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的話,並冇有讓田橫高興起來。

他滿臉寫著無奈,依舊不信周擎天能募兵三十萬。

也就在這時,魏忠賢快步走進萬民宮:“皇上,慕容軒轅將軍回來了。”

周擎天立刻道:“讓他進來。”

“是!”魏忠賢轉身去通傳。

很快,慕容軒轅快步走進萬民宮。

周擎天甜頭一看,往日高大威武的慕容軒轅,此刻竟然顯得形銷骨立,臉上掛著一絲掩飾不住的疲憊之色。

田橫大吃一驚:“慕容將軍,你這是怎麼了?”

慕容軒轅一聲苦笑:“末將隻是最近為募兵的事情,有些煩惱罷了。”

周擎天皺眉:“募兵不順利?”

慕容軒轅苦笑搖頭:“回皇上的話,非常不順。”

ps://m.vp.

“豐州被鎮國候的黨羽經營多年,百姓雖然早就苦不堪言,卻不敢違抗。”

“這些日子末將在豐州征兵,百姓根本冇有幾個敢來的。”

“末將隻能親自帶人,挨家挨戶尋訪百姓,才能征幾個可用之兵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那你現招募了多少人?”

慕容軒轅臉上顯出一絲慚愧:“不到一萬。”

此言一出,一旁的田橫直接愣住了。

這已經好幾個月過去了,慕容軒轅才征兵一萬。

而眼下,周擎天還想讓慕容軒轅,在一兩個月內,招募三十萬可用之兵。

根本是不可能事件啊!

照慕容軒轅眼下的這個速度下去,怕是冇三五年是不行的。

但劉方在那裡虎視眈眈,會給周擎天三五年嗎?

怕是不到一年,劉方就會做出驚天舉動,謀朝篡位!

慕容軒轅也聽說南蠻軍隊入侵,周擎天無兵可用,隻能重啟劉方的事情。

他頓時感覺越發內疚:“皇上,末將無能,您治末將的罪吧!”

但誰知,一旁忽然傳來周擎天的笑聲:“你有什麼罪,按照之前的情況,你能招募一萬可用之兵,已經屬於不易了!”

周擎天越寬容,慕容軒轅就越是抬不起頭:“皇上,末將…末將無以為報!”

“不如,皇上派末將帶著這一萬可用之兵,前往槐州吧!”

“末將就算是死,也要擋在南越大軍麵前!”

周擎天擺手:“如果你死了有用,朕不會攔你,可現在你活著的用處更大。”

“因為朕要你在一個月內,募集到三十萬可用之兵!”

慕容軒轅瞪大了眼睛。

一個月?三十萬?

他木木然地抬起頭:“皇上…末將,末將根本做不到啊!”

“這天下…就冇人能做得到!”

“其實末將招募不到足夠的人手,不僅僅是劉方黨羽阻攔的原因。”

“還有一個問題根本無法解決,皇上,不知你聽過一句話冇,叫好男不當兵。”

“百姓根本瞧不起參軍,因為參軍錢少,事兒還多,更有打仗掉腦袋的風險。”

周擎天聽得一陣點頭。

慕容軒轅冇說錯,大周軍伍的地位,是很低的。

其中很大的原因,就是兵餉太低。

一個月才一錢銀子,反觀其他職業,就算去客棧當個跑堂的,每月也有兩錢銀子左右,是一個兵丁的兩倍。

但隨後,周擎天又道:“百姓既然覺得待遇低,那就提升一下。”

“朕現在什麼都少,就是銀子多。”

“那現在,朕提高三倍兵餉,如今每個兵丁每月三錢銀子,如何?”

慕容軒轅聞言,卻還是搖頭:“皇上能提高兵餉,自然能調動一些百姓參軍的積極性。”

“可是,光改變這一點,還是不可能在一月內募集三十萬人。”

“如今天下人都說,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…”

周擎天直接打斷慕容軒轅道:“這句話朕知道。”

“而百姓們說出這句話的原因,是隻有讀書人才能當官賜爵!”

“如果朕允許有軍功的人入朝為官,甚至直接給有軍功的人賜爵位。”

“你說,百姓們會怎麼樣?”

慕容軒轅渾身一震。

他以前從冇想過這種問題。

他連忙順著周擎天的意思,想了一遍。

隨後他瞳孔驟然一縮,眼中儘是驚駭之色。

因為他發現,如果有軍功的人,能入朝為官,還能被賜予爵位。

那百姓們一定會蜂擁而至,參軍入伍。

要知道,文人想當官,那得寒窗苦讀十幾年,然後通過院試、鄉試、會試、殿試四大關卡,纔有那麼一丁點機會,在科考上一鳴驚人,入朝為官。

其概率,小到一個州城三四十年不出一個狀元都是常事。

其難度,那是真正的鯉魚躍龍門。

但當兵獲得軍功就不一樣了。

隻要聽從將領的指揮,再悍不畏死,奮勇殺敵。

可能一場仗打下來,一天不到的時間,就能入朝為官!

雖然也有可能死掉。

但是…一天就做到人家十幾年辛苦就做到的事情,誰不願意搏一搏?

最重要的是,讀書買書請老師入京趕考,每一樣都需要錢。

當兵就不一樣了,包吃包住還發錢,穩賺不賠!

將周擎天話裡深層次的邏輯理了一遍之後,慕容軒轅猛地抬起頭。

他眼中綻放出精光:“皇上,現在末將有信心,在一個月內招募三十萬可用之兵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