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朝堂之上,再次陷入一片沉寂。

冇人知道接下來的惡戰,孰勝孰負。

不過總的來說,劉方和他的黨羽們,神色都比較輕鬆。

畢竟柳生雪姬是一統扶桑的不世之材。

雖然扶桑隻是彈丸之地,各地軍閥的戰爭,大都維持在幾千人,幾百人。

但話說回來,柳生雪姬崛起的時候,手中也隻有幾百人。

而且到最後大決戰時,也拿著十幾萬大軍,打過好幾次的。

所以在實力方麵,柳生雪姬絕對身經百戰,不能質疑。

倒是侯亞缺,雖然也打過漂亮仗,可滿打滿算加起來也不到五次,經驗不夠老道啊!

怎麼看,都是柳生雪姬贏麵更大!

“報!”

忽然,一聲急促嘹亮的大喊,打破了朝野的沉寂。

文武百官紛紛抬頭朝聲音來源看過去。

又來一個新令使。

不用想也知道,這個令使帶來的軍報,一定是最終戰果!

有人忍不住低聲道:“怎麼這麼快就有戰果了?”

“難道豐州新軍贏了?”

“錯!戰果來的越快,就越證明豐州新軍輸了!”

“為何?”

“因為南蠻大軍最擅長的就是死戰,他們經常戰至一兵一卒都不後退,如果是新軍贏了,至少也要打兩三天才分得出結果!”

“正是如此!相反豐州新軍畢竟成軍不久,一有風吹草動,就容易全線潰敗!”

一眾黨羽分析的頭頭是道。

劉方嘴角也勾起了一抹笑意。

他的推測,和他黨羽的推測一樣。

其實不光是他,滿朝文武,都是這麼想的。

就連龍椅上的周擎天,臉色都漸漸陰沉下來了。

劉方察覺到這一點後,頓時如釋重負。

真險呐!

今日的情況,真可謂是峯迴路轉,絕處逢生!

不過,一切都是值得的,接下來他就能掏空周擎天手中所有的銀兩。

同時他還能逼迫周擎天下旨,讓他劉方成為輔政大臣。

謀朝篡位,隻是須臾之間了!

令使走進太極殿後,大聲道:“啟稟皇上,槐州急報!”

周擎天麵色陰沉:“說!”

令使擲地有聲道:“我豐州新軍與南蠻大軍,野地浪戰於槐州城外,南蠻大軍才初觸我豐州新軍鋒芒,就望風而逃,我軍大勝!”

劉方聽得一陣點頭:“嗯…望風而逃,很符合豐州新軍的風格…等等?”

下一秒,他麵色驟然大變,發現不對。

是聽錯了?

緊接著,他忍不住出聲喝問令使:“你再說一遍,是誰望風而逃?”

令使瞥了劉方一眼:“當然是南蠻大軍!”

劉方如遭雷擊,瞬間呆在原地,腦子嗡嗡作響。

朝野上下也瞬間炸開了鍋!

“什麼?南蠻大軍逃了?”

“怎麼可能?南蠻大軍從未逃過!”

“這令使,你是不是胡說八道?”

有人衝到令使麵前焦急地問具體情況。

令使也不知道為什麼南蠻大軍會逃。

但他還是把自己看到的一幕,原原本本說了出來:“我們也奇怪呢,本以為南蠻大軍擺開陣勢,是要死戰。”

“但誰知到,我軍的進軍鼓一響,南蠻大軍轉身就跑!”

“而且因為他們集結的很好,跑的時候也很有秩序,我們撒丫子都追不上!”

一旁,劉方猛地一個激靈:“他們逃得很有秩序?會不會是誘敵深入?”

令使撇嘴:“絕不是誘敵深入,因為我們一路追到了江州城,順手就收複了江州!”

“如果是誘敵深入,那也太深了點,直接給南蠻大軍捅穿了!”

劉方嘴角抽搐:“那南蠻大軍人呢?他們不要江州,又能去哪兒?”

令使有些遲疑道:“好像是金州,他們逃的方向,就隻有那一個地方了。”

“他們跑金州做什麼?”

“那裡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是個孤地啊!”

“完了,南蠻大軍輸了,我們完了!”

一下子,朝堂之上,哀鴻遍野。

南蠻大軍退守金州,就意味著失去了北上威脅京畿之地的能力。

甚至他們都冇能力再威脅大周其他地方。

南蠻大軍,已經成了困獸,毫無威脅。

自然,依仗南蠻大軍,從而養寇自重的劉方,也就冇了依仗,成了空中樓閣。

龍椅上,周擎天心中的一塊大石頭,終於落了地!

他忍不住放聲大笑:“哈哈!侯亞缺將軍,果然冇有讓朕失望!”

“恭喜陛下!賀喜陛下!”

“我大周的一塊心腹大患,終於冇了!”

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王珪等老臣,更是心中激動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山呼萬歲。

周擎天忍不住心中的激動:“諸位愛卿,快快請起!”

說話間,他目光一掃劉方,冷笑一聲道:“鎮國候,你為何不跪?難道你不想看到南蠻大軍被打退?”

劉方愣在原地。

他很想說我想你媽啊,多少日夜不眠不休纔想出來的妙計。

即將到手的一億多兩銀子,還有輔政大臣的名頭,大好的江山,全都因為南蠻大軍被打退而冇了。

但片刻之後,劉方終於還是苦笑一聲,雙膝跪下:“恭喜萬歲,賀喜萬歲!”

有他帶頭,那群黨羽也瞬間失了魂魄,紛紛跪下。

“萬歲真乃不世聖君!”

“天下有皇上這位聖君,是修來的福分啊!”

“南蠻子竟敢忤逆聖上鋒芒,真是不知死活!”

這一刻,周擎天的威望,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。

是時候把劉方這個奸賊,徹底剷除了!

周擎天強忍著心中的激動,冷冷笑道:“既然南蠻大軍,被朕的豐州大軍給打退,那之前鎮國候拿走的六千萬兩銀子,是不是該還回來了?”

劉方氣息一窒。

他感覺到了淩冽的殺意!

如今他最後護體的東西,就是那六千萬兩銀子。

有這些銀子,他還可以繼續串聯勾結,不說保住如今地位,至少也不會被殺!

但周擎天開口就要討要銀子,這不是明說要殺他劉方?

哼!想殺我劉方,冇那麼容易!

頓時,劉方心中冷哼一聲,開口道:“皇上這話,微臣就聽不懂了。”

“雖然南蠻大軍,是被豐州新軍打敗的。”

“但微臣為了聚兵於槐州,抵禦南蠻大軍,早就將六千萬兩銀子花出去了,如今怎麼拿的出來,還給皇上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