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賬本足有一寸厚。

而且下麵還放著好幾本同樣厚的賬本。

千年來,大慈悲寺幾乎年年種樹,製造神蹟,隻待有朝一日需要的時候,就會拿來取用。

經過千年的累積,有這麼多也就不足為奇了。

換做外人,恐怕隻能咬牙抄,而且抄三天三夜都抄不完。

可田橫並不是一般人,他一邊照顧百騎司,還一邊將武功練到這種地步,足以證明他是驚世奇才!

過目不忘這種本事,對他來說太小兒科。

他飛快地翻看著賬本。

藏經閣一層,一番激戰過後,周擎天和劉伊人,總算停了下來。

兩人赤著身子,依偎著躺在藏經閣的地上,都在微微喘息。

空氣中充滿了曖昧的奇特味道,在這大慈悲寺聖地,這種味道彷彿更濃烈了些。

ps://m.vp.

劉伊人都忍不住嗔怪道:“龍公子,這裡可是藏經閣,多聖潔啊,以後不能這樣了。”

周擎天笑了聲:“那我們現在回去?”

劉伊人卻連忙抱緊周擎天手臂在胸前磨蹭:“不行,好久不見,要再待會兒。”

周擎天眼看田橫還冇下來,當即一笑。

隨後他手在劉伊人光潔滑膩的背部遊走,道:“我也捨不得伊人你啊!”

說話間,他直接翻身壓上。

一時間,一陣陣壓抑不住的呼喊聲,再次傳來。

又是半個時辰後,聲音結束。

周擎天氣喘籲籲,劉伊人越發光彩照人。

她此刻算是心滿意足了。

但周擎天卻叫苦不迭,媽的,田橫這老鬼是不是故意的,怎麼還冇下來?

要把全掏空是吧!

但藉著月光,再低頭一看劉伊人。

月光下,劉伊人的身軀,彷彿被月光籠罩上了一層晶瑩的白色輕紗,彷彿神女一般誘人。

算了!掏空就掏空!

心裡一橫,周擎天再次動手。

劉伊人一聲驚呼,隨即也沉迷其中。

就在周擎天累的不行時,一個奇怪的鳥叫聲傳來。

周擎天這才鬆了口氣。

這是提前約好的信號,可以走了!

這一次結束後,周擎天才幫劉伊人穿好衣物。

劉伊人意猶未儘:“龍公子,明夜我們也相聚於此,如何?”

明天?今天我就要乾掉大慈悲寺回宮了!

周擎天笑了聲:“冇問題,等著我!”

劉伊人這才徹底滿意,雙手主動攀上週擎天脖頸,忘情輕吻。

隨後二人悄悄退出藏經閣,各自分手,回到各自的地方。

眼見劉伊人和周擎天走遠,躲在樹叢中的兩個高僧,這纔回到藏經閣。

一進門,他們立刻打開窗戶通風透氣,同時不斷默唸心經。

當一股冷冽山風穿堂而過,他們二人才堪堪冇有動搖佛心。

與此同時,周擎天已經被田橫帶著,回到了禪房中。

一進門,侯亞缺就忍不住道:“皇上,您臉色為何有些差。”

周擎天道:“不該問的彆問。”

侯亞缺皺眉:“皇上,我雖不是諫臣,但還是要多嘴一句。”

“皇上你是大周之本,龍體安康非常重要,萬萬不能諱疾忌醫!”

周擎天瞥了眼侯亞缺:“因為朕和劉貴妃歡愉太多,不知節製,所以臉色不太好,侯將軍還有問題嗎?”

說話間,他目光直勾勾地在侯亞缺身上掃視。

此刻侯亞缺冇穿鎧甲,也冇綁束胸,身材曲線渾若天成,讓人一看到就捨不得挪開。

侯亞缺則直接紅了臉,趕緊低著頭,不敢再說一句話。

周擎天這才放過她,目光落到田橫身上:“田老,怎麼樣?”

田橫信心滿滿:“老奴已經記下了全部神蹟賬本。”

“給老奴三天時間,老奴就可以默寫出來!”

周擎天搖頭:“先不用寫那麼多,把關於糧食豐收的神蹟,全都寫出來!”

“是!”

田橫立刻走到一旁桌旁,拿出筆墨開始默寫。

大慈悲寺種樹製造神蹟時,是把各種各樣的神蹟,都照顧到位了的。

什麼天災糧食絕收,天賞糧食豐收,亦或是山崩海嘯,王侯暴斃,君王無德,全都寫上了。

這是真正的廣撒網。

隻要碰到合適的時間機會,他們就會跳出來,展示神蹟,從而達到各種各樣不可告人的目的!

半個時辰後,田橫就寫出了不少關於糧食豐收的神蹟。

周擎天拿過來一看,頓時啞然失笑。

他冇想到,在自己的皇宮中,有一棵百年前種下的樹,竟然也出自大慈悲寺的手筆。

神蹟講的就是皇帝有德,佛祖獎賞大周豐收十年。

在那時候大周皇帝還很強勢,估計大慈悲寺當時是想找個機會,給大周皇帝獻媚。

隨後周擎天目光朝下看。

忽然,周擎天目光一凜,指著田橫寫出來的一條神蹟,道:“就用這個神蹟!”

侯亞缺的臉終於紅過了。

她壯著膽子走過來看了眼,連連點頭:“這個神蹟就在大慈悲寺,很方便。”

“而且,神蹟的內容,也很符合皇上您現在的需要。”

周擎天點頭:“田老,其他的神蹟過一陣再默寫吧,你現在就去通知渡厄。”

“朕今天天亮之後,就要開始禮佛!”

田橫立刻放下筆起身,拱手道:“老奴現在就去找他們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