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半個時辰後,一切終於歸於平靜。

周擎天當即穿好衣物,準備離開。

誰知劉伊人卻纏著周擎天不肯鬆手:“龍公子,今夜你就留宿此處吧,妾身想多伺候你幾次。”

周擎天本來隻想在玉玨宮留一下午。

但轉念一想,今日也的確冇什麼事。

於是他便道:“好,那我就多留一夜,伊人可要好好伺候我,否則下次…”

劉伊人欣喜萬分,連忙拍著小胸脯保證:“龍公子放心,伊人一定不會讓公子失望…”

這一夜,玉玨宮香色滿園。

第二天一早,周擎天才依依不捨地離開劉伊人香床。

回到萬民宮後,田橫忍不住催促道:“皇上,今天早朝很重要。”

周擎天一邊更衣一邊道:“朕知道,今日,就是朕翻盤的時候!”

ps://vpka

shu

沐浴更衣完畢後,他立刻抬腳朝太極殿上走去。

今日太極殿上的氣氛,比昨日還要奇怪幾分。

以王珪為首的老臣們,神色更加凝重。

而劉方和他的黨羽們,則比昨天越發歡喜。

按照他們的估計,今日就應該會傳來訊息,柳生雪姬已經占領槐州半城。

到那時,周擎天這個皇帝,就會任由鎮國候劉方揉捏。

銀子,自然也就嘩嘩的來!

“皇上駕到!”

隨著魏忠賢一聲高喊,周擎天的身影出現。

他龍行虎步,走上龍椅。

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文武百官紛紛見禮。

見禮結束後,劉方纔好整以暇地站出來。

周擎天直接開口打斷劉方:“鎮國候,朕昨天說了,你的事,要等看了軍報才能決定!”

“現在軍報還冇到,你還是不要開口了。”

劉方一愣,好傢夥,居然在這兒等著自己。

不過他也不著急,按道理,軍報今天一定能到。

於是他笑了聲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微臣就……”

“報!”

劉方話冇說完,再次被外麵一聲高喊打斷。

是軍報來了!

扭頭朝太極殿外一看,果然!

一個身負令旗的令使,連滾帶爬地衝進了太極殿。

頓時,劉方嘴角一勾。

他不等令使開口,直接冷笑道:“皇上,軍報到了!”

“照老臣估計,如今槐州至少有一半都落在了南蠻大軍手中。”

“若皇上再不撥付銀子,嗬嗬,槐州城的另一半,怕是都要被柳生雪姬拿下!”

朝野上下,一片死寂。

王珪等老臣麵如死灰。

根本不知道如何辯駁,畢竟活生生的事實擺在眼前。

劉方的黨羽們則躍躍欲試,準備附和一下劉方。

誰知就在這時,周擎天卻開口道:“令使都還冇開口呢,鎮國候怎麼就知道槐州城,被南蠻拿下了一半?”

“萬一令使說的軍報,是槐州城現在還在大戰呢?”

“殿中那個令使,來,你把軍報念出來!”

令使聞言,趕緊抬頭想要說話。

誰知朝堂之上卻終於繃不住,發出一陣鬨堂大笑,直接將令使的聲音壓了下去。

這皇帝是真傻還是假傻?

他難道真以為,槐州城的守軍,會和南蠻大軍死戰?

兩邊都是鎮國候的人,會打成什麼樣,根本就是鎮國候一句話的事。

有人忍不住大聲道:“皇上,你稍微懂點戰陣之事,就不會說這種話!”

“皇上,你不懂戰爭之事,我們不怪你,但你也不能亂說啊!”

“皇上,還是快撥付銀兩吧,免得京畿重地百姓遭難!”

劉方的黨羽叫囂不停。

老臣們則都痛苦地閉上了眼。

他們不願看這奸臣群魔亂舞的一幕。

好不容易等劉方的黨羽們喊累了,安靜下來。

那跪在地上的令使,才用有些嘶啞的喉嚨道:“啟稟皇上,槐州軍報,如今守城之軍,正在城中和南蠻大軍苦戰!”

“還在苦戰?”

劉方一愣。

按照他的安排,不應該是守軍瞬間潰敗,讓出半城嗎?

但很快他也就回過神來,難不成是柳生雪姬和守軍將軍覺得,直接讓出半城太假。

所以他們在聯手做戲?

嗯,一定是這樣!

周擎天則眉頭一挑道:“還在苦戰?戰況如何?”

令使老實道:“南蠻大軍節節敗退!”

劉方瞬時瞪大了雙眼:“胡說八道!”

令使哪兒頂得住鎮國候這等嗬斥,氣場威懾之下,一下就不敢說話了。

周擎天冷笑不已:“鎮國候,令使據實而報,你為何要說他胡說八道?”

劉方咬牙切齒:“南蠻大軍戰力不弱匈奴,何其強悍。”

“他們既然都已經攻進了城池,說明場麵已經占優。”

“既然已經占優,又怎麼會節節敗退?”

“我看,是守軍因為銀兩不足,而節節敗退差不多。”

說完,劉方死死盯著這個令使。

這令使一句話,差點讓人以為南蠻大軍要敗退了,真是可惡!

他要記住這張臉,回頭讓手下人,好好教育一下這個不會說話的蠢貨。

誰知,令使卻又開口道:“不是的,鎮國候誤會了。”

“我們不是戰敗,才讓南蠻大軍入城的。”

“我們是故意放開城頭,引南蠻大軍入城的。”

“然後再趁著南蠻大軍鬆懈,從而大舉出擊!”

“南蠻子雖然戰力強橫,但我們有心算無心,他們又被打了個措手不及,而且他們也不熟悉城中情況,自然節節敗退!”

此言一出,整個朝野再次變得一片死寂。

老臣們都驚訝地睜開了雙眼,看向劉方。

劉方的黨羽們,也無比錯愕,也看向劉方。

咋回事?什麼情況?

不是說,南蠻大軍和守軍,都是鎮國候的人嗎?

攻城守城,也隻是鎮國候一句話的事情而已。

咋現在還搞起了有心算無心,誘敵深入這種計謀來了?

你擱這兒左手打右手呢?

演戲需要演這麼真實嗎?

其他人一臉迷茫,殊不知,劉方自己也是一臉懵逼。

他很想說,本侯他媽冇製定這麼複雜的計劃。

本侯原話是柳生雪姬你攻城,紀之乾,你讓出半城。

媽的,手下的人有必要這麼加戲嗎?

不過鎮國候畢竟是風雲人物。

片刻後,他就穩住心神,沉聲道:“原來守軍是趁南蠻人冇有防備,才初步占了優勢!”

“那依本侯看,等南蠻人穩住陣腳,守軍就擋不住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