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鎮國候,你之前說的可是聚兵三十萬!”

“但實際上隻聚了一萬人而已!”

“三十萬人要花六千萬兩銀子,朕且捏著鼻子算了。”

“一萬人也花的光六千萬兩銀子?”

劉方哼哼一聲,麵色平靜道:“那臣是被紀之乾矇騙了,他說有三十萬人,還要六千萬兩銀子!”

“微臣為了大周江山,全都給了他!”

“冇想到紀之乾中飽私囊,隻聚了一萬人,當真是罪該萬死!”

“微臣請皇上把紀之乾下獄,重刑拷打,把銀子要回來後,再淩遲處死,以儆效尤!”

周擎天聞言,忍不住一聲怒笑。

這劉方倒是鬼精靈。

他明顯猜到紀之乾已死,死無對證,所以把鍋全都甩到紀之乾頭上。

ps://m.vp.

反正紀之乾已經身首異處,總不可能站起來反駁。

看來,三言兩語就想拿回銀子,徹底將劉方剷除,還是不現實。

不過周擎天早就料到會是這種情況。

剛纔,也不過是試探一下而已。

能輕鬆要回銀子更好,要不回來,嗬嗬,也有其他辦法!

思緒及此,周擎天才深吸一口氣,笑道:“原來鎮國候把銀子都花出去了,好,那今天就到此為止吧,散朝!”

說完,他起身離開太極殿。

周擎天走遠後,太極殿中才發出一陣長舒一口氣的聲音。

劉方的黨羽一下圍到了劉方身邊。

眾人麵色急切,滿眼驚慌。

“鎮國候,現在怎麼辦?”

“冇了南蠻子,我們徹底處於下風了啊!”

有箇中年大臣猶豫著,說道:“鎮國候,要不…你為我們犧牲一下,我等同僚,一定向皇上求情,保住你侯府其他人!”

此言一出,四下皆靜。

這話是什麼意思?

難道是讓劉方立刻找皇帝認罪,攬下所有罪責?然後被皇帝斬首?

若是往常,這話一出口,此人必定被群起而攻之,死無葬身之地。

可如今,劉方式微,死期將至。

一眾黨羽竟覺得,此計還不錯,至少可以讓他們不受牽連!

劉方雙拳緊握,他堂堂鎮國候,昨天還呼風喚雨,一跺腳就讓朝堂抖三抖。

結果今日,就有人想讓他死?

他冷冷看向中年大臣。

中年大臣目光雖然閃躲,卻冇有退縮的意思。

更要命的是,劉方那些諸多心腹黨羽,竟然冇有一個站出來說話的。

很顯然,大家都認同這個辦法。

劉方察覺到了這一點。

他不由得嘴角一抽,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但他冇有慌亂,而是立刻道:“爾等不要以為,本侯死了,你們就安全了!”

這話啥意思?要拉大家一起死是吧?

眾人沉默,目露凶光。

劉方則又緩緩開口道:“再說了,本侯手上,還有六千萬兩銀子冇花,憑什麼死?”

“這樣吧,你們今夜都派人到本侯府上,本侯會分你們兩千萬兩銀子。”

“有銀子,當然要一起花纔是。”

“等本侯的銀子花完了,本侯再去死也不遲啊!”

此言一出,一群心腹黨羽,不由得都麵麵相覷。

六千萬兩銀子可不是小數目。

自從上次被周擎天抄了寶庫,他們可是窮慘了,下人都快養不起了。

這一陣本來還說要靠著劉方,好好貪一筆。

誰知一直被周擎天拖欠,拖來拖去,拖到今天劉方直接倒了!

本來他們的確想樹倒猢猻散。

可眼下,劉方竟然如此大方,要把銀子都拿出來。

這就不得不再考慮一下了。

忽然,有人低聲道:“鎮國候哪裡話,我們怎麼會希望您死呢?”

立刻有人接話:“是啊,我等都是您麾下的人,自然希望您長命百歲!”

“一時輸贏不算什麼,隻要我們圍著您不散,皇上也不敢殺您!”

“正是如此,鎮國候您千萬要保重身體!”

一下子,剛剛還要散的心腹黨羽們,再次被聚集在一起。

劉方這才長舒一口氣:“你們能這樣就好!”

說完,他轉身離開。

身後立刻傳來提醒聲:“那我們晚上就派人來鎮國候府上,鎮國候可萬萬不要食言啊!”

劉方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。

草,雖然老子現在全靠銀子才能綁住你們這群人,但你們也不要做的太明顯了吧,丟不丟人?

可他此刻也冇了往日的威風,不敢怒斥,隻能加快腳步。

與此同時,萬民宮中。

田橫眼中閃爍著疑惑,低聲對周擎天道:“皇上,今天這麼好的機會,為何不直接斬了鎮國候?”

周擎天擺手:“劉方手中還有六千萬兩銀子,他的那些黨羽,還不會散。”

“朕如果強行殺他,怕是要引起反彈,到時候就不好了!”

“不過你也彆著急,等朕把他最後的六千萬兩銀子掏空,他就必死無疑!”

田橫有些遲疑:“皇上知道鎮國候最新的寶庫位置嗎?”

周擎天擺手:“目前還不知道,不過很快就知道了,就這幾天的事情。”

田橫驚訝:“皇上的意思是……”

就在這時,魏忠賢忽然急匆匆地走進萬民殿。

他手中拿著一封密信,是劉伊人的。

她這時候送密信乾嘛?

周擎天打開密信一看,頓時忍不住一聲冷笑。

原來劉伊人也得到訊息,知道自己父親劉方又倒台了。

所以她寫信告訴龍公子,最近無法再多見麵。

自然,在信中她也提到了她的不解,為什麼她父親足智多謀,卻輸給連錦囊妙計都冇有的傻子皇帝。

最後她還哀求龍公子,如果可以的話,多去鎮國侯府,幫幫她父親,以求東山再起!

看完信後,周擎天不禁道:“此女竟然還想著讓朕,幫她父親東山再起!癡心妄想!”

田橫也冷笑:“不如皇上直接告訴她真相?”

周擎天抿了抿髮乾的嘴唇,冇有急著開口。

也就在這時,一隻白鴿飛進萬民宮。

田橫趕緊抓住飛鴿,取下腳上綁著的一封密信。

定睛一看密信上的火漆樣式,田橫連忙走到周擎天麵前,雙手將密信奉上,道:“皇上,這是侯亞缺將軍送來的密報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。

這密報來的正好。

他一直在好奇為什麼南蠻大軍一觸即潰。

這侯亞缺送來的密報中,多半就有答案!

冇有猶豫,周擎天立刻打開密報檢視。

等看完密報後,他臉上就寫滿了古怪之色。

仔細一瞧的話,還能從古怪中,看到一絲絲尷尬。

田橫仔細觀察著周擎天的神情。

看到這一幕,他心中不由得萬分好奇。

密報中到底寫了什麼,竟然讓皇上露出如此表情。

可等了好半天,周擎天都冇有開口。

這讓田橫心中越發抓撓得厲害。

最後,他終於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開口問:“皇上,侯亞缺將軍到底寫了什麼?”

周擎天張了張嘴,欲言又止。

沉吟片刻後,他才緩緩道:“朕有孩子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