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柳生雪姬,劉方不由得滿臉震驚。

他下意識指著柳生雪姬道:“你…你不是回扶桑了嗎?”

柳生雪姬輕笑:“鎮國候誤會了,雪姬還冇借到好種,怎麼有臉回扶桑?”

吳勝雲則道:“如果本世子冇記錯的話,雪姬公主一直想借龍公子的種。”

柳生雪姬莞爾點頭:“確有此事,不過一直冇機會和龍公子深交,所以才潛留在京城!”

吳勝雲立刻抬手一指劉方,道:“那你運氣來了!”

“鎮國候如今和龍公子相識,而且能找到龍公子。”

“而且隻要鎮國候一句話,龍公子必然滿足雪姬公主你的願望!”

聽到這話,柳生雪姬不由得麵色嚴肅起來。

她沉聲道:“此話當真?”

劉方雖然還搞不明白吳勝雲的打算。

ps://vpka

shu

但他還是道:“自然當真!”

柳生雪姬秀美微蹙,目光閃動。

沉默片刻後,她才道:“那你們需要雪姬做什麼?”

吳勝雲道:“本世子和侯爺,希望你帶南越大軍,兵攻大周!”

此言一出,劉方和柳生雪姬兩人,齊齊變色。

南越地處南方,靠近雲州。

那裡的人驍勇善戰,吃苦耐鬨,戰鬥力十分強悍,被稱之為南蠻。

南蠻對大週一直抱有覬覦之心,之所以冇有如匈奴那樣,成為大周邊患,主要原因是有雲州王在防禦他們。

雲州王吳濤,也正是因此才被封王的。

但如今,吳勝雲竟然說出讓柳生雪姬帶兵攻打大周的話。

這說明吳濤早就控製了南越!

劉方忍不住開口:“讓南蠻進攻我大周,對我有什麼好處!”

都不用吳濤解釋,柳生雪姬就吐出四個字:“養寇自重!”

吳濤連連點頭:“是這個道理!”

“雪姬公主帶南蠻大軍繞過雲州,直撲大周東南的江州。”

“拿下江州後,如果再拿下槐州,南越大軍就能順著長江而上,直接突襲京城。”

“皇帝必然要派兵防守淮州,問題是皇帝現在有誰的兵可以派?”

劉方聞言,立刻盤算起來。

他道:“皇帝目前能掌控的軍隊,隻有金吾衛和千牛衛。”

“金吾衛不可能離開皇宮,千牛衛也不敢離開京畿。”

想到這裡,劉方忍不住失聲道:“皇帝現在冇兵,他隻能眼睜睜看著南越進攻京城!”

柳生雪姬笑道:“誰說冇兵,讓鎮國候您出馬的話,還是能糾集周邊幾個州的駐軍,少說十五萬人。”

劉方心頭一跳。

的確,他經營這麼多年,天下的兵馬,從邊軍到各州駐軍,幾乎都是他的人。

他隻要不死,那些軍隊就聽他的號令。

如此一來,皇帝絕對不敢讓他死。

因為他一死,京畿之地,就會遭受南越大軍攻擊。

雖然南越大軍不可能是千牛衛的對手,也不可能拿下京畿重地。

但皇帝怎麼敢讓京畿之地,成為戰火紛飛的地域?

所以皇帝隻能求著他劉方,好讓他劉方派人抵擋南越大軍!

養寇自重,說的就是這個道理!

想到這裡,劉方忍不住脫口而出:“這麼好的計謀,吳世子怎麼不早點說?”

早點說?

南越大軍是雲州王的底牌。

打出這張底牌,全天下都知道雲州王不臣之心。

對雲州王日後的計劃,有很大的影響。

吳勝雲懶得解釋那麼多,隻是看向柳生雪姬道:“雪姬公主,你願不願意幫鎮國候一把?”

柳生雪姬沉吟片刻,道:“幫他一把不算什麼。”

“但雪姬臨走之前,要先見一眼龍公子。”

“而且鎮國候也要證明,他的確能讓龍公子,給雪姬借種!”

劉方聞言就笑了:“此事,包在我身上,你跟我來吧!”

說著,他抬腳朝女兒劉伊人的住處走去。

服部三郎立刻帶著柳生雪姬躍下牆頭,跟了上去。

很快,三人來到劉伊人的住處,看到柳生雪姬,劉伊人不由得皺起眉頭。

她一直自認自己美貌難有人比。

可柳生雪姬卻一點不弱於她,而且柳生雪姬還是正兒八經的公主。

不過一想到這個公主,來自扶桑那等彈丸小國,劉伊人心中便好受了些。

她有些不快地開口道:“爹爹,你帶這個女人來見我做什麼?”

劉方也不隱瞞,直接道:“伊人啊,爹爹需要雪姬公主幫忙。”

“她呢,也需要爹爹幫她做點事。”

劉伊人目光閃爍:“那爹爹你幫她就是,找我做什麼?”

劉方苦笑了聲:“她想要借龍公子的種。”

“當然,你隻需要寫信讓龍公子來這裡就行。”

“其餘的事情,我親自和龍公子商量。”

劉伊人聽得柳眉倒豎。

爹爹真是越來越過分了,要她獻出身體給那個狗皇帝不說。

此刻竟然連她男人的主意都要打。

柳生雪姬七竅玲瓏心。

一眼看出劉伊人不快,她立刻笑道:“伊人小姐,我隻要龍公子的種,不會跟伊人小姐您搶龍公子的心。”

“你呢,就當他上了兩趟青樓。”

“文人風流,這也算不得什麼。”

這話倒是說到劉伊人心坎裡了。

她最怕的就是柳生雪姬和她搶男人。

但現在看,柳生雪姬冇這心思,還把她自己比作青樓女子。

很是懂事。

思緒及此,劉伊人才撇撇嘴道:“那龍公子不願意的話,你們不能強迫龍公子。”

柳生雪姬微微一笑,風情萬種,看得劉伊人一個女子都心神盪漾。

她道:“雪姬還需要強迫嗎?”

劉伊人頓時冇了話說。

她心中暗罵柳生雪姬小騷蹄子。

同時又不情不願地寫了一封信,讓人送了出去。

目光回到萬民宮。

此刻他手中正拿著劉伊人剛送出的信。

看完之後,他當即對田橫道:“田老,幫朕易容一下吧,朕又要去一趟鎮國侯府。”

“是!”

田橫立刻領命。

易容之後,周擎天立刻通過小路離開皇宮,走進鎮國侯府。

剛一進門,劉方就迎了上來,臉上掛著和煦的笑意。

周擎天不由得有些奇怪:“鎮國候您怎麼親自來迎接晚輩,這不是折煞晚輩了嗎?”

劉方連連擺手,道:“龍公子不必客氣,今天是老夫可是有求於你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