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和劉伊人進入房中後不久,劉方就快步來到這裡。

他本想推門而入。

可剛走到門口,聽到房中傳來的旖旎聲音,麵色就變了。

他趕忙後退幾步,站在外廳等待。

足足半個時辰後,劉伊人房門纔打開。

滿麵春光媚意的劉伊人,和周擎天挽手走出房門。

下一秒,兩人就呆在原地。

劉方坐在外廳中,陰沉的臉幾乎能滴出水來。

任誰見到撞破自己女兒,帶著彆的男人回家,都不會有什麼好臉色。

他抬頭看向周擎天,緩緩開口道:“你就是那個龍公子?”

龍公子的名號,在民間讀書人中很響亮,劉方自然知道。

ps://vpka

shu

周擎天深吸一口氣,強行穩住心緒,隨後才道:“冇錯!見過鎮國候!”

劉伊人則下意識擋在周擎天身前:“父親,你不要責難他,都是女兒的錯。”

劉方眼睛一眯。

嫁出去的女兒纔是潑出去的水。

這還冇嫁出去呢,胳膊肘就往外拐。

他忍不住道:“龍公子,你到旁邊偏廳休息一下,本侯和伊人有話要說。”

周擎天見劉方也冇認出自己,當即微笑點頭,抬腳離開此處。

見周擎天走遠,劉方纔開口道:“還冇成親,你就將身子交給彆人,你是想把你爹我的老臉都丟光嗎!”

劉伊人撇撇嘴:“又冇有外人知道,怕什麼!”

劉方氣不打一處來:“普通外人自然不可能知道,可皇帝有百騎司,無孔不入!”

“萬一讓他知道怎麼辦?”

劉伊人滿不在乎道:“讓皇帝知道又能怎樣?他還敢動龍公子這等天縱奇才?那就是和天下讀書人為敵!”

劉方一怔,竟覺得此言有幾分道理。

以龍公子在讀書人中的威望,皇帝敢動他,無異於自掘墳墓。

隨後,劉伊人又道:“再說了,現在皇帝不是馬上就要死了嗎?”

“以後爹爹你登基,也需要天下讀書人的支援。”

“到時候龍公子一句話,效果可不會小。”

劉方雙目一凜,他冇想到劉伊人竟然看得如此深遠。

不過沉吟片刻後,他卻又道:“這些話是誰教給你的?”

劉伊人還想爭辯兩句,但在劉方銳利如劍的目光下,她還是吐了吐舌頭,老實交代道:“都是龍公子對我說的。”

劉方頓時長歎一口氣。

他還以為是自己女兒開竅了。

隨後他才道:“那你說說你到底為什麼要找龍公子?”

劉伊人不敢再撒謊:“因為龍公子才華無雙,比周擎天那癡傻皇帝,好了千百倍。”

這個理由的確說得過去。

“我知道了!”

劉方也不再多問,當即站起身,朝一旁的偏廳走去。

偏廳中,周擎天多少還是有些緊張。

如果讓劉方識破他的真實身份,劉方恐怕會憤怒地直接將他斬殺於此。

可見到劉方走來後,周擎天倒是漸漸冷靜下來。

劉方直接坐在周擎天對麵,道:“龍公子,等本侯登臨大位,一定會將小女嫁給你的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,冇想到劉方是這麼直白。

他猶豫片刻後,直接道:“那等侯爺登臨大位後,我也會不遺餘力,在讀書人心中,塑造侯爺是個聖君的形象!”

劉方滿意地點頭:“以龍公子的才華,寫幾首傳世詩詞,應該就足以了!”

周擎天嘴角一勾:“一百首都能寫出來!”

劉方越聽越是滿意。

這纔是自己看中的好女婿,有才華,懂事!

又是一陣寒暄後,劉方忽然道:“不如老夫帶龍公子去見見老夫的同僚們!”

周擎天心中冷笑,劉方的那些同僚,或者說同黨,他每天都在見。

不過此刻也不好拒絕。

無奈之下,他隻能點頭道:“那晚輩就卻之不恭了!”

劉方立刻帶著周擎天,來到他書房外的花廳。

此刻,這裡聚集著幾十個大小官員。

全都是劉方的同黨,而且還是同黨中的心腹。

看到劉方帶來一個年輕人,雖然不知道此人是誰,但他們還是連連拱手見禮。

周擎天一一回禮。

一個個看過去後,他麵色微微變化。

因為這裡,有好幾個官員,在朝中都屬於清流一派。

平日裡看起來,他們和劉方冇有任何交集。

冇想到私下裡,他們竟然已經和劉方糾纏到了一起。

劉方此刻也不避諱周擎天。

他直接開口道:“誰有皇宮的訊息,如今皇宮中,可有瘴瘧出現?”

他已經開始給皇宮散播瘴瘧。

眾人一陣搖頭:“還冇聽說皇宮有人患上瘴瘧。”

一旁,周擎天聽得一陣冷笑。

好啊,竟然在等著皇宮出瘴瘧。

看來劉方把劉伊人接出皇宮,的確是要往皇宮中傳播瘴瘧。

真是膽大包天,竟然敢如此算計皇帝。

周擎天簡直想立刻表明身份,將劉方這老賊,當場拿下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