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驚訝地看向劉伊人,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此女一向眼高於頂,今天竟然過來主動侍寢?

這中間要是冇有陰謀,鬼都不信。

周擎天眼睛一眯,上下掃視著劉伊人,帶著一絲嗤笑。

劉伊人看見周擎天的目光,隻感覺全身發麻。

她在心中哭泣,她可是天之嬌女,為何淪落到這種地步!

她可是有愛人的,愛人還是人儘皆知的大才子。

如今卻要做對不起愛人的事。

忽然,周擎天開口:“劉貴妃想侍寢,也不是不可以!”

“來人啊,封鎖萬民宮,不允許任何外人進入!”

一旁的田橫見狀,立刻點頭,帶著百騎司人馬,將萬民宮所有出入口全部封鎖。

ps://m.vp.

隨後,周擎天抬腳就朝劉伊人走去。

劉伊人卻麵色大變,猛地站起身後退幾步。

她四下張望了一下,當即道:“皇上,本貴妃侍寢,你為何要封鎖萬民宮!”

周擎天笑道:“怎麼,難道劉貴妃不怕朕和你歡好的時候,有人闖進來嗎?”

劉伊人心中焦急。

她當然怕有人闖進來。

但是她這次來侍寢,還帶著從侯府中來的幾個侍女。

等歡好結束後,那幾個侍女就會趁機進宮,送上幾杯茶水,讓周擎天喝下。

劉方告訴他,一切的一切,都是為了讓周擎天喝下這幾杯茶。

結果周擎天現在封鎖了萬民宮,那侍女還怎麼送茶水進來?

這不是讓周擎天白占便宜?

下一秒,劉伊人麵色陡然恢複往日的倨傲:“皇上,本貴妃現在身體忽然不適,今天就不侍寢了!”

周擎天一聲冷笑:“怎麼,劉貴妃以為朕的萬民宮是茶樓酒肆,想來就來,想走就走?”

劉伊人心頭一跳,麵上去不改顏色道:“怎麼,皇上這是不服氣?”

“要不要我再重申一遍,你要是亂動我,我爹爹可不會善罷甘休”

周擎天冷笑連連:“那劉貴妃可知道,鎮國候如今自身難保?”

劉伊人暗暗倒抽一口涼氣。

她當然知道劉方情勢不好,否則她也不會答應以身體,來幫劉方達到目的。

隻是她冇想到,周擎天竟然看得如此清楚。

這皇帝不是個傻子嗎?

不過劉伊人並冇慌了陣腳。

她冷靜下來後便道:“既然如此,那本貴妃就將話說得更直白些!”

“你雖貴為皇上,但在本貴妃眼中,你什麼都不是。”

“因為你冇有文韜,也冇有武略,就是一個傻子!”

“所以,本貴妃瞧不上你,你若是強行要了本貴妃,嗬嗬,本貴妃就當被狗咬了一口!”

說完,劉伊人就站在原地,冷冷看著周擎天。

她不信這番話出口,周擎天還會動他。

果然,周擎天聞言後,停住了腳步。

他一聲輕笑,旋即道:“原來貴妃是瞧不上朕,那貴妃瞧得上誰?”

劉伊人秀眉微蹙,旋即傲然道:“普天之下,也隻有龍公子那樣的大才,才能入本貴妃的眼!”

“龍公子?”周擎天道:“他有那麼好?”

劉伊人道:“那是當然,若光看本事,你連龍公子的萬分之一都不如!”

聽到這話,周擎天忍不住哈哈大笑。

他很想將龍公子,就是他周擎天的秘密說出來。

但最後,他還是擺擺手道:“既然如此,那貴妃就請自便吧。”

“有朝一日,朕倒是想看看,這個龍公子到底有多優秀!”

劉伊人譏諷:“皇上還是不要去見龍公子了。”

“否則當你看到你和他的差距,你會直接瘋掉。”

“而且皇上也不要想殺了龍公子。”

“以他在讀書人中的威望,您敢動他一根手指頭,天下讀書人都會站起來掀翻這大周皇朝!”

說完,劉伊人直接轉身傲然離去,驕傲的像一隻白天鵝。

待到劉伊人走遠,田橫纔回到萬民宮中。

他有些不解:“皇上,如今劉方死局已定,您為何不直接向劉貴妃坦白?”

周擎天搖頭:“隻要劉方還活著,就不能放鬆警惕!”

田橫這才恍然大悟似的,點了點頭。

目光回到鎮國侯府。

此刻劉方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。

劉伊人已經出宮了,自然,劉方也得知了計謀失敗的訊息。

劉方忍不住道:“吳世子,現在該怎麼辦?”

吳勝雲神色陰沉:“鎮國候不會自己想辦法嗎?光靠我可成不了大事!”

劉方頓時一聲怪笑道:“吳世子,你彆以為本侯不知道你幫我的真正目的!”

“雲州王想謀反自立,但時機還不夠成熟,所以需要本侯分散皇帝的注意力。”

“所以我勸你,有什麼底牌,就趕緊全都拿出來。”

“不然本侯擋不住,要是倒下了,你們也蹦躂不了多久。”

吳勝雲聽得一陣眼皮狂跳。

但卻無法反駁。

因為雲州王支援鎮國候,就是這個目的。

還以為劉方看不明白,冇想到小瞧這老賊了。

心中暗罵一聲後,吳勝雲終於還是笑了起來。

他笑道:“方纔是晚輩無禮了,還希望鎮國候不要介意!”

“鎮國候也不必擔心,我父王也絕對會一直幫助鎮國候你,和你守望相助的!”

劉方臉色這纔好看了些:“也不知道周擎天到底用了什麼法子。”

“反正瘴瘧是不可能起效了,得想個其他的辦法!”

“而且要立刻生效,否則本侯彈壓不住麾下官員,萬事俱休!”

吳勝雲自然看得清楚形式。

他躊躇片刻後,終於道:“晚輩這裡,的確還有一招可以用。”

“但這一招一旦用出來,鎮國候你不成功的話,可就隻能成仁了!”

“而且這也是父王給本世子的最後底牌!”

“此後,本世子再也無法給鎮國候你半點支援!”

劉方此刻已經處在懸崖邊緣,哪兒還估計不成功就成仁的危險性?

隻要有救命稻草,他就會狠狠抓住!

於是他當即道:“快說是什麼計謀?”

“請鎮國候稍等,本世子飛鴿傳書!”吳勝雲笑道。

說著,他走到書房外的小院子中,放出一隻飛鴿,然後靜靜等待。

這一等,就是足足半個時辰。

劉方有些不耐煩了:“吳世子,我們到底在等什麼?”

他話音剛落地,一聲輕笑隨之響起:“當然是在等我了,鎮國候,好久不見啊!”

聽到這個聲音,劉方就是一愣。

他下意識抬頭看去,隻見到在書房牆頭,不知何時,竟然出現了兩道身影。

定睛一看,那兩道身影,正是許久不見的柳生雪姬和服部三郎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