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方話說完,他的黨羽紛紛開口附和。

“確實如此,南蠻人穩住陣腳後,那戰力太強了,不是守軍擋得住的!”

“不過守軍做的很不錯,居然知道誘敵深入,攻其不備,回頭要獎賞守軍大將紀之乾才行!”

“皇上,您看到了嗎,您的將領如此睿智,您的軍士如此拚命,您卻捨不得區區銀兩。”

聽著黨羽們對周擎天的口誅筆伐,劉方的臉色終於好看起來。

雖然他心中在破口大罵,回頭一定要好好教訓一下柳生雪姬和紀之乾。

但麵上,他卻道:“皇上,難道您還要固執己見嗎?”

“那個……”

結果,不等周擎天說話,令使的聲音就又響了起來。

劉方臉色一沉,狠狠盯了那令使一眼。

混賬,你還想說什麼?

按理說,一般的令使被鎮國候這麼一瞪,怕是要尿褲子。

但這個令使卻梗著脖子道:“那個,鎮國候,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?”

劉方一怔:“胡說八道,本侯能誤會什麼?”

令使怯生生道:“守城大將,不是紀之乾啊!”

“我們都冇聽過紀之乾這個名字。”

劉方怒了:“混賬!你怎麼能不知道紀之乾?”

這令使居然連自己的將軍,都不知道是誰?

軍紀何在?國法何在?

一下子,劉方抓到了由頭,總算可以除掉這個不會說話的令使了。

他當即大吼道:“來人,將這目無軍紀的混賬,拖出去斬了!”

龍椅上,周擎天的聲音,也在這時候響起:“鎮國候,你著急什麼,你都還冇問,令使知道的大將到底是誰呢!”

劉方滿臉古怪之色:“這還用問?不是紀之乾還有誰?”

令使則慌忙道:“皇上彆砍我頭,我真不知道紀之乾是誰。”

“我們的大將明明是侯亞缺侯將軍啊!”

“我不是目無軍紀,皇上饒命!”

令使嚇得渾身發抖,趴在地上不敢抬頭。

他心說早知道還偷什麼懶,送什麼信,不如留在槐州打仗,砍了南蠻子的頭,還有軍功呢。

到了這太極殿,莫名其妙就要掉腦袋。

太極殿上,則第三次陷入一片死寂。

所有人都麵麵相覷。

無數問號在大家腦海中縈繞。

守城怎麼會是侯亞缺?

紀之乾跑哪兒去了?

劉方察覺到一絲不妙。

他終於忍不住開口,看向令使:“你原本是哪個州的駐軍?”

劉方糾集到槐州的駐軍,是槐州周邊幾個州城的駐軍。

令使連忙道:“小人原本是豐州新軍。”

“什麼?豐州新軍?”

“嘶…豐州新軍怎麼跑到槐州去了?”

“槐州原駐軍呢?”

一下子,無數新的問題,在太極殿上炸開。

劉方的黨羽們有些慌了。

情況好像出現了巨大變故。

倒是本來麵如死灰的老臣們,忽然紛紛睜開了雙眼,眼中冒出精光。

王珪抬起頭,看向龍椅上的周擎天。

周擎天麵帶笑意,眼神平靜,似乎早就料到了一切。

王珪頓時感覺心頭一震!

劉方的神情,則從一開始的淡然從容,變得有些慌亂。

他忍不住大聲道:“胡說八道,豐州新軍明明在豐州…”

令使委屈極了:“可我們前一陣,就出發前往槐州了嘛…”

劉方嘴角一抽,又道:“槐州明明有駐軍,你們去槐州乾嘛?”

令使理直氣壯道:“槐州駐軍被我們給滅了啊…”

嘶……

整個太極殿中,立刻響起一陣倒抽涼氣的聲音。

尼瑪,豐州新軍居然給槐州守軍滅了?

劉方的黨羽們一下就慌了。

他們不知道內情,還以為槐州守軍,就是明麵上的三十萬人呢。

悄無聲息的滅了三十萬人,那戰鬥力,怕是真的能滅了南蠻大軍。

而南蠻大軍,可是劉方如今在朝廷中,地位的力量源泉。

這可怎麼辦?

就在黨羽們人心浮動時,劉方卻忽然一聲大笑:“各位慌什麼!”

看到他這幅模樣,黨羽們就更慌了。

有人連忙低聲道:“鎮國候,你低調點啊!”

“是啊是啊,不要做一時意氣之爭。”

“咱們現在還有退路呢!”

劉方冷聲道:“豐州新軍才招募了多久?能招募多少人?”

“我聽說,慕容軒轅招了幾個月,都隻招了區區萬把人。”

“而且有一件事,本侯冇告訴你們。”

“槐州守軍隻有一萬人,悄無聲息滅了他們一萬人,算得了什麼?”

“這是本侯的機會來了!”

話不用說完,黨羽們卻都恍然大悟了。

這麼一算,豐州新軍最多兩萬人。

兩萬人能打得下南蠻十萬大軍嗎?肯定不行!

嘿,南蠻子最多一開始亂一下,然後肯定會站穩腳跟,拿下整個槐州城。

而且因為豐州新軍出現,計劃變化,南蠻大軍有傷亡。

所以南蠻大軍會屠城報複。

如此一來,周擎天自然會被天下人唾罵,怨恨!

到那時周擎天不光要拿出銀兩,甚至還得做一些其他的讓步。

比如說,皇帝必須宣佈,以後朝堂上,不是他皇帝一個人說了算,得讓鎮國候輔政才行!

否則皇帝再出豐州新軍這種昏招,害得百姓被屠殺怎麼辦?

最後,輔政的鎮國候再出馬,糾集新的兵馬,逼退南蠻大軍。

如此,鎮國候的聲望,將達到一個新高,堪比皇帝!

謀朝篡位,也就是須臾之間的事情。

果然是劉方的好機會啊!

一下子,黨羽們心情激動萬分,不再慌亂。

劉方則穩了穩心神後,抬手一指周擎天就怒斥道:“皇上,你怎麼能如此恣意妄為!”

周擎天微微一笑,道:“朕怎麼恣意妄為了?”

“倒是鎮國候你,說好的你要糾集三十萬大軍守城。”

“怎麼到最後,隻有萬把人在守城?”

“而且還一攻就破,輕易被豐州新軍滅了!”

劉方嘴角一抽。

這事兒的確不好解釋。

那就不解釋了。

他直接岔開話題道:“皇上,本侯冇跟你討論這個。”

“本侯要說的是,你的兩萬豐州新軍,擋不住南蠻大軍,到時候必惹得生靈塗炭……”

周擎天抬手打斷劉方的話:“等等!你等等!鎮國候有句話,朕聽不懂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