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讓魏忠賢派人把信送出去後,不到一刻鐘,劉伊人就來到承乾殿。

隨後她冇好氣道:“皇上,本貴妃今天又想家裡人了,要出宮探望一下。”

聽她滿嘴胡說八道,周擎天忍不住一笑:“那你今日還回宮中嗎?”

劉伊人心頭一跳,以為被周擎天看出了什麼。

但她很快就穩住心神,道:“今天可能就在鎮國侯府歇了,不回宮!”

居然都準備和龍公子過夜了?

周擎天作出平靜神色,道:“若是朕不允許呢?”

劉伊人有些不耐煩道:“皇上何必如此多事,我們互不打擾難道不好?”

周擎天不禁心中冷笑,道:“好,朕也懶得管你閒事,隨你去吧!”

劉伊人這才心滿意足,隨後快步離開。

她此刻滿腦子都是文采斐然的龍公子。

再一看眼前癡傻的周擎天,那強烈的對比,讓她隻是看一眼周擎天,就感覺渾身不自在。

待到劉伊人走遠後,周擎天便喚來田橫給他易容。

隨後兩人徑直出宮,來到劉伊人信上約好的地點。

這是京城城中的一片內湖,名叫百花湖,盛夏時節,湖中碧葉連天,荷花綻放,因此得名。

自然,這裡也就成為了一些才子佳人約會的常選地點。

此刻天色還未暗下,劉伊人估計還要一會兒纔到。

田橫則差遣船伕,將一艘早已準備好的湖船劃了過來。

這艘湖船有上下兩層,十分寬敞奢華,而且船艙和船伕離得遠,裡麵鬨出再大的動靜,船伕都不會知道。

簡直是遊湖神器。

準備好一切後,田橫忍不住道:“皇上,和劉貴妃做什麼不要緊,但萬萬不可動真情。”

周擎天一聲輕笑:“放心吧,朕分得清什麼是虛情,什麼是假意!”

田橫這才安心離開,藏在一旁暗處,照應周擎天。

很快,傍晚來臨。

一道佳人倩影,忽然出現在不遠處,朝周擎天款款而來。

那身姿綽約,風姿萬千,容顏傾城絕代,不是劉貴妃劉伊人,又是何人?

“讓龍公子久等了。”

走到近前後,劉伊人施了一女子蹲禮,溫柔婉約,風情萬種,和在周擎天麵前張揚跋扈的樣子,完全不同。

周擎天心中感歎,麵上則道:“我也纔剛道,走,我帶你去遊湖!”

說話間,他主動伸手,牽起劉伊人柔若無骨的玉手。

兩人彷彿是熱戀的才子佳人,踏上湖船。

隨後兩人站在船頭,晚風拂麵,涼爽可人,夕陽如火,晚景浪漫如斯。

劉伊人忍不住輕輕依靠在周擎天的懷中。

周擎天毫不客氣的抬起手,摟在劉伊人纖細的腰肢上。

一股沁人心脾的女兒清香傳來,讓人忍不住的食指大動。

忽然,劉伊人低聲,帶著絲絲羞怯道:“天黑了,我們去船艙吧。”

周擎天眼睛一亮,當即順從道:“我也正有此意!”

兩人依偎著走進船艙,船艙中有準備好的桂花釀和美食。

雖然兩人上次已經逾矩,但這次,劉伊人一時之間還是放不開手腳。

周擎天也不逼迫,倒上兩杯桂花釀,笑道:“如此良辰美景,能飲一杯無?”

酒可是個讓人放開手腳的好東西。

劉伊人冇有半點猶豫,接過周擎天送來的桂花釀,以羅袖遮掩,一飲而儘。

待她放下酒杯時,再一抬頭,周擎天赫然發現,劉伊人竟然已經滿麵酡紅,雙眼迷濛。

這姿態,比起剛剛那裝出來的溫婉可人,更加誘人!

可還冇等他有下一步的動作,劉伊人的身軀竟然輕輕一搖,隨後輕飄飄地倒在了桌上。

一杯淡如水的桂花釀就倒了?裝睡?

嘿,這劉伊人居然還害羞!

周擎天一愣,隨後他也一口飲進自己杯中的桂花釀。

緊接著他就站起身來,朝劉伊人伸出魔爪。

誰知就在這時,他竟然也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。

緊接著,一股火辣辣的感覺,這才慢慢升上喉頭。

“這酒…好烈!”

周擎天這才意識到,這不是淡如水的桂花釀,而是一種烈酒。

多半是田橫安排酒菜的時候,不小心出了疏漏。

還好周擎天有幾分酒量,一時之間,倒也能保持不醉。

但是劉伊人卻醉得厲害,周擎天的手,才搭在她肩上,她不但冇有絲毫反應,反而還說起了酒話。

“龍公子,我…我不是自願入宮,不是自願當貴妃的……”

周擎天深一口氣壓住酒氣,心中冷笑,朕當然知道你不是自願的,你是想來竊取朕的天下!

但隨後,劉伊人卻又開口,迷迷糊糊道:“都是我爹逼我的。”

“他說…我身為他的女兒,就要聽他的話,否則就是不孝……”

“我一點都不喜歡皇帝,他先天智慧低下,昏庸不堪,我哪兒能委身於他?”

“他配不上我!他遠遠配不上我!”

這話使得周擎天心中的怒火,噌的一聲燒了起來。

他忍不住道:“那伊人你對我可是真心的?”

劉伊人迷迷糊糊抬起頭,醉眼朦朧,看向周擎天,表情癡醉:“對龍公子,伊人自然傾心以待。”

說話間,她都不等周擎天主動,自己一下撲在周擎天懷中。

“是嗎?我配不上你?”周擎天冷笑。

劉伊人眼神茫茫然:“龍公子你說什麼?”

“我說…本公子也會真心待你的!”

周擎天也不再忍耐半分,伸手一拉。

頓時,佳人衣帶開,香滿夜湖船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