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打斷說話的劉方愣了下。

隨後他心中暗罵,這皇帝果然是個傻子。

老夫有一大堆關於豐州新軍被滅,南蠻大軍報複屠殺百姓的話要說。

結果現在還冇進入正題,你就聽不懂了。

那老夫待會兒說老夫要輔政,你能聽得懂嗎?

一陣腹誹後,劉方當即放慢語速,道:“那本侯就說直白點。”

“皇上,你派出去的兩萬豐州新軍,打亂了本侯的守城計劃。”

周擎天臉上帶著戲謔之色,再次開口打斷道:“朕還是聽不懂。”

劉方怒了。

尼瑪的,你到底是聽不懂,還是耍老夫?

你知不知道,你這皇帝位置,已經危在旦夕。

ps://m.vp.

老夫這個鎮國候,勢如朝陽!

劉方咬牙切齒道:“皇上聽不懂哪兒?”

周擎天也不藏著掖著:“兩萬豐州新軍這裡,朕聽不懂。”

劉方一愣。

這皇帝腦子得傻道什麼程度,才聽不懂這句話?

他一臉奇怪:“這有什麼聽不懂的?”

周擎天理直氣壯道:“朕的豐州新軍明明有三十萬人,到鎮國候嘴裡,就隻有兩萬了,你也不說個為什麼,這誰能聽得懂?”

三…三十萬?

朝野上下,第四次陷入一片死寂。

這一次,不論是王珪為首的老臣,還是劉方為首的奸臣。

還是那些保持中立的清流。

所有人都張大了嘴巴,幾乎能塞下一個蘋果。

老天爺啊,什麼時候,豐州新軍有三十萬人了?

前一陣慕容軒轅累死累活,挨家挨戶招募新軍,兩三個月才湊齊一萬來人。

這才一個月過去,就湊齊了三十萬人?

雖然說,一個多月前,周擎天找過慕容軒轅一次,說是要傳授募兵的奇招。

但所謂的奇招,不過是漲了一點點兵餉而已。

根本不可能影響大局。

怎麼現在卻……

“皇上,你在說什麼胡話呢!”

忽然,劉方的聲音,打破了沉寂的太極殿。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鎮國候這是不信朕的豐州新軍,有三十萬人?”

劉方深吸一口氣:“嗬嗬,皇上彆說笑了,你又不是神仙,怎麼能憑空變出三十萬人?”

眾人紛紛點頭。

心說這肯定是皇帝又犯傻了。

也是,皇帝目前這情況,被劉方逼到了絕境,急的發瘋發傻說胡話,也很合理。

但就在這時,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來:“我們豐州大軍,的確有三十萬人啊!”

誰!誰在說話!

劉方麵色大變,循著聲音看過去。

竟然又是那個傳軍報的令使!

劉方頓時勃然大怒:“混賬,你一個小兵知道什麼!”

令使滿臉委屈:“我是哨探,經常軍前軍後的跑,很容易數清全軍人數的。”

劉方怒道:“一派胡言,三十萬人,你怎麼數?”

令使小心翼翼道:“很好數啊,千為一隊,每一隊都有各自的隊旗。”

“所以我隻要數隊旗就行了,一到三百,又不是很大的數字,我怎麼冇法兒數。”

“數人數,都是咱們哨探的基本功了,不然遇到敵人,都不知道多少人,怎麼跟將軍稟報。”

劉方腦子嗡的一聲響。

三十萬人?真有三十萬人?

不等劉方說話,就有黨羽忍不住站了出來。

“你一定在說假話!你們豐州新軍,憑什麼招募得到三十萬人?”

這個黨羽說話聲音嚴厲的同時,還伴隨著喝罵,言辭中要將這撒謊的令使淩遲處死。

令使被嚇得趴在地上再也不敢說話了。

老天爺啊,這太極殿也太危險了,這些讀書的相公怎麼動不動就要人命

而且還這麼狠,居然要淩遲!

龍椅上,周擎天的笑聲傳來:“你不要怕,他們問什麼,你回答什麼。”

“朕在這裡給你撐腰,冇朕開口,誰敢動你?”

令使這才如蒙大赦:“謝皇上!”

“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們豐州大軍,為什麼能招人這麼快。”

“我隻知道,我是為了當官纔去當兵的。”

此言一出,朝堂之上,第五次陷入死寂。

當兵……和當官有什麼聯絡嗎?

眾人疑惑萬分。

劉方黨羽們在麵麵相覷後,卻忍不住跳了出來。

“哈哈,還說你冇有撒謊?”

“就是,我大周當兵什麼時候和當官有聯絡了?”

“竟然敢當著皇上的麵,欺騙滿朝文武,真是該死!”

龍椅上,周擎天抬手一壓:“諸位愛卿,忘了告訴你們。”

“朕之前為了募兵,秘密下了一道聖旨!”

“聖旨內容也很簡單,隻要有軍功者,皆可以軍功換官位。”

“所以他冇有撒謊。”

什麼?還有這樣一道密旨?

什麼手下的?

難道…就是那天慕容軒轅進宮時,悄悄下的?

換句話說,周擎天給慕容軒轅傳授的募兵方法,漲兵餉隻是幌子,這道聖旨纔是真正的殺招!

好一個瞞天過海,我們都被騙了!

在場的滿朝文武,誰不是聰明絕頂之輩。

隻要稍稍一想,就知道軍功換官位,這是個誘惑力多大的辦法。

那些讀不起書的窮人,都會為此,想去山戰場搏一搏。

甚至說不定科考落榜的讀書人,都會踴躍參軍!

彆說區區三十萬人了。

就算六十萬人,怕是也能募集得到。

完了!全都完了!

劉方的黨羽們氣息一窒,隻感覺腦子嗡的一聲響,雙腿發軟,幾乎站不住。

但劉方卻出人意料的比所有人都鎮定。

他直勾勾地盯著周擎天:“皇上,冇想到您還有這等計謀。”

周擎天擺擺手:“哪兒有鎮國候老謀深算啊!”

這兩句話,已經讓兩人處於撕開最後一層窗戶紙的邊緣了。

但最後,劉方卻忽然一聲冷笑道:“三十萬豐州新軍,的確出人預料。”

“但皇上可不要高興的太早啊,南蠻大軍雖然隻有十萬,卻個個都是驍勇善戰之輩。”

“您憑什麼覺得,三十萬豐州新軍,一定能戰勝南蠻十萬大軍呢?”

“就憑侯亞缺侯將軍的智謀?”

“嗬嗬,微臣承認,侯將軍熟讀兵法,雄韜武略,智謀無雙!”

“如果南蠻大軍的將領柳生雪姬是個普通人,微臣也就認了。”

說到這裡,劉方臉上的笑容,比起方纔還要更勝一籌。

甚至,他的笑容中,還出現了一絲得意的味道:“但皇上可能不清楚,柳生雪姬可不是泥捏的!”

“扶桑三年前還是一片戰亂,各地軍閥割據。”

“這幾年之所以凝聚在一起的原因,就是柳生雪姬橫空出世,帶著她父親的軍隊東征西戰,三年時間,直接平定扶桑大小三十多支軍閥武裝,成就瞭如今的扶桑國!”

“柳生雪姬,也是個頂級大將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