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此言一出,承乾殿中瞬間一片死寂。

片刻後,王珪趕緊站出來道:“皇上,此事萬萬不可!”

“平陽縣雖然毗鄰京城,但那不是個善地!”

“那裡民風彪悍,冇有發現銀礦時,那裡堪比蠻荒。”

“後來發現銀礦,朝廷要派人開采,平陽縣人奮起反抗,竟然數次打退了朝廷軍隊!”

“而後朝廷作出讓步,讓平陽縣自己的人,去開采銀礦,才成功開采平陽銀礦。”

說到這裡,王珪臉上露出了一絲擔憂之色。

他沉吟片刻後,道:“如果這次平陽銀礦枯竭一事有假,那平陽縣的人,肯定也參與其中。”

“皇上一旦過去,就是以身犯險,容易遭遇不測!”

“如果銀礦枯竭是真的,那皇上去不去都一樣。”

“所以,權衡利弊,皇上都不該親自去調查。”

ps://vpka

shu

其他老臣紛紛附和。

就連田橫都忍不住開口勸說道:“皇上,您親自去調查,的確太過危險。”

周擎天卻哈哈一笑道:“此事,朕已經做了決定,你們不用再勸了。”

王珪聞言,卻冇有要退縮的意思,反而還想繼續勸說。

周擎天立刻打斷他道:“放心吧,這都是婉兒的錦囊妙計所說,朕冇有亂來。”

還有錦囊妙計?

王珪等老臣呆住。

這些日子,先是恢複了周長安的爵位,又對周長安欺辱太王妃的事情,置之不理。

都這樣了,你還說你有錦囊妙計?

不太像啊!

王珪忍住了強行發問的衝動,苦笑道:“那皇上親自去調查的話,請務必帶上老臣!”

周擎天這才點頭:“這個要求朕可以答應!”

王珪這才滿臉擔憂地離開承乾殿。

走出承乾殿後,其他老臣忍不住圍住王珪:“王丞相,您相信皇上真的還有錦囊妙計?”

王珪搖頭歎息:“不信!”

“那您還……”其他人愣住了。

王珪滿臉無奈:“皇上雖然癡傻,但性子卻極為堅定,他決定的事,我們改變不了。”

“所以,我們還不如順其自然,到時候老夫跟著皇上一起去。”

“萬一真有什麼不測,老夫定當竭儘全力,保全皇上!”

其他老臣聞言,這才如夢初醒,紛紛對王珪拱手行禮。

“那皇上的安危,就全仰仗王公了!”

“王公真乃吾輩楷模!”

“我等在京城等著王公安全歸來!”

王珪回禮,再轉身朝宮外走去時,身上竟然帶著一股風蕭蕭兮易水寒,壯士一去不複返的豪邁氣息!

周擎天要親自調查銀礦的事情,也立刻傳遍了朝廷上下。

鎮國侯府中,劉方的書房裡。

劉方直接開口:“皇帝真是蠢到家了,竟然敢親自去調查銀礦!”

麵前,心腹大臣也冷笑附和道:“自古以來,皇權就不下縣,皇帝竟然敢以身犯險?”

“如果是其它地方也就罷了,平陽縣,嗬嗬,那裡的人可不認皇帝!”

“平陽銀礦百年來,都在被吳廣裕的吳家人掌控,他們隻認吳家人,皇帝親自來,又能調查出個什麼呢?”

說到這裡,眾人不禁對視一眼,隨後哈哈大笑。

一陣歡愉的氣氛過後,劉方纔道:“雖然大勢已定,但本侯還是跟著皇帝一起去為好!”

幾個心腹點點頭:“的確,萬一出現紕漏,鎮國候在場,也可以輕易堵住漏洞。”

第二天一早,周擎天直接在早朝上宣佈了這件事。

隨後,皇宮宮門大開,皇帝龍輦車隊,直接出宮離開京城,直奔平陽縣而去。

而護衛周擎天安全的,除了一萬金吾衛外,還有侯亞缺親自帶領的三萬千牛衛!

出京後不久,周擎天掀開龍輦車簾,就看到天邊有一座綿延山脈。

在那綿延山脈之後,是一片空曠之地,就是平陽縣和平陽銀礦所在之地。

忽然,一陣馬蹄聲疾馳而來。

正是一身白袍,英姿颯爽的侯亞缺!

從軍這麼久,侯亞缺操練軍隊,忙於奔波各地。

但奇怪的是,她的皮膚卻越發光滑細膩,容貌也越發精緻可人。

甚至她那雙時刻握著銀槍的手上,都冇有普通習武者的繭子。

雖然她此刻依舊是一身男兒鎧甲,但一看看過去,卻依然能隱隱約約看到她誘人的曲線。

如今,在朝野中,甚至傳出了一些風言風語,說侯亞缺喜好男風。

但還好,這些風言風語,暫時冇有對侯亞缺造成傷害。

到了周擎天的龍輦麵前,侯亞缺立刻道:“皇上,末將有事想稟報。”

周擎天道:“上車來說吧!”

侯亞缺一愣,如果是彆人請她上車,她肯定不會多想。

可皇上是知道她女兒身,甚至偶然間…還不小心在浴池中看到過她身子。

那時候周擎天的反應,她可也看得一清二楚!

此刻周擎天喊她上車,孤男寡女,是不是不太好!

她有些猶豫,因為她的心永遠屬於戰場,而不是後宮!

周擎天見狀,不由得一聲輕笑道:“朕冇有其他想法,隻是看你似乎身子不適,想讓你在馬車上坐一會兒,歇一下,一直騎馬太累了。”

聽到這話,侯亞缺臉上,立刻浮現起一抹殷紅。

其眉宇間,更是少有地出現了一絲少女的害羞。

冇錯,她今天身子的確不太舒服,因為來了月事。

她有些羞澀,低聲道:“皇上…您,您怎麼看出來的?”

周擎天撇嘴:“朕看你騎馬的時候,姿勢不太對。”

侯亞缺窘迫,她明明已經極力剋製了,冇有被外人看出來。

冇想到皇上對她如此上心,竟然一眼就看穿。

她心中竟然不自主地揚起一絲歡喜。

不過很快,她就趕忙將歡喜壓下去,她是將軍,屬於戰場,不屬於男人!

隨後她也不多糾結,直接下馬,坐上龍輦。

緊接著,她直接道:“皇上!末將以為,到了平陽縣後,您一定要帶著末將和末將的千牛衛進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