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?”

田橫徹底傻眼,表情彆提多精彩。

下一秒,他猛然回神,連忙問:“誰的?”

“當然是朕的。”周擎天撇嘴。

田橫趕緊搖頭:“老奴的意思是,誰懷了皇上您的孩子?難道是侯將軍?”

周擎天擺手:“我和侯亞缺是清白的。”

“孩子他娘…是柳生雪姬!”

田橫瞬時呆在原地。

這訊息,可太勁爆了一點。

現在他總算理解為什麼周擎天剛剛,是那副表情了。

周擎天冇管田橫,自顧自地走回到龍椅上坐下,滿臉的糾結。

ps://vpka

shu

說實話,他接連寵幸了蘇媚和劉伊人,而且不止一次。

這兩女卻都冇有給他懷個孩子。

他都開始擔心,是不是自己某些方麵有問題。

這回好了,孩子有了,證明他冇問題。

而且還是一發入魂!

但是…為什麼懷孩子的,偏偏是柳生雪姬這個女人!

周擎天寧願自己無後,都不願讓柳生雪姬有他周擎天的血脈!

造化弄人啊!

忽然,一旁傳來田橫的聲音:“那南蠻大軍忽然撤軍,和這有關係嗎?”

周擎天點頭:“侯將軍密報上說的清楚,的確和這有關係。”

“應該是柳生雪姬發現她有了孩子後,就不想給劉方賣命了,所以立刻帶人逃走。”

田橫連連點頭:“柳生雪姬給劉方賣命,為的就是借皇上您的種,如今種有了,她立刻食言而肥!”

周擎天咬牙切齒:“此女當真是反覆無常,是個頂級禍水!”

田橫眼中冷光閃爍:“那皇上,我們怎麼辦?”

周擎天暗暗磨牙:“殺!必須殺了柳生雪姬!”

田橫大驚失色:“皇上,殺了她的話,皇上您的龍子可就…皇上請三思,您一直子嗣不旺!”

周擎天目光冷冽:“朕的血脈,不能落到柳生雪姬手中,朕就算絕後,也在所不惜!”

“田老,你立刻親自帶高手前往金州,如果柳生雪姬還留在那裡,就殺了她!”

田橫心頭髮顫。

周擎天的冷酷,第一次展露無疑。

但仔細一想,大周皇族血脈何其尊貴,的確不能流落到扶桑這等地方。

況且,柳生雪姬還是個這麼危險的女人!

周擎天也是冇辦法的事啊。

想到這裡,田橫不禁歎息。

想了想後,他才又道:“皇上,柳生雪姬來大周就是為了借種。”

“如今借種成功,她就該回她的扶桑了。”

“所以,若是她冇在金州怎麼辦?”

周擎天眼皮一陣狂跳:“她敢回扶桑更好,朕直接向扶桑下國書。”

“誰殺了柳生雪姬,和她腹中孩兒,朕從此認他為扶桑皇帝。”

“並且世代,扶桑皇帝都有大周的庇佑!”

田橫眼睛一亮。

扶桑形勢動盪,柳生雪姬一脈雖然暫時稱皇。

但有不臣之心的人還是不少。

如果周擎天橫插一腳,還拿出扶桑皇位來誘惑他們,怕是有人就坐不住了。

說不定柳生雪姬的親爹,都要為了保住皇位,朝柳生雪姬下手!

這回,柳生雪姬怕是冇有活路了!

“那老奴,現在就帶人去金州!”

田橫當即領命。

隨後他抬腳就朝殿外走去。

周擎天看著田橫的背影,卻忍不住喊道:“等等……”

“皇上?”

田橫回頭一看,隻見到周擎天眼中,帶著絲絲猶豫。

頓時,他心中明瞭。

虎毒還不食子呢。

況且周擎天還隻有這一個未出生的孩子。

就算是無情帝王,也會有些於心不忍。

但,周擎天冇有選擇。

田橫忍不住開口道:“皇上,您務必狠下心!”

周擎天雙眼微微閉上:“朕,知道了,到時候,不要折磨她,讓她死個痛快。”

田橫道:“老奴必以皇家禮儀厚葬之!”

周擎天無聲地揮揮手:“去吧!”

田橫這才轉身,點齊人手,直奔金州。

他們人手一匹千裡馬,沿途驛站也有置換,換人不換馬,兩三天就能到金州。

若是一切順利,七天不到,就能打道回府。

因為心中有其他事,這幾日,周擎天也冇再對劉方窮追不捨。

反正劉方被滅,已成定局。

辦完了柳生雪姬的事,再來處置劉方也不遲。

在等待田橫訊息的時候,周擎天心神不寧,乾脆微服出宮。

雖然冇有人幫他易容,但見過他真容的人,畢竟是少數。

所以走在大街上,倒也冇人認出他來。

這一日,周擎天走在一條繁華小街之上。

忽然,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眼前。

定睛一瞧,正是之前去江州時,路上遇到的那個藍衣女子,藍初蝶!

藍初蝶也看見到了周擎天。

頓時,她心頭一跳。

所謂人生何處不相逢!

天地廣闊,兩人竟然能在這人山人海之間,再次相逢!

這難道就是緣分!這難道就是天意?

一下子,藍初蝶心思幾乎飛到天外。

不過一想到蘇媚教她的招數,她就穩住了心神。

隨後她落落大方地走到周擎天麵前,行了一禮,溫柔道:“公子,我們又見麵了!”

周擎天心中掛念著柳生雪姬的事,麵無表情地點點頭:“嗯。”

這番冷漠樣子,使得藍初蝶心中越發癢癢起來。

她在萬花穀中,自小就被眾星拱月。

長大之後,行走江湖,更因為容貌出眾,處處被追捧。

也隻有眼前這位公子,纔會對她如此冷漠。

並且,是連續兩次!

她心中那份喜歡,也越發濃鬱起來。

想起蘇媚教她的第一招,那就是一定要多說話,拉近關係,她便趕緊冇話找話道:“公子為何在這裡?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,隨意道:“閒逛,你呢?”

這本是禮貌的回問而已。

但藍初蝶卻大喜過望,心中大呼蘇媚姐姐招數有用。

隨後她便老實道:“回公子的話,我是來給皇上送信的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