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隨著渡真念出所謂的佛祖法旨後,四下再次變得一片死寂。

跪在地上的百姓們,驚訝地抬起頭,麵麵相覷。

佛祖,竟然降下了這等法旨?

這豈不是說,大周皇朝是亡定了?

一下子,場中百姓表情複雜,人心浮動。

渡真很滿意眼前的效果。

他冷笑著看向周擎天。

他很想看看周擎天此刻表情,是何等難看。

但下一秒,渡真眼中便露出一絲疑惑光芒。

因為周擎天聽完所謂的法旨後,竟然冇有絲毫動怒的樣子。

反而,他臉上還露出一絲微笑。

ps://m.vp.

渡真心頭疑惑,周擎天這是強裝鎮定?

這傻子皇帝也會演戲?

他忍不住又看向田橫和侯亞缺。

這兩人的眼中,也儘是平靜。

甚至,他還從侯亞缺和田橫眼中,讀出了一絲譏諷。

也就在這時,周擎天緩緩開口道:“你這佛祖的法旨不算數。”

“朕剛剛說了,你的佛祖聽了朕的話後,還在認真思考,並冇有妄下結論。”

“所以,你這法旨,是一些小和尚假傳法旨!”

聽到這話,渡真直接被氣笑了:“皇上,你空口白牙,怎能取信於人?”

“空口白牙?嗬嗬,那朕現在就讓你的佛祖,再下一道法旨!”周擎天眉頭一挑。

渡真一愣,他心中猛地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。

也就在這時,周擎天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巧了,朕也如渡真大師你一樣,心頭靈光一閃,感受到了你家佛祖的法旨。”

“你們大家,都跟朕來吧!”

說話間,他抬腳就朝不遠處走去。

渡真一看周擎天走的方向,臉上不禁露出一絲疑惑。

大慈悲寺留下的神蹟實在是太多,渡真也不能全部記住。

很快,周擎天腳步停在一顆大樹前。

他旋即大聲道:“法旨就在這棵樹中!”

周圍的百姓們,一下瞪大了眼睛。

不會吧,今天難道還能再看到一場神蹟?

有人壯著膽子走過去,照著之前的樣子,把這棵大樹又檢查了一遍。

當然冇有看出任何問題,這棵樹足有五百年的曆史。

眼看眾人都檢查完畢,田橫抬腳上前,手持一柄寶劍,運起渾身內力,一劍斬出。

那足有一人環抱粗的大樹樹乾,立刻被一劍斬成兩段。

隨著大樹樹乾轟然倒塌,隻見到一個和之前一般無二的玉瓶,正鑲嵌在樹乾中心位置。

“真有法旨!”

“我這輩子值了,居然一天之內,連續看到兩次神蹟。”

“這一趟來得值啊!”

“難道皇上說的是真的,他是真龍天子,可以和漫天神佛對話?”

“嘶…有些事不信不行啊!”

“這法旨中寫的是什麼內容?”

百姓們議論紛紛,田橫則快步上前,拔出玉瓶,倒出裡麵的法旨。

隨後他當眾大聲朗讀道:“皇恩浩蕩,神佛有感,特賜天下再無饑饉!”

唸完,田橫再舉著手中法旨,從百姓麵前一一走過,讓大家都睜大眼睛看清楚。

一時間,百姓們沸騰了!

“還真讓皇上說中了!”

“天下再無饑饉啊,這可太好了,哈哈哈!”

“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!”

一下子,百姓們一改之前對周擎天的不滿和埋怨。

他們紛紛跪地,朝周擎天山呼萬歲!

而且如今的他們,不是被皇權壓製才喊的萬歲,而是心甘情願,心悅誠服地認周擎天這個皇帝!

雖然人群中,還有人想攛掇煽動。

但百姓們親眼看到周擎天一手主導的神蹟,哪兒還會再信幾個陌生人的說辭?

“這…怎麼會這樣?”

“皇帝怎麼知道神蹟在哪兒?”

情況忽轉之下,渡真呆呆地站在原地,好半天回不過神來。

周擎天抬腳走到渡真麵前,冷笑道:“渡真大師,你還有法旨要降嗎?”

渡真這才如夢初醒:“皇上,你早就知道了!”

周擎天嘴角一勾:“這天下,就冇有朕不知道的事!”

“倒是你,竟然敢帶著大慈悲寺勾結外人,禍害我大周黎民百姓!”

“還妄圖餓死我大周河東道和西道數百萬災民,”

“你說,你該當何罪!”

渡真渾身一顫:“皇上,您在說什麼,貧僧怎麼聽不懂。”

雖然事已至此,但他還是堅決不能認。

反正大慈悲寺如今勢力龐大,周擎天輕易不敢動他們。

可週擎天聞言卻笑道:“聽不懂是吧?那朕說一點你能聽懂的。”

“現在河東道河西道大旱,你們大慈悲寺身為佛門領袖,更應該慈悲為懷。”

“所以,你們們捐一千萬兩銀子,給朝廷買糧吧,好讓朝廷賑濟災民,避免易子而食的慘劇發生!”

渡真倒抽一口涼氣,差點暈過去。

周擎天還真敢開口啊,一下子就要一千萬兩銀子。

真當他們大慈悲寺的錢來得容易?

好半天後,渡真才強壓住心中怒意,咬牙切齒道:“皇上,就算您看穿了神蹟的真相又如何!”

“這並威脅不到我大慈悲寺!”

周擎天撇撇嘴:“威脅不到?”

“那如果朕告訴天下佛門,你們大慈悲寺之所以崛起,就是靠著這種神蹟。”

“你說,那些被你們壓製的其他大寺,會坐視不理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