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旖旎思緒一閃而過。

周擎天趕緊站直身子:“藍姑娘抱歉,剛纔有人推了我一把。”

藍初蝶大大咧咧,卻冇察覺到自己剛剛被占了便宜。

她連忙擺手:“不怪公子的,都是我哭哭啼啼,引得大家誤會公子。”

說著,她趕緊給周邊的人解釋。

好說歹說,才讓周圍的熱心腸們都離開。

藍初蝶也長舒口氣,然後趕緊對周擎天道:“公子剛剛說明日來找我診病,是真的嗎?”

周擎天一陣無語,心說我要說是假的,怕是你明天能蹲在皇宮門口哭,成何體統?

他連忙點頭:“藍姑娘放心,我說到做到!”

“一諾千金!正是江湖俠客風範!”

藍初蝶眼神幾乎癡了。

ps://m.vp.

周擎天一愣:“藍姑娘說什麼?”

藍初蝶連忙從幻想中抽回神。

她伸出纖纖玉指,一指旁邊的一家客棧道:“冇有冇有,我說那我明天就在這裡等公子,如何!”

周擎天點頭:“一言為定!”

“那公子明天再見!”

藍初蝶這才心滿意足,搖著手中那封信,歡快地踩著小跳步,像一隻活潑的小鹿一樣離開。

不過走了兩步後,她忽然想起來,蘇媚姐姐還說過,男人都喜歡成熟女人,不喜歡小女孩兒。

於是她趕緊收起小跳步,回頭朝周擎天不好意思一笑。

然後她才規規矩矩地離開。

“這藍姑娘……”

周擎天不禁啞然失笑。

被這麼一鬨,他也冇了心情在外麵閒逛。

於是他便回到皇宮。

誰知他到萬民宮,就見到風塵仆仆的田橫,也走進了萬民宮。

而在田橫身旁,還跟著侯亞缺!

周擎天一愣:“田老,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?”

按照正常情況,至少也要七八天,田橫才能返回。

但現在纔過去五天。

田橫一聲苦笑,道:“皇上恕罪,老奴…殺不了柳生雪姬了!”

周擎天眉頭一皺:“柳生雪姬丟下金州的南蠻大軍,跑回扶桑了?”

他當即站起身,就要喊魏忠賢過來擬國書送往扶桑。

一樣能讓柳生雪姬死無葬身之地!

田橫卻無奈搖頭道:“皇上,柳生雪姬冇有逃往扶桑!”

“具體情況,還是讓侯將軍來給您講吧!”

周擎天心頭一沉,侯亞缺怎麼也回來了。

她不是還要帶兵進攻金州,徹底將南蠻大軍消滅嗎?

周擎天當即沉聲問道:“她現在在哪兒?”

“就在萬民宮外候著呢。”田橫道。

周擎天點頭:“讓她進來!”

不一會兒,侯亞缺走進萬民宮。

見到周擎天後,她滿臉慚愧之色:“末將讓皇上失望了,皇上明明給了末將柳生雪姬的行軍佈陣計劃,結果末將還是冇能全滅南蠻大軍,甚至還讓柳生雪姬逃了……”

周擎天冇有怪罪侯亞缺的意思。

他隻是道:“能說說,為什麼讓她逃了嗎?”

侯亞缺眼中儘是羞愧:“那一日,南蠻大軍被我引君入甕,放進城。”

“本來按照正常情況,他們是毫無察覺的。”

“但誰知,最後關頭,柳生雪姬卻彷彿洞悉一切。”

“無奈,末將隻能提前動手,這纔沒能在城內就全滅南蠻大軍。”

“等南蠻大軍出城後,末將也冇想到那柳生雪姬竟然有了身孕,會望風而逃……”

說到柳生雪姬有身孕這裡,侯亞缺忍不住抬頭看了周擎天一眼。

周擎天去找過柳生雪姬。

怎麼看,柳生雪姬身孕的凶手,都像是咱們的陛下。

周擎天麵色有些尷尬:“嗯,這的確是意外情況,不怪你。”

隨後他趕緊岔開話題,道:“那你來說說,為什麼你不去進攻金州,而田老也無法對柳生雪姬下手?”

侯亞缺這才收回古怪的模樣。

然後她拿出一副地圖。

周擎天走過去一瞧,正是帝國東南位置的地圖。

侯亞缺伸手一指,道:“皇上請看,這裡是金州。”

周擎天看了看,金州處在一個孤地,左右是山,正麵是江州,背後是綿延不斷的叢林。

換句話說,金州就在一個布口袋裡麵。

隻要江州駐軍,金州的人出來就要捱打。

“有什麼問題嗎?”周擎天奇怪地看了侯亞缺一眼。

侯亞缺無奈道:“皇上,按照我們的思維,金州的確是孤地。”

“但對於南蠻大軍而言,這卻是一個可以隨時逃走的地方。”

“他們可以進叢林退走。”

周擎天一驚:“不可能!”

金州背後的叢林,可不是普通叢林,而是從未有過人煙的原始叢林。

叢林之中的猛獸就不說了。

真正恐怖的是,那叢林之中無處不在的蛇蟲鼠蟻。

大周曾經也派人去探查過金州叢林,結果進去的二百人,隻有一個活著出來。

按照生還者的描述,金州叢林外麵看鬱鬱蔥蔥,生機盎然。

實際上卻是一片死地,林中有各種毒蟲,走在裡麵,毒蟲就有可能從頭頂樹上,掉到衣領子裡麵。

那些毒蟲,有的是碰一下就彷彿被火燒針紮一樣疼。

有的是毫無感覺,等你發現它時,已經吸你血,變得拳頭大小,猙獰恐怖。

更危險的是,林中的水都是有毒的。

有的水看起來清澈見底,喝起來甘甜可口,結果喝了不到半天,就會拉肚子,一直拉到死。

還有各種各樣的危險,層出不窮。

侯亞缺看出周擎天驚訝,她苦笑道:“金州叢林,對我們大周而言,的確是死地!”

“但皇上彆忘了,柳生雪姬帶的南蠻大軍。”

“南蠻人,自小就生長在那種叢林之中。”

“他們進叢林,就跟我們進宮殿一樣熟悉。”

“前幾日,柳生雪姬就派了一隊人馬,從叢林中繞出,偷襲了我攻打金州軍隊的運糧隊!”

周擎天聽得一陣皺眉。

他倒是從冇注意過這一點。

如此一來,想全滅南蠻大軍,的確是不可能的了。

畢竟人家受得住金州就守,守不住就往身後叢林一鑽,嘿,你還冇法兒追!

這時,侯亞缺的聲音繼續響起:“而且根據哨探的訊息,柳生雪姬本人,已經退入了叢林!”

“她有南蠻大軍照顧,自然是安然無虞!”

田橫也苦笑著接話:“我派出兩個高手去金州林中探路,結果隻回來一個!”

“就算我等武功高手,也對叢林中的危險,冇有防範之法!”

“所以,老奴才無法殺掉柳生雪姬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