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渡厄深吸一口氣,道:“隻要侯爺你出計,我們大慈悲寺就會從各方麵支援!”

劉方眼中露出一絲狂喜:“太好了,不過,僅僅大慈悲寺支援還不夠,雲州王能出力的話會更好!”

渡厄眉頭一挑。

他們大慈悲寺富可敵國,信眾遍佈天下。

劉方的計策,光有他們的支援,竟然都不足夠?

沉吟片刻後,渡厄緩緩道:“我們大慈悲寺,和雲州王也有聯絡,如果計謀可以的話,貧僧可以說動雲州王出手!”

聽到這話,劉方當即長舒一口氣:“那這次大事可定矣!”

目光回到承乾殿。

周擎天正在聽田橫彙報:“皇上,渡厄直接去見鎮國候了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看來這次出家度牒的事情,就是他們二人搞出來的。”

“就看他們接下來如何應對!”

ps://vpka

shu

田橫沉聲道:“老奴一定會緊盯著鎮國候的!”

大半個月的時間,飛快過去。

大周漸漸進入秋天,大周各地都出現了饑荒的情況。

主要原因,還是河東道的大旱,和河西道的澇災,導致秋收季節,糧食顆粒無收。

此刻,周擎天端坐在太極殿龍椅上,安排救災事宜:“王丞相,賑災的事情,你辦的怎麼樣了!”

十天前,他就安排王珪賑災了。

誰知聽到這話後,王珪卻直接跪下,滿臉慚愧道:“皇上,老臣無能,賑災的事情,做的很不到位!”

“河東道和河西道的災民,老臣隻救助了一小部分。”

“大部分災民此刻,依舊吃不上飯,許多地方已經易子而食……”

周擎天麵色一變:“隻救了一小部分?為什麼,是朕給的錢財不夠嗎!”

他為了賑災,足足拿出了一千萬兩銀子。

比以往賑災的標準,高了很多,本以為不會和以往一樣,因為賑災不利,出現餓殍遍地的景象。

誰知竟還是這般模樣。

王珪滿臉苦澀:“皇上,錢財是足夠了,銀子到現在還有七百多萬兩冇花出去。”

“但是…老臣遍尋大週上下,已經買不到糧食了!”

周擎天心頭一沉。

買不到糧食,那就意味著河東道和河西道的災民,多半會被餓死。

如果他們不想死,就隻有一個辦法,那就是起兵造反,成為流寇,劫掠天下!

而河東道和河西道的災民,怕是有五六百萬人!

一旦起兵造反,少說也能聚集起上百萬的流寇。

這是皇朝要覆滅的征兆啊!

可是……怎麼可能買不到糧食?

雖然河東道和河西道糧食絕收,可江南,雲州,京中道等地的糧食,今年都大豐收。

將這幾地的餘量,買過去賑災,就算不能讓河東河西的災民吃飽,也不會餓死他們。

隻要餓不死,這些災民怎麼可能冒著殺頭的風險造反?

“皇上,老臣無能,請皇上治老臣死罪!”

王珪跪伏在地,聲音低沉,是真的起了去死的心思。

皇帝給夠了錢財,他卻還是無法賑災,是他做臣子的失職,冇臉麵活在世上。

周擎天卻擺擺手,道:“買不到糧食不怪你,不過朕很奇怪,為什麼買不到糧食!”

“難道又有糧商在囤積居奇,想發國難財?”

說到這裡,周擎天眼中寒光一閃,看向站在下方的劉方。

無緣無故發生這種情況,很難說和劉方這惡賊沒關係。

劉方見狀,直接站了出來,他麵帶笑意:“皇上,糧商冇有囤積居奇,微臣敢以人頭擔保!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:“是嗎?那朕會好好查查的!”

說完,他直接宣佈退朝。

回到承乾殿,他便對田橫道:“立刻派人召江南,雲州,京中等地的糧官進京!”

“是!”田橫拱手領命。

兩天後,各地糧官都以十萬火急的速度,來到京城。

周擎天在承乾殿上,接待了幾人。

他坐在龍椅上,慢慢咂飲著一杯熱茶。

隨後他緩緩道:“你們的治下,冇有糧商囤積糧食,發國難財嗎?”

幾人跪在地上,不住搖頭,根本不敢抬頭看周擎天一眼。

周擎天也不逼問,他隻是道:“既然糧商冇屯糧,肯定也冇有餘糧往河東河西運!”

“朕會派人把守路口要道,若發現有糧商往外地大量運糧,就誅爾等三族!”

說完這般的狠話,本以為幾個糧官就要認慫了。

誰知幾人竟齊聲道:“皇上聖明!臣等謹遵皇命!”

周擎天一驚,聽這幾人的意思,各地糧商還真冇屯糧?

那糧食去哪兒了?不能憑空消失吧!

周擎天眯起眼睛,緩緩道:“那你們各地的糧食,是否豐收?”

“回皇上,確實豐收了!”幾人都低著頭回答。

周擎天聞言,忍不住一拍禦書桌站起來:“那糧食去哪兒了?難不成,還會在百姓自家的糧倉中?”

幾個糧官這才抬起頭,小心翼翼地答道:“回皇上的話,好像確實…就在百姓家中。”

周擎天一愣,看向田橫。

田橫眼中也充滿錯愕之色。

百姓喜歡屯糧,倒也不是什麼秘密。

隻是百姓不光喜歡糧食,也喜歡銀子!

今年王珪為了收購糧食,已經將糧價推高了一倍有餘。

按照往常的情況下,百姓為了賺錢,隻會留下一兩年的餘糧,然後就將多出來的糧食賣給官府。

怎麼今年,大家都不賣糧了?

深吸一口氣,周擎天才道:“那百姓們為什麼不肯賣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