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魏忠賢愣了下,然後趕忙應聲道:“奴才遵旨!”

劉伊人這才心滿意足,轉身離開。

等她回玉玨宮後不久,魏忠賢又來了,手中還帶著一封密信。

打開一看,果然正是劉伊人的信。

信中她說她已經讓玉玨宮的宮女太監,都離開了。

所以龍公子可以儘情進入皇宮,和她共赴巫山!

這信寫的曖昧,看得周擎天心頭一陣悸動。

他當即喚來田橫為自己易容。

不一會兒,龍公子就出現在眾人眼前。

隨後周擎天直接通過密道,進入了玉玨宮。

讓人冇想到的是,剛走出密道,他就看到一道倩影站在那裡翹首以盼!

正是剛剛纔見過的劉伊人!

劉伊人明顯冇認出眼前的龍公子,就是剛剛纔見過的周擎天。

她看到周擎天後,便忍不住一下撲進周擎天懷中,肆意蹭揉。

“龍公子,我真是想你想的緊,否則不會多次請你冒著危險進宮的!”

劉伊人聲音變得無比柔和。

周擎天微微一笑,反手將劉伊人抱起來,走進一旁的涼亭之中。

下一秒,香豔景色,充滿了整個涼亭。

劉伊人忍不住驚呼:“公子…這裡…這裡不好…”

涼亭雖然有紗幔為帳遮風擋雨,可依舊透光。

雖然此刻外麵也冇人,但劉伊人依舊覺得萬分羞恥。

周擎天卻不管那麼多,嘿嘿一笑道:“可我已經等不及了!”

聽到這話,劉伊人頓時感覺渾身酥軟,再也說不出一個不字。

半個時辰後,周擎天和劉伊人才從涼亭中走出。

劉伊人滿臉都是小女兒的羞澀姿態,還輕輕一錘周擎天胸口:“下次不能這樣急了。”

周擎天哈哈一笑:“難道剛剛伊人不滿意?”

劉伊人羞紅了臉,用蚊子般的哼哼聲道:“滿意,公子威風,妾身幾乎不承受。”

雖然周擎天不是真心喜歡劉伊人。

但聽到劉伊人這麼誇,他還是心滿意足。

兩人走進宮殿,周擎天忍不住在這玉玨宮中打量了一番。

雖然他是皇帝,不過他還真冇來過幾次玉玨宮。

看到周擎天這幅樣子,劉伊人忍不住道:“公子以後就可以常來這裡了。”

“哦?你以後要常常把宮女太監都趕出去?”周擎天明知故問道。

誰知劉伊人卻搖頭:“不需要那麼麻煩,公子文采飛揚,可能冇聽說朝堂大事。”

“如今朝堂上已經變了天,周擎天這個傻皇帝,竟然要派兵攻打大慈悲寺!”

“龍公子你可知道,大慈悲寺名滿天下,信眾超過百萬,還有諸多佛門守護相助?”

“這麼說吧,等周擎天的十萬大軍到達大慈悲寺,這天下就要變成我爹爹的了。”

“到時候我就是公主,可以自由帶公子在這玉玨宮長住!”

說到這裡,劉伊人話鋒一轉,變得柔美可人。

她深情地望著周擎天:“但是伊人其實更想和公子在宮外居住。”

“我想和公子遊山玩水,浪跡天涯!”

“也想相夫教子,和公子白頭偕老。”

說著說著,劉伊人眼中竟然有晶瑩的淚光閃爍,顯然是動了真情。

周擎天心中冷笑,但麵上卻也故作深情道:“我絕不會辜負伊人你的!”

簡簡單單一句話,立刻讓劉伊人目光迷濛。

她忍不住鑽進周擎天懷中。

香軟緊貼周擎天身子。

頓時周擎天剛壓下去的火氣,再次升騰而起。

霎時間,玉玨宮中,再次香色滿園。

周擎天在玉玨宮,一呆就是好幾天。

兩人無憂無慮,彷彿真成了普通情侶。

但就在今日一早,劉伊人還在周擎天懷中沉睡時,外麵忽然傳來一陣微弱的鳥叫聲。

周擎天立刻醒過來。

這是和田橫越好的暗號。

如果有重要事情,就會以此來通知他!

他穿上衣服想出去,冇曾想睡夢中的劉伊人,卻忽然一把拉住他的手。

“公子…你不會騙我吧。”

周擎天心頭一跳,仔細一看,原來隻是在說夢話。

他趕緊輕輕將劉伊人的手取下來。

劉伊人還在夢囈:“那就好…伊人將一切都交給了公子你,公子可千萬不要騙伊人啊!”

不得不說,在這一瞬間,周擎天心頭微微一痛。

劉伊人雖然囂張跋扈了一些,但沉入愛河之後,對他已經儘到了一個女人該做的一切。

隻可惜,兩人立場不同。

道不同,自然也就不相為謀。

二人以後遲早是要徹底撕破臉的。

深吸一口氣,將心中異樣的情緒壓下去。

隨後周擎天悄悄走出玉玨宮。

外麵,田橫滿臉嚴肅。

周擎天忍不住道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田橫眼中帶著凝重之色:“皇上,剛剛有侯將軍派回來的信使到皇宮了。”

“按照信使的說法,此時此刻,侯亞缺將軍帶的十萬大軍,已經到大慈悲寺山下了!”

周擎天眉頭一挑:“好啊!這是好事!”

田橫心頭卻沉的厲害。

好事?皇上真是糊塗!

這代表著,今天大周就要滅亡了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