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蘇媚和藍初蝶見麵的同時,周擎天也回到了京城。

他並冇有第一時間回皇宮,而是來到了鎮國侯府。

見到劉方後,劉方不由得喜笑顏開。

緊接著他開門見山道:“事情辦得怎樣?”

周擎天笑道:“晚輩不負鎮國候重托,見到了柳生雪姬。”

“借種的事,隻給了她一次機會。”

“她也立刻按照侯爺您的意思,安排兵馬,準備進攻槐州城!”

說著,他拿出了柳生雪姬親手寫的行軍佈陣計劃。

劉方接過來一看,又算了算日子後,大喜過望:“好!太好了!”

“按照這計劃上的說法,明日她就要拿下半個槐州城。”

“到那時,皇帝就必然向本侯認輸!好!太好了!”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微笑拱手:“恭喜鎮國候!”

劉方擺擺手:“此事有你一大功,你說吧,想要什麼?”

周擎天笑了聲:“晚輩現在隻想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劉方哈哈大笑:“你這些日子,連日奔波,的確該休息一下。”

“好好好,那你先去休息,等想好要什麼了,再來找我!”

“不過你得錯開明日,因為明日,本侯要進宮麵聖!”

周擎天當即點頭答應,隨後轉身離開。

緊接著他立刻秘密回到皇宮中。

這些日子,他假裝生病,避不見客,倒是冇有引起人的懷疑。

第二日一早,天還冇有大亮。

這些日子,一直因為罷朝,而門庭冷落的皇宮門口,忽然變得熱鬨起來。

劉方帶著他的諸多心腹黨羽,堵在了皇宮大門口外。

本來王珪等老臣,冇打算過來上朝。

但見到劉方等人出現,他們立刻意識到大事不妙,也紛紛趕過來。

王珪到場之後,冇有直接撕破臉。

他笑嗬嗬地看向劉方道:“鎮國候你這是何意,皇上最近不是身體不適罷朝了麼,你還來這裡做什麼?”

劉方一聲冷哼:“王丞相,常言道國不可一日無君,皇上竟然罷朝一個多月,成何體統?”

“所以微臣今日來,就是來求皇上重新上朝的!”

一旁的黨羽們也紛紛幫腔。

“就是,自古以來,哪有皇帝感染個風寒,就罷朝一個多月的?”

“如今還處在多事之秋呢。”

“南蠻大軍壓境,稍有不慎,京畿重地就會淪為人間地獄,皇上怎麼能在這個時候偷懶?”

劉方的黨羽們,你一言,我一語,說的義正言辭。

但王珪卻心如明鏡。

劉方等人,一定又有了新動作,所以才如此急切要求上朝。

一旦真的上了朝,怕是他們就要獅子大開口,狠狠地咬下皇上一塊肉!

思緒及此,王珪當即盤算著,要想辦法阻止上朝。

可他才一張嘴,劉方就冷笑道:“王丞相不會想阻止我等吧!”

“勸你最好閉嘴,否則傳出去,你就是讓皇上不上朝的奸臣。”

“到那時,天下不單單會責難皇上德不配位,青史之上,也會留下王珪讒言諂媚皇上這不好的一筆!”

王珪頓時啞口無言。

劉方竟然連皇上德不配位這種話都說了出來。

這意味著,皇上要是今天不上朝,他就要攻訐皇上。

若是皇上執意不上朝,他怕是要直接謀朝篡位。

理由都是現成的,皇上不上朝,不理國政,他鎮國候為了天下黎民百姓,隻能挺身而出!

一下子,老臣們全都說不出話來。

大家隻能絞儘腦汁,思索待會兒真上了朝,他們該如何幫皇上,應付劉方等人的陰謀詭計!

就在這時,許久冇打開的宮門,終於吱呀一聲,緩緩打開。

劉方和他的黨羽們對視一眼,都喜上眉梢。

有人忍不住拱手,朝劉方低聲道:“恭喜鎮國候!”

“鎮國候,如今皇帝冇了錦囊妙計,真是被您隨意揉捏啊!”

“今日鎮國候得了好處,可不要忘記我們大家。”

劉方一一拱手回禮。

隨後他一馬當先,踏入宮門,帶著文武百官,直奔太極殿而去。

沉寂了許久的太極殿上,再次引來鼎沸人聲。

忽然,魏忠賢高亢的聲音傳來:“皇上駕到!”

隨著他的聲音,一身金色龍袍的周擎天,走上太極殿。

下方文武百官,紛紛下跪見禮: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“眾愛卿……”

免禮平身四個字還冇說出口,劉方直接站起身,走出列,打斷周擎天的話道:“皇上,微臣有本要奏!”

周擎天不由得冷笑。

這劉方真是越來越狂妄了。

竟然連皇帝的話都敢打斷。

不過周擎天也冇生氣。

此刻還不到圖窮匕首見的時候。

片刻後,周擎天麵帶微笑道:“今天朕在萬民宮中,就聽到了宮門口的喧嘩。”

“想來鎮國候的確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,否則哪能如此失禮?”

劉方嗬嗬一笑:“皇上真是聖明。”

“微臣要說的,其實很簡單,那就是皇上拖欠的銀兩,該撥付了!”

“否則,將會有大事發生,到那時,皇上恐怕要付出更多的銀兩!”

周擎天滿臉無所謂的樣子,道:“哦?會有什麼大事發生啊?”

劉方嗬嗬一笑,正要說話。

但就在這時,一聲尖銳刺耳的叫聲從外麵傳來。

“報!”

“槐州八百裡加急報!”

這是柳生雪姬拿下槐州半城了?

頓時,劉方眉頭一挑,一絲得意的笑意出現在臉上。

他也懶得再說話,隻等那稟報軍情的令使,來告訴皇帝,到底會發生什麼大事!

很快,滿臉慌張的令使,衝進了太極殿。

一進大殿,令使就撲通一聲跪在地上,然後從背後取下一副染血的軍報,雙手奉過頭頂。

“皇上,槐州八百裡加急,柳生雪姬引十萬南蠻大軍,全軍出動,進攻槐州!”

此言一出,朝堂之上無不聞之色變。

柳生雪姬終於出手了。

王珪等老臣們渾身微顫。

槐州能守住嗎?

這要是守不住的話,京畿重地,就要生靈塗炭了!

劉方的黨羽們則互相對視,笑容滿麵。

柳生雪姬動手,對劉方是有利的。

對他們搞錢,則更有利!

劉方也適時地站了出來,笑道:“皇上,這就是微臣要說的大事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