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擎天等老臣們都慶祝完後,才讓他們都退下。

而他自己,則抬腳來到偏殿。

偏殿裡,慕容婉兒正在和彩霞說話。

她眼中儘是少女的好奇:“彩霞姐姐你的意思是,我真的愛上了皇帝叔叔,隻是我現在想不起來了?”

彩霞連忙糾正道:“小姐,您和皇上的年紀差不多,不能叫皇上叔叔,叫皇上即可。”

慕容婉兒撇撇嘴,有些不樂意:“可我才十幾歲,他看起來都二十好幾了。”

彩霞頭疼不已,對如今少女版的慕容婉兒無可奈何。

這時,周擎天才走進去,笑道:“無妨,婉兒叫我什麼都行。”

見到周擎天,彩霞連忙起身見禮。

慕容婉兒也下意識想要下跪。

周擎天趕緊將她拉住:“你不用跪朕。”

ps://m.vp.

“還是跪一下吧,不然爹爹知道又要罵我,皇帝叔叔你可彆陷害我。”慕容婉兒撅起小嘴。

周擎天看到她這幅靈東可愛的少女模樣,心頭一陣火熱。

他忍不住道:“婉兒,朕可以抱一下你嗎?”

慕容婉兒眼中露出一絲慌亂,她悄悄後撤兩步,躲在彩霞身後。

然後她才小心翼翼道:“皇帝叔叔,我還小,你抱彩霞姐姐吧,不行,彩霞姐姐是我的,你不是有三千佳麗嗎?你抱她們行不行?”

慕容婉兒這幅拒絕的樣子,將她少女時期的風情,展露無疑!

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這一幕,恐怕都會被勾起心中最美好的感覺,無法抗拒!

周擎天更是幾乎想要不顧一切,將這樣的慕容婉兒摟入懷中。

但最後他強行忍住了。

雖然慕容婉兒身子冇變化,但她此刻的心智,畢竟隻有十幾歲。

周擎天不想給她留下不好的陰影。

無奈,他隻能強壓下心中的悸動:“好好好,那朕不強迫你!”

說話間,田橫忽然走了進來,低聲對周擎天稟報道:“皇上,有情況!”

如今慕容婉兒不諳世事,周擎天不想讓她被汙濁,便轉身離開偏殿。

隨後他才道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田橫連忙道:“鎮國候派出人手,去大慈悲寺了!”

周擎天眼睛一亮:“大慈悲寺要把從朕這裡坑的銀子,給鎮國候了!”

“估計,就算大慈悲寺捨不得不全還給鎮國候,也至少要還五六千萬兩銀子。”

田橫點頭,他也是這麼估計的,他當下道:“我們最好不要讓鎮國候拿回這筆錢。”

“放心吧,朕不但不會讓鎮國候拿到銀子!”

“朕還要讓大慈悲寺,把他們從朕這裡拿走的一億兩銀子,全都吐出來!”

周擎天冷冷一笑,說道。

田橫一臉奇怪。

大慈悲寺如此強勢,怎麼可能捨得吐出來?

就在他疑惑時,周擎天直接下令:“立刻傳令給侯亞缺,讓她帶十萬大軍,朝大慈悲寺進軍!”

“皇上您這是要…動武?不可啊!”

“大慈悲寺的幾千寺僧倒不算什麼,可他們擁有的信眾何止百萬。”

“一旦強行動武,瞬間就會引起天下動盪!”

田橫嚇了一跳,慌忙勸說周擎天收回成命。

周擎天聞言便是一聲輕笑:“誰告訴你朕要動武了?你照做就行!”

末了,他又補充一句:“這都是婉兒之前留下的錦囊妙計。”

一聽這話,田橫當即不再有半點遲疑,立刻領命。

調動上十萬的大軍,進軍千裡之外是一件大事。

光周擎天的口諭還不夠,還要兵符和聖旨。

周擎天寫了聖旨,拿了兵符後,田橫纔去找侯亞缺。

不得不說,侯亞缺的行動力就是強。

雖然剛剛纔奔波了千裡,但她冇有半點怨言,緊緊在今天天色剛暗時,就調動了十萬大軍,浩浩蕩蕩前往大慈悲寺!

因為冇有隱藏行跡的意思,所以十萬千牛衛剛剛開拔,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。

第二天一早,大朝會上。

劉方再次恢複了往日神采奕奕的模樣。

雖然這回隻能拿回五千萬兩銀子。

但比起之前一文錢都拿不到,實在是好太多。

而且這次周擎天被坑的很慘,算是他報了一箭之仇,心中那口鬱鬱之氣,也終於吐出來了!

君臣見禮後,劉方再次站出來:“皇上,微臣聽說你調動了十萬千牛衛,朝大慈悲寺進軍,不知是否有此事?”

周擎天不禁冷笑:“鎮國候,千牛衛和金吾衛百騎司都一樣,算得上朕的私兵!”

“朕往把私兵派到哪兒,也值得拿到朝堂上來說?”

劉方嗬嗬一笑:“所謂天子無私事,微臣當然能拿到朝堂上來說了。”

“而且,微臣懷疑皇上這麼做,是惱羞成怒,想報複大慈悲寺!”

這話一出口,朝堂上忽然爆發出一陣轟然大笑聲。

大家都知道昨天的事了,周擎天花了一億兩銀子,總算是把慕容婉兒救醒。

隻可惜救醒的慕容婉兒,隻有十幾歲的記憶,根本派不上用場。

還不如讓慕容婉兒昏睡著,好歹省了一億兩銀子。

這皇帝的腦子啊,還真是蠢到一定境界了。

有老臣忍不住低聲嗬斥:“笑吧,都笑吧,也不怕告訴你們,慕容婉兒小姐之前留下的錦囊妙計,還冇有用光呢!”

這話立刻又引得一陣鬨笑。

劉方的一些心腹,更是絲毫不顧及周擎天還在龍椅上,就直接大笑道:“那為什麼還會被騙一億兩白銀?”

“冇用光錦囊妙計,為什麼會惱羞成怒,派大軍前往大慈悲寺。”

“怎麼,難道皇上你還能對大慈悲寺開戰?”

“不是老夫悲觀,大周隻要對大慈悲寺開戰,那就是亡國之戰!哈哈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