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劉方被吳勝雲的話驚住了。

他忍不住道:“世子能往皇宮傳播瘴瘧,老夫深信不疑。”

“畢竟世子在皇宮中的內應,還冇有暴露,做到這一點的確不難。”

“隻是世子想過冇有,那皇宮是老夫以後要住的。”

吳勝雲聞言就是一笑,道:“那又如何?等宮中的人死絕了,瘴瘧自然就消失不見。”

“到時候鎮國候再入主皇宮,不會有大礙的。”

劉方眼睛一眯,沉吟片刻後,他當即道:“我立刻讓我女兒出宮。”

吳勝雲點頭:“可以!”

目光回到萬民宮中。

此刻周擎天又在檢視大周地圖,計劃著揮軍崑崙的行軍路線。

田橫則滿腹不解地看著周擎天。

ps://m.vp.

這些日子,他滿腹都是問題。

皇上是如何知道青蒿能治療瘴瘧的?

皇上如今封鎖訊息,又想做什麼?

難道,皇上手中還有錦囊妙計?

不可能啊,承乾宮是在他眼皮子低下化作灰燼的。

周擎天逃出承乾宮的時候,根本冇有拿任何東西。

就在這時,魏忠賢忽然快步跑進萬民宮道:“皇上,劉貴妃要見您!”

周擎天皺眉:“讓她進來。”

都不等魏忠賢通傳,劉伊人就自顧自地闖了進來。

她今天穿著一身盛大宮裝,比往日更為華麗,也更為好看。

不過她的臉色也比往日倨傲。

她開口便道:“皇上,我父親想我了,讓我回家看看,請準我出宮!”

劉方這個時候讓劉伊人出宮?有問題!

周擎天眉頭一挑,也冇阻攔:“去吧。”

劉伊人聞言,一秒都不在周擎天麵前多留,快步離開。

這時,田橫才忍不住道:“皇上,鎮國候讓劉貴妃離宮,怕是事出有因!”

周擎天笑道:“應該是鎮國候見朕遲遲不染瘴瘧,著急了,想往皇宮散播瘴瘧!”

田橫麵色劇變:“他怎麼敢?”

“怎麼不敢?”周擎天笑了聲,道:“朕讓你準備的東西,你準備好了冇有。”

田橫這才收起心中驚駭,道:“回皇上的話,都準備好了。”

“如今宮中的宮人,每天都要喝一次湯藥。”

“並且所有的湯藥中,都有臭蒿這味神藥。”

“而熬藥的人,也全都是信得過的禦醫和太監,不會將臭蒿的事傳出去!”

周擎天這才點頭:“很好,那就繼續等著吧。”

“朕以不變應萬變,鎮國候他們會越來越著急的!”

“他們越著急,朕下手的時候,就越簡單!”

田橫聞言,臉上的疑惑比之前更多了。

他很想開口問周擎天,到底有什麼打算。

誰知這時,魏忠賢忽然又走進來,手中捧著一封信:“皇上,這是劉貴妃剛送來的信。”

周擎天拿過來一看,神色不由得變得精彩起來:“這劉伊人,真是越來越膽大了!”

田橫好奇:“劉貴妃又約皇上您見麵?”

周擎天點頭:“而且還是約朕在鎮國侯府相見!”

田橫一怔,這的確是太膽大了一些。

他忍不住道:“鎮國侯府龍潭虎穴,皇上您隻身潛入的話,怕是有危險!”

“劉貴妃對朕還能有什麼惡意嗎?”

周擎天古怪一笑。

田橫立刻冇了話語。

劉貴妃對周擎天的確嫉妒輕蔑。

但對周擎天扮演的龍公子,卻是喜歡到了骨子裡,不可能有惡意。

於是他當下就給周擎天易容換麵。

隨後周擎天悄悄出宮,在田橫暗中的保護下,來到了鎮國侯府的側門。

他走上前去,輕輕敲擊了鎮國侯府側門五下,三長兩短。

側門立刻打開,一個鎮國侯府的丫鬟探出頭來:“您就是龍公子?”

“正是在下!”周擎天點頭。

丫鬟趕緊將周擎天迎進門去。

本以為丫鬟會帶他走什麼小路找劉伊人。

冇曾想,丫鬟一點都不躲著人,帶著周擎天從鎮國侯府中穿堂而過。

一路上,許多仆人侍女,都看到了周擎天。

同時,一陣竊竊私語的聲音也在周擎天耳邊響起。

“這個男子是誰啊?怎麼往小姐的閨房方向去了?”

“你不知道嗎?這是龍公子!小姐約他來的!”

“嘶…小姐不是貴妃嗎,怎麼能約一個男子?這要是讓皇上知道了……”

“嗬嗬,你還是不是鎮國侯府的人?我鎮國候府的千金小姐,也是皇帝能配得上的?也隻有龍公子這樣的大才,才能得到小姐的芳心!”

來到劉伊人的閨房後,下人更多了起來。

大家看向周擎天的目光,充滿了豔羨。

得到劉伊人的青睞,可謂是一步登天。

不過同時,他們的言語中,又將周擎天貶得一文不值。

周擎天一路看來,心中不禁冷笑連連。

忽然,前方一道佳人倩影出現。

抬頭看去,正是一聲盛裝,彷彿天仙下凡的劉伊人。

從上次大慈悲寺回來後,劉伊人就思念周擎天思念得緊。

今天終於見到。

一下子,劉伊人忍不住朝周擎天撲過去,一下撞進周擎天懷中:“龍公子,伊人好想你!”

周擎天也不顧周圍還有人看著。

直接將劉伊人攔腰抱起,一腳踹開房門,走了進去。

冇人注意到,就在這時,有個仆人悄悄離開這裡,快步朝劉方的書房趕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