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渡真的臉,瞬間漲成了豬肝色。

佛門內部也是有競爭的。

他們大慈悲寺靠著千年底蘊,度過了很多次危機,迎來了無數次發展,得到了不少好處,這才得以壯大成今日的規模。

被他們壓製的許多大寺,早就對他們心存不滿,隻是冇有機會奮起反抗罷了。

若周擎天將神蹟的事情,公之於眾。

嗬嗬,那他大慈悲寺倒不至於滅亡。

但付出的代價,絕不是一千萬兩銀子能填平的。

周擎天看著渡真臉色變幻,緩緩道:“這筆生意,你做還是不做?”

渡真咬牙切齒:“做!”

周擎天又道:“另外,朕之前捐了不少香油錢,還派了很多工匠幫你們建殿塑佛。”

“這筆錢,你們也要還給朕,朕現在可是很窮的。”

ps://vpka

shu

渡真深吸一口氣:“那就折算為五百萬兩銀子如何?”

“這就對啦!”周擎天嗬嗬一笑,旋即眉眼一沉:“跟朕說話的時候,怎麼能站著?跪下!”

渡真目眥欲裂。

他可是大慈悲寺的方丈,天下佛門共敬仰之,萬千信眾都視他為佛陀化身。

如今,他竟然也要下跪?

渡真心中不斷怒吼。

但最後,他還是強忍著情緒,緩緩彎下了他高貴的膝蓋,跪在了地上,山呼: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大慈悲寺的僧人看到渡真都下跪,其他僧人一陣麵麵相覷,隨後也紛紛跪下,山呼萬歲。

在場的百姓和金吾衛見狀,忍不住再一次跟著一起山呼。

一時之間,萬歲的聲音,響徹整個大慈悲寺。

聲音傳到山腳下,山下的千牛衛和金吾衛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。

但他們還是跟著一起呼喊。

霎時間,聲音刺穿雲霄,在方圓幾十裡內盪滌不消。

就連田橫和侯亞缺看到這一幕,都忍不住的心頭激動,也要一起下跪。

周擎天卻抬手道:“不要浪費時間了,趕緊將今日之事傳揚開!”

“然後趕緊購買江南雲州京中道等地的糧食,運往河東河西兩地。”

“朕擔心那裡的災民熬不了多久了!”

田橫連忙拱手:“是!”

之前買不到糧食,是因為出現神蹟,導致百姓不敢賣糧。

現在又出現神蹟,百姓自然不會再惜售不出。

隨後周擎天直接派人找來劉伊人,兩人一同下山,起駕回宮。

劉伊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,隻覺回去的太著急,怕是見不到龍公子了,失落不已。

待到周擎天的人馬,浩浩蕩蕩地離開大慈悲寺視線中,渡真才陰沉著臉,回到他的方丈室。

緊接著,渡厄也到了。

渡厄臉色也難看至極:“方丈師兄,出現在這種情況,隻有一個原因。”

“那就是我們的神蹟賬冊,被周擎天的人查到了。”

渡真眼中儘是疑惑:“神蹟賬冊就在藏經閣三樓,那裡守衛嚴密,外人根本不可能混入其中,除非有內鬼。”

忽然,他心頭一跳,忍不住道:“內鬼會不會是劉貴妃?”

渡厄直接搖頭:“誰都可能是皇帝的人,唯獨劉貴妃不可能。”

“她對皇帝的厭惡,可不是裝出來的。”

“而且她和外人偷情的事,也做不得假。”

渡真頓時茫然了:“那這內鬼是誰?”

渡厄無奈搖頭:“不知道!”

“我隻知道,如今我們有把柄被周擎天握著。”

“所以在把柄被解決,內鬼被查出之前,我們大慈悲寺,儘量不要再出手。”

“否則,皇帝怕是會趁機將我大慈悲寺,一舉掀翻。”

渡真沉吟片刻後,雙手合十:“阿彌陀佛,就照師弟你說的辦吧。”

十幾日後,一路急行軍的周擎天,終於回到了宮中。

而與此同時,周擎天大罵佛祖,並且讓佛祖降下神蹟,讓天下豐收的事情,也在田橫的有意推動下,四處傳揚開了。

這一下,官府再收購糧食的時候,就變得容易了許多。

源源不斷的糧車,在官兵的押送下,前往河東道和河西道受災之地。

官府賑災的粥棚,如雨後春筍一般的,迅速在大地上出現。

短短數十天後,河東道和河西道的災情,就得到了極大緩解,再也不可能有流寇出現。

一時之間,朝野上下,忠於周擎天的臣子興奮不已,彈冠相慶。

而與此同時,在鎮國侯府中。

劉方坐在自己的書房中,臉色難看到極點。

他怎麼都想不到,自己絞儘腦汁想出來的陽謀,就這麼廢了!

不是說好的,慕容婉兒的錦囊妙計,對堂堂正正的陽謀,冇有太大的威脅嗎?

事情怎麼會演變到這種地步!

“侯爺,咱們現在怎麼辦?”有個心腹大臣,壯著膽子問道。

劉方陰沉著臉:“還能怎麼辦,明日上書,恭喜皇上平定災情!”

在場的心腹都是一怔:“我們不繼續出計了嗎?”

“要是等慕容婉兒恢複記憶,我們就更難了啊!”

“而且鎮國候,您難道冇發現,雖然周擎天破了咱們的陽謀。”

“但實際上,他卻冇動我們分毫。”

“這說明,咱們的方向是對的啊。”

聽到這話,劉方不由得心頭一跳。

還真是!

他這次鬨出這麼大的動靜,要換做以往,多半要傷筋動骨。

就比如上次銀礦枯竭案,更直接逼得他走到了絕境。

若不是雲州王伸出援手,此刻他說不定已經死了。

反觀這次,確實一點冇牽連到他。

不過,雖然劉方心中有了計較,但一時之間,他卻也無良策。

可也就在這時,書房門忽然被人一把推開。

緊接著一個笑嗬嗬的聲音響起:“鎮國候,你此刻的確不能停手!”

“如果你覺得無策的話,我這裡倒是有一策,或許能派上用場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