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聽得心中警鈴大作。

什麼時候鎮國候也要低聲下氣求他了?

雖然他現在的身份是龍公子,但卻無官無職。

抱著警惕,周擎天才笑道:“鎮國候言重了,有什麼事直說便是,晚輩莫敢不從!”

劉方拉著周擎天走進正廳。

隨後他又親自命人奉茶,隨後才道:“誒,既然你自稱晚輩,那本侯作為長輩,就得教訓你一句了。”

“年輕人話不能說得太滿,什麼叫莫敢不從?”

“那老夫讓你做違背道義的事,你也會做?”

周擎天心中冷笑,麵上卻道:“晚輩認為,鎮國候光明磊落,自不會讓晚輩為難!”

這馬屁拍得劉方心頭一樂。

這麼有才,還這麼謙虛的年輕人,真是越來越少見了。

他當即正色道:“此事還真要為難你一下,你可知道柳生雪姬公主?”

“她對你傾慕已久!”

周擎天一驚,柳生雪姬竟然又回鎮國侯府了?

這可是天大的訊息,不來這一趟,誰能想得到?

對柳生雪姬這個扶桑公主,周擎天一直抱有最大的警惕心。

扶桑這個國家,是典型的賤骨頭,你弱他就欺負你。

你強他就臣服你,然後等著你弱,再來欺負你!

從驚訝中回過神後,周擎天故作坦然:“雪姬公主仰慕我,這…應該算不得什麼事情吧。”

劉方冇察覺周擎天神色變化。

他繼續道:“僅僅仰慕的話,當然算不得什麼。”

“可問題是,此女還想找你借種,本侯希望你能答應。”

“當然,這不算你背叛伊人,更算不得違背道義。”

“因為柳生雪姬想借你的種,改善她兒女的血脈質量。”

“她還要以此為基礎,改善整個扶桑民族的血脈。”

“這叫什麼?這叫開懷蠻夷,消除矇昧,是古之大賢和聖人才能做的事。”

“你隻要給柳生雪姬借種,就是聖人,是大賢!”

劉方說得滔滔不絕。

周擎天聽得心中冷笑不已。

讓他周擎天的血脈,流到扶桑去,他寧願死!

不過他也意識到一個問題,劉方這麼大費周章幫柳生雪姬,肯定有所圖謀。

於是他當即開口道:“鎮國候,晚輩讓柳生雪姬占點便宜不算什麼。”

“但咱們憑什麼讓這個扶桑女人白占便宜?”

劉方想了想,覺得眼前的龍公子是自己人,於是也不隱瞞。

他笑道:“是咱們占便宜,隻要你同意給她借種,她就會幫本侯去統領南越軍隊,威脅大周東南之地。”

“到時候本侯就能在朝中站穩腳跟了!”

周擎天聞言不禁失聲叫道:“南越軍隊會受柳生雪姬統領?”

但下一秒,他就想明白了所有事情。

南越其實早就被雲州王收服。

柳生雪姬過去,直接就可以接手,然後繞過雲州,直達江州。

如果再拿下槐州,就能順江而上,威脅京畿!

因為他無兵可用,所以守槐州的時候,必然要用劉方的兵馬。

如此一來,劉方不就成了朝廷上的不倒翁?

萬千思緒在心中一閃而過。

下一秒,周擎天便道:“原來是這樣,既然如此,那晚輩隻能恭敬不如從命了!”

周擎天如此懂事,立刻使得劉方開懷大笑起來。

“好好好,那你現在就去見一見柳生雪姬。”

“不過記住,千萬不要立刻就讓她借種成功。”

“要讓她幫咱們做了事,再給她好處。”

說完,劉方就帶著周擎天,來到了正廳一旁的偏廳。

偏廳之中,柳生雪姬端坐其中,一身雪白紗裙的她,美得出奇。

這些日子,她一直和林仙兒住在一起,不知不覺間,也染上了林仙兒身上那股出塵氣質。

看到周擎天後,柳生雪姬雙目便是猛然一亮。

之前他在林仙兒那裡,隔著紗簾見到過周擎天。

那時雖然冇看到容貌,但是體型身高,卻和眼前一樣。

這證明劉方冇有隨便找個男人來糊弄她。

她當即起身,朝周擎天施施然行了一個女子蹲禮:“小女子柳生雪姬,見過龍公子。”

周擎天擺擺手:“雪姬公主為扶桑付出甚多,哪能是小女子。”

“讓龍公子見笑了。”柳生雪姬滿麵坦然。

周擎天道:“你要借種的事,本公子已經知道。”

“不過你得先幫侯爺做完事,再回來時,本公子纔會滿足你。”

“到時候彆說借一次種,就算三次五次,也無所謂。”

柳生雪姬心中的一塊大石頭終於落了地。

她立刻道:“既然如此,雪姬今天就出發。”

一旁的劉方大喜過望。

柳生雪姬動手越快,他就越安全,地位越快穩定。

於是他立刻道:“雪姬公主,本侯已經為你和你的侍從服部三郎,準備了兩匹西域而來的大宛馬!”

“這馬能日行千裡夜行八百,而且耐力十足。”

“沿途本侯還以飛鴿傳書佈置了驛站,可以替換新馬。”

“最多兩三天,你二人就能到達南越!”

柳生雪姬一點也不拖泥帶水。

她朝周擎天一笑:“請龍公子等著雪姬回來。”

“也請龍公子放心,雪姬雖未經人事,卻已經看過很多圖冊。”

“到時候絕對不會生疏,讓龍公子不快的。”

說完,她轉身離去。

服部三郎也出現,跟著柳生雪姬一起離開。

劉方這才舒了口氣,看向周擎天:“你去找伊人,好好安慰一下她吧。”

“好!”

周擎天抬腳來到劉伊人的住處。

遠遠的就看到她一個人坐在窗前,滿臉的不快。

看到周擎天後,她連忙跑出房間,一頭紮進周擎天懷中。

隨後她彷彿哀求般地說道:“龍公子,你給柳生雪姬借種,我不會在意的。”

“哪怕你以後要娶她,我也不在意。”

“甚至你再多找幾個女人都行。”

“隻要你以後讓我做你的正妻,讓其他的女人做小妾就行。”

不得不說,劉伊人對周擎天扮的龍公子,算是喜歡到了骨子裡。

生怕一個不小心,就讓周擎天對她不喜歡。

看著眼前劉伊人這般委曲求全的樣子,周擎天不禁有些出神。

誰能想到這劉伊人,今天早些時候,還在宮中驕傲的如同一隻白天鵝呢?

也就在這時,劉伊人忽然目光一凜。

隨後她忍不住伸手,將周擎天腰間的一塊玉佩,抓在手中仔細檢視起來。

周擎天一見,麵色劇變。

這玉佩是宮中的東西,他今天出門匆忙,忘記取下來了。

不會被劉伊人認出來了吧!

而下一秒,劉伊人更是道:“咦,龍公子,你為何有皇帝的玉佩?”

“今天早些時候,我纔看到他佩戴在腰間的。”

“怎麼現在就佩戴在你身上了?”

說完,劉伊人抬頭看向周擎天,眼中儘是狐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