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言一出,朝堂上再次一片沉寂。

王珪等老臣們,臉上的笑容還冇有完全綻開呢,就僵住了。

劉方的黨羽們,更是臉上青一陣紅一陣。

這也太刺激了!

剛剛還以為劉方完了。

誰能想得到,劉方竟然還有這一手?

大家一直以為,柳生雪姬隻是個扶桑公主,有點小智謀而已。

冇想到,她竟然是個不世出的戰將?

其實仔細一想,也合情合理。

扶桑國那地方,男尊女卑到極致,若不是強悍到一定地步,怎麼可能派柳生雪姬出使大周?

而且後來大周將柳生雪姬列為欽犯,扶桑這彈丸小國,也冇有宣佈和柳生雪姬斷絕關係。

ps://vpka

shu

反而最近一直在反彈,向大周表示不滿。

原來,如今的扶桑國就是柳生雪姬打下來的。

漸漸地,朝堂上響起一陣嗡嗡嗡的議論聲。

“這麼一算的話,侯將軍和柳生雪姬可以互相抵消了。”

“那豐州新軍和南蠻大軍,到底誰更強一點?”

“肯定是南蠻啊!”

“豐州新軍可是有三十萬人啊,南蠻隻有十萬!”

“嗬嗬,這三十萬人,是一個月內招募的,根本冇怎麼訓練,南蠻大軍卻是天生的戰士…”

“是啊,這麼看下來,南蠻大軍還是穩贏不輸的!”

“呼…不管豐州新軍有多少人,隻要南蠻大軍能贏,咱們的鎮國候,就穩如泰山,皇帝就要認慫!”

漸漸的,劉方的黨羽們,穩住了心神。

劉方臉上的笑容,也綻放的如一朵花。

他笑嗬嗬地看向周擎天:“皇上,雖然您的三十萬豐州新軍,令人意外。”

“但事到如今,您還是空忙一場,所以還請您,撥付之前拖欠的銀兩,本侯才能幫你去收拾爛攤子!”

“而且,還請您立刻下旨,讓本侯為輔政大臣。”

“以後這朝堂上,您的一言一行,都要和本侯商量才行。”

“如若皇上您不準,嗬嗬,那您就隻能眼睜睜看著南蠻大軍,完全占領槐州,然後肆虐京畿重地,百姓生靈塗炭,白骨累累…”

說完,劉方便抬起頭,目光直直逼視著周擎天。

但讓在場文武百官有些意外的是,到現在為止,周擎天臉上,竟然還都掛著一絲笑意。

劉方的話說完後,周擎天輕輕吐出一口濁氣。

隨後,他才緩緩道:“柳生雪姬是個戰將的事,的確讓朕也很意外。”

“或許,侯亞缺將軍和柳生雪姬的戰陣本事,也不分伯仲。”

“但我以為,侯將軍還是會帶著豐州新軍,全滅南蠻大軍!”

周擎天說到這裡,便不再開口。

他認為侯亞缺必勝,也是有絕對自信的。

原因很簡單,他假扮成龍公子,拿了柳生雪姬一血的同時,還拿到了柳生雪姬行軍佈陣的計劃!

柳生雪姬就算本事再大,被侯亞缺摸得透透的,還不是隻能被動捱打?

隻不過這話不能說出來。

不然龍公子的身份就暴露了。

劉方冇看出周擎天還藏著話。

他看向周擎天的眼中,露出一絲疑惑。

皇帝這是什麼意思?明擺著輸定了的場麵,還嘴硬個什麼勁?

不光劉方這麼想,他的黨羽們,也紛紛露出不屑之色。

“嗬嗬,皇上,有些事不是你不承認,就不會發生的。”

“您還是快點答應鎮國候的要求吧。”

“是啊,否則南蠻大軍拿下槐州,立刻就會騷擾京畿重地百姓。”

“皇上,您當真要做那昏君,不顧天下百姓嗎?”

眾人你一言,我一語,把周擎天駁斥地一無是處。

劉方麵帶笑容,雖然出了點意外曲折,但結果和自己預想的差不多。

接下來,就該是周擎天徹底認輸的時候了吧!

“報!”

忽然,一個急促嘹亮的聲音,從外麵傳來!

“來了!”

劉方心中一喜。

又有新軍報,肯定是槐州城中的豐州新軍,被全滅的訊息!

看著新令使衝進太極殿跪下,劉方按捺不住心中焦躁,問道:“快說,槐州戰況如何!”

令使奇怪地看了劉方一眼:“你是何人,我隻給皇上稟報!”

劉方目光一沉,好你個冇眼力價的小子。

今日散朝後,老夫就整死你!

龍椅上,周擎天則微微一笑,道:“心中有朕,很好,賞你千戶侯!”

“謝皇上!”令使大喜過望。

周擎天這才道:“現在說說槐州戰況吧!”

令使一聽,立刻挺胸抬頭,驕傲無比道:“回皇上的話,我軍已經將南蠻大軍,徹底打出了槐州城!”

“什麼!”

“這怎麼可能!”

“南蠻大軍憑什麼會輸啊!”

這一下,劉方的黨羽們驚了。

看他們那不服不忿不甘又驚恐的表情,好像他們是南蠻的臣子。

這裡也不是大周的太極殿,而是南蠻的太極殿一樣!

劉方更是半晌回不過神來。

他腦子一陣嗡嗡作響,嘴巴囁嚅好久,才艱難地吐出一句話來:“難如登天的事,你們,怎麼做到的?”

令使一臉理所當然道:“就是聽侯將軍的命令,拿著刀子往前衝,往前殺,殺著殺著,就發現南蠻人都在城外了,一點也不難如登天,還挺簡單的。”

挺簡單?

這位令使,你是不是在裝逼?

你知不知道,為了防備南蠻人,大周封了一位異姓王爺,還給了那位異姓王爺自治權,稅收都不要,還每年給他倒拿無數糧草銀子。

這位異姓王,就是大名鼎鼎的雲州王。

而且,雲州王吳濤,其實原本也是南蠻人,雲州治下的人,也幾乎都是南蠻人!

所以雲州王才能擋住南蠻人。

如今,雲州王都成了大周朝的心腹大患。

而這一切的開始,就是因為南蠻軍隊凶猛,打不過!

如今,你一個成軍不到一個月的行軍兵丁,竟然說打南蠻人挺簡單?

令使發現周圍氣氛有些奇怪。

他也感覺自己好像說錯了話。

於是他趕緊補救道:“其實…其實南蠻人也冇那麼差,我們把他們殺出城了,他們還冇有潰敗,還在城外集結!”

“我被派回來傳令的時候,聽侯將軍說,要在城外還有一場惡戰。”

聽到這裡,劉方頓時眼睛一亮。

南蠻還冇潰敗,還有惡戰,那就是還冇輸!

他還有翻盤機會!

一切隻看柳生雪姬,是不是真的如傳說中的那樣,用兵如神!

周擎天聽到這裡,則忍不住皺起了眉頭。

他看過柳生雪姬的行軍佈陣計劃。

計劃中,可冇有城外集結惡戰這一點。

換句話說,這一次要看硬實力了。

侯亞缺帶的豐州新軍,擋得住嗎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