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慕容軒轅簡直想高呼,這一招借力打力,來得實在是太妙了。

這劉方本來想用鄭無極的死,給周擎天甩鍋。

周擎天卻巧妙迴環,把鍋又甩回劉方頭上。

這回劉方算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。

最重要的是,周擎天還想到了將此事昭告天下。

這不就是明擺著告訴災民,賑災不利不是你們皇帝的錯,是劉方的錯。

劉方也就會失去民心,此刻他再想謀反篡位,嘿,那就是一個舉世皆敵的下場!

妙啊,太妙了!

慕容軒轅看著周擎天,眼中冒著希望之火,我的皇上,你什麼時候變得如此聰明!

劉方的臉,漸漸變得黑如鍋底。

他冇想到這回,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。

“賑災的事情,到此為止,諸位愛卿還有其他事情要稟奏嗎?”

周擎天環顧四周。

劉方還冇從吃虧中回過神呢。

眾大臣更是一點聲音都冇有。

周擎天這才道:“既然無事,那就散了吧!”

說完,他起身就走,心中實在惦念慕容婉兒。

等周擎天離開後,劉方也有些失魂落魄地離開。

回到他的鎮國侯府後,他的兒子劉遠立刻迎了上來:“父親,聽說您今天在皇帝手中吃了虧?”

麵對兒子,劉方倒也冇隱瞞。

他陰沉著臉:“為父今天一時不慎!”

劉遠見父親承認,臉上當即露出不可思議之色:“父親深謀遠慮,怎麼會在那個傻子皇帝手中吃虧?”

劉方眉頭緊鎖,也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周擎天明明就是個傻子,智慧低下。

可從今天周擎天表現出來的手段,卻讓所有人都為之震驚。

“難不成這周擎天以前一直在藏拙?”劉遠猜測。

劉方連連搖頭:“不會,他若一直如此聰明,早就輔佐著他的父皇和皇兄,把我給拿下了,何必隱忍到今日?我倒是覺得…他背後有高人指點!”

“高人?”劉遠有些狐疑:“宮中內應每天都在給我們傳訊息,除了今天的慕容婉兒外,皇上根本冇見過其他外人,難道,高人就是慕容婉兒?”

聽到這話,劉方心頭一跳。

慕容婉兒,是慕容家的大小姐。

而慕容家是千年世家,其家風家教,聞名全國。

其家族子弟從未出過紈絝,個個都精於算計。

慕容婉兒更是有早慧的名聲在外。

聽說當年周擎天的皇兄要迎慕容婉兒為皇後,就是看中了她的聰敏。

思緒及此,劉方眼中寒光一閃:“定是這個女人在背後指點皇上,可惡,今天我竟然冇殺了她,如今她指點皇上,我再想在宮中殺她有點難了,隻能想法把她弄出宮,纔有機會殺她!”

劉遠立刻道:“妹妹就在宮中,趕慕容婉兒出宮的事,就讓她去辦吧!”

劉方重重點頭。

目光回到皇宮之中。

此刻慕容婉兒因為身上傷重,已經沉沉睡了。

周擎天卻寸步不離地守在慕容婉兒身旁。

慕容婉兒在睡夢中,似乎都難忍傷痛,秀眉微蹙,但在那精緻容顏之上,卻彆有一番美感!

周擎天前世也是見多了美女的,但如婉兒這般純天然,不做作的,他卻從未見過,不免心迷意亂。

他情不自禁地抓著慕容婉兒的柔若無骨的小手,滑嫩的肌膚,讓人捨不得放開。

但忽然,他麵色一變。

慕容婉兒的手好燙。

再摸摸她的額頭,竟然在發燙。

“來人啊!婉兒的藥呢?”

周擎天猛地轉身質問身後太監宮女。

一個宮女趕緊回道:“回皇上,藥已經在煎了,還需稍等片刻!”

“再等下去婉兒就被燒死了,讓他們立刻給朕煎好,算了,朕親自過去煎藥,你們照顧好婉兒,若有半分閃失,死!”

一個死字出口,使得宮女太監噤若寒蟬。

以往他們還真不怕周擎天這個皇帝,因為是個傻子。

可今天周擎天大發神威,當庭杖斃鄭無極的事,已經傳開了。

周擎天來到禦藥房後,也驚得在場的禦醫,連忙下跪磕頭。

“都免禮,慕容婉兒的藥在哪兒?帶朕過去!”

周擎天急切道。

“在這邊,請皇上隨我來!”一個老禦醫立刻帶著周擎天去煎藥房。

這裡悶熱無比,充滿刺鼻藥味。

但周擎天絲毫不在乎,親自煎藥。

不多時,藥煎好,他帶著湯藥,快步趕回寢宮。

可纔剛到門口,他就聽到寢宮內,傳來一個尖酸刻薄的聲音:

“慕容婉兒,你可冇正式被先帝娶回宮,不是宮中的人,不能長時間留在宮中,彆說我不給你機會,你現在立刻自己站起來滾,否則,彆怪嬤嬤我不客氣!”

緊接著,慕容婉兒虛弱的聲音響起:“求嬤嬤再讓我躺片刻,我身子實在走不了!”

“走不了?那嬤嬤我幫你走!給我滾下龍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