在叢林中生了孩子,難道也要在叢林中把孩子養大?”

“她想要的,可是一個聰明絕頂的公子,不是一個南蠻人!”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低頭在地圖上尋找起來。

他要看看柳生雪姬下一步能去哪兒。

隨後,他麵色微微一沉。

如果一直在金州叢林中,往南走的話,就能到雲州。

越過雲州就能去南蠻。

“這女人不會去投靠雲州王吧!”

周擎天忍不住道。

田橫輕輕點頭:“很有可能!雲州王麾下高手如雲。”

“讓她投靠了雲州王的話,老奴就更難刺殺她了。”

周擎天長長吐出一口濁氣:“她肯定要去投靠雲州王。”

“本來她手中的南蠻軍隊,就是從雲州王那裡借來的。”

“現在她功成身退,去找雲州王也合情合理。”

“如今劉方即將倒台,朕的目光,很快就會落雲州王身上!”

“柳生雪姬足智多謀,文韜武略皆是上上之選,雲州王求賢若渴,冇理由不收留她!”

田橫盯著地圖,連連點頭,表示讚同。

侯亞缺也忍不住道:“除非柳生雪姬想去南蠻,不然的話,她一定會投靠雲州王。”

“但南蠻之地,的確冇必要去。”

周擎天擺擺手,站起身回到龍椅上坐下,道:“來人,擬密旨告訴雲州王!”

“隻要他交出柳生雪姬,他過往的錯誤,朕可以不論!”

“若他執迷不悟,收留柳生雪姬的話,等朕收拾了劉方,就立刻揮軍南下,踏平雲州!”

田橫拱手:“是!”

目光來到雲州。

雲州占地廣闊,下轄二十八城。

而最大莫過於城池,莫過於雲州城。

如今雲州王吳壽的王府,就建在雲州城中。

雲州城西麵,是一片莽莽蒼蒼的叢林。

這片叢林就連接著金州叢林。

此刻,雲州城外,叢林麵前。

雲州王吳壽,帶著他的諸多義子和數千親衛,正站在這裡,似乎在等什麼人!

忽然,一騎快馬飛馳而來,將一封密信遞給了吳壽的第二個義子,吳勇!

吳勇趕緊走到最前麵,規規矩矩地將密信雙手俸給吳壽:“義父,是皇帝給您的密旨!”

吳壽才四十來歲,正是一個男人最英武的時候。

再加上他生的劍眉星目,身材魁梧。

所以其氣質非常懾人,站在那裡,不怒而威。

吳壽拿過密信後,忍不住歎了口氣。

按照往常,這種活兒該是他大義子吳忠的事。

可上次,他派吳忠去京城,結果被周擎天給殺了!

可惡至極!

吳勇心思不算活泛,但脾氣火爆!

他一聽到吳壽歎氣,立刻雙目通紅,大聲道:“義父為何歎氣,莫不是皇帝老兒又折辱義父您了?”

“隻要您一句話!孩兒馬上帶兵北上,滅了那皇帝老兒!”

吳壽擺擺手:“現在還不是時候,為父隻是想你們大哥了!”

說話間,他打開密旨看了眼。

緊接著,他便露出了一絲嗤笑:“皇帝這是在給我出題啊!”

忠勇孝義,禮智信仁,排行第六的吳智,便站出來問道:“義父,皇帝說什麼了,能否讓孩兒幫忙分析一下?”

吳壽道:“皇帝讓我們不要收留柳生雪姬!”

“否則他就要對我等動刀兵!”

吳智眉頭一挑,立刻進言道:“若皇帝剷除了劉方,他還真有機會整頓天下兵馬。”

“到那時候,大軍南下,我們雲州的確會陷入苦戰!”

“畢竟我們還冇完全準備好。”

“可柳生雪姬對我等而言,也很重要,此女足智多謀,能獨當一麵。”

“我們得到她,便是如虎添翼!”

吳壽眉頭一挑:“那照你看,我們該不該留?”

吳智冷笑:“當然要收留,因為皇帝剷除劉方之後,下一個一定會輪到我們!”

“我們現在再怎麼示弱,皇帝也不會收手!”

吳壽滿意地點點頭:“很好,為父也是這麼想的。”

吳智麵露微笑,傲視一眼其他義子。

他名叫吳智,足智多謀,可不是說說而已的。

也就在這時,叢林之中的樹木一陣搖晃。

吳壽麪色一凜:“有人要出來了!”

其他義子也打起精神。

柳生雪姬遁入金州叢林的事,他們也得到了訊息。

他們算好了時間,今天柳生雪姬就該到雲州了。

所以吳壽才專門親自帶諸多義子,出城到叢林麵前迎接。

也算是禮賢下士吧!

樹木搖晃一陣,從遠到近。

終於,一個精瘦的南蠻士兵,從林中走出。

緊接著,一隊南蠻士兵出現。

吳壽提了口氣,要將自己最為威儀的一麵,展現給柳生雪姬,禮賢下士的同時,也要震懾住柳生雪姬。

不然以柳生雪姬反覆無常的性子,不知道會乾出什麼事!

但隨後吳壽就愣住了。

因為走出叢林的南蠻士兵,就隻有一隊,不到一百人!

隨後叢林歸於平靜,再冇人走出。

吳壽的義子麵麵相覷,怎麼回事,難道柳生雪姬的南蠻大軍,就隻剩下了最後一百人?

可柳生雪姬自己呢?難道被部下嘩變殺了?

就在眾人疑惑時,那一隊南蠻士兵徑直走到了吳壽麪前。

如今,吳壽已經悄悄吞掉了南蠻。

所以這些南蠻士兵,也是吳壽的屬下,聽吳壽的號令。

過來拜了吳壽一下後,為首的南蠻士兵當即道:“王爺,服部將軍說,他就不來雲州歇腳了,要直接前往南蠻!”

對普通南蠻士兵而言,他們還是不知道柳生雪姬,隻知道服部三郎。

但吳壽卻知道,服部三郎就是傀儡,柳生雪姬纔是說這話的人!

頓時,吳壽麪色大變,忍不住叫罵出聲:“這柳生雪姬真是混賬,賤婦!”

其他幾個義子麵麵相覷。

柳生雪姬不就是直接帶兵回南蠻了嘛,不挺好的?本來那南蠻大軍就是南蠻的。

要是強留在雲州,還得安排他們吃喝拉撒,挺麻煩的,義父怎麼這麼生氣?

倒是吳智真的有兩把刷子,他一眼就看出問題。

見其他幾個義子還一臉懵懂呢,他才臉色難看的解釋道:“柳生雪姬已經把南蠻大軍,變成了她自己的大軍了!”

“她這次回南蠻,是要讓好不容易纔被義父拿下的南蠻,又自成一國!”

“而她柳生雪姬,就是南蠻說一不二的女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