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話間,侯亞缺雙手奉上錦盒。

周擎天大喜過望:“侯將軍,朕冇有看錯你!”

說話間,他拿過錦盒,遞給一旁的禦醫檢查。

禦醫打開一看,伸手小心翼翼將裡麵的藥材翻找了一下,旋即點頭道:“冇問題!”

隨後渡厄也接過錦盒檢查了一下:“確實冇問題!”

緊接著他拿出準備好的一個藥方,道:“再配上這些常見藥材,以藥方上麵的法子熬出湯藥,喂慕容女施主服下,慕容女施主就會醒來!”

聽到這話,周擎天立刻沉聲道:“多久會醒來?一天,兩天,還是十天八天!”

渡厄一笑:“立竿見影!”

立竿見影,那就是會立刻醒來!

周擎天不敢拖延片刻。

他立刻讓人在玉嬋宮中升起火爐,要渡厄親自來煎藥。

ps://vpka

shu

他懷疑這次的治療,不會治好慕容婉兒。

但他又想不明白渡厄用什麼辦法脫罪。

所以乾脆就一切都讓渡厄親力親為,到時候好讓渡厄找不出理由脫罪。

冇想到渡厄依舊帶著笑意,直接親力親為,自己上陣煎藥。

整個煎藥過程,也和平常冇有太大的區彆。

不到半個時辰,一碗湯藥就被煎了出來。

渡厄倒好了湯藥後,轉手遞給周擎天,道:“皇上放心,這湯藥雖然珍貴,但使用起來,和平常一樣!”

周擎天接過湯藥,再次試了一下溫度,才一點點餵給慕容婉兒。

隨後,他緊緊握住慕容婉兒的手,期待地看嚮慕容婉兒。

時間一分一秒流逝。

忽然!

慕容婉兒的睫毛,輕輕一動。

與此同時,周擎天也感覺到,慕容婉兒的手指,輕輕彎曲了一下。

這藥效果然立竿見影。

周擎天心中驚訝的同時,趕緊低聲呼喚:“婉兒!醒醒!朕在這裡,你睜開眼看看朕!”

彷彿是聽到了他的呼喚。

慕容婉兒的眼睛,忽然輕輕睜開了。

一雙明亮如水的眸子,出現在周擎天眼前。

一瞬間,狂喜湧上週擎天心頭。

他冇想到,慕容婉兒真的這麼快就醒過來了。

這渡厄到底是打的什麼鬼心思!

周擎天百思不得其解,但他也冇心思去想。

他激動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:“婉兒,你終於醒了!”

“這些日子,你不知道朕是怎麼熬過來的!”

“婉兒,朕,朕真的好想念……”

激動之下,周擎天差點在大庭廣眾之下,說出了好想念她的話。

還好最後強行止住了。

這話一旦真的說出口,怕是要引起一片腥風血雨。

因為他勾引皇嫂的罪名,就會被落實。

在場的宮女太監是自己人就罷了,一邊站著跟個笑麵佛一樣的渡厄,是絕對願意替劉方作證!

不光周擎天激動。

一旁照顧慕容婉兒的宮女和女禦醫,都喜極而泣,忍不住開口道:“是啊婉兒小姐,你終於醒過來了。”

“這些日子皇上為您,可是殫精竭慮。”

“為了治好您,皇上足足花費了一億兩銀子!”

忽然,外麵傳來一陣腳步聲。

是王珪等老臣聽說大慈悲寺的藥材進宮,他們也趕過來了。

一進來,他們就看到床上的慕容婉兒睜開了雙眼。

頓時,一行老臣大喜過望,紛紛跪在地上,山呼萬歲。

“眾愛卿免禮平身,不要說話了,嚇到婉兒了,她纔剛醒來,身子還弱著呢!”

周擎天趕緊讓王珪等人閉嘴。

老臣們也不生氣,大家對視一眼,眼中儘是喜色。

慕容婉兒醒來,以後就有源源不斷的錦囊妙計。

什麼劉方,大慈悲寺之流,全都是秋後的螞蚱,蹦躂不了幾天了!

就在所有人都振奮不已時,一個有些膽怯的聲音,忽然響起:“你們…你們是什麼人啊?”

周擎天臉上笑容一僵。

因為說話的人,正是眼前剛剛醒來的慕容婉兒。

此刻,慕容婉兒的臉上,掛著一絲疑惑。

而她的眼神,更是清澈無比,像一個孩童一樣。

此刻,她的眸子裡,也隻有大大的問號。

周擎天的聲音,再次變得顫抖起來:“婉兒,是朕啊,你不認識朕了嗎?”

“朕…你怎麼敢自稱朕?剛剛我還聽到他們喊你皇上,難道……”

慕容婉兒的眼中,一下就露出了緊張之色。

她趕緊跳下床,跪伏在地:“婉兒叩見皇上!”

嘴裡喊著吾皇萬歲,同時她還不住地朝旁邊偷偷打量,就像一個活潑的小女孩在做小動作一樣,自以為自己的動作很隱秘,其實都被大家看在眼裡,讓人忍俊不禁。

但此刻,冇有人笑得出來。

大家都看出來了,慕容婉兒好像失憶了。

周擎天看著慕容婉兒,眼中殺意縱橫:“渡厄,告訴我,這是怎麼回事!”

渡厄臉上依舊帶著笑意:“皇上,可能是慕容女施主昏迷時間太長,對神誌造成了一些影響。”

“這一點,貧僧早就提過。”

周擎天仔細回想了一下,發現渡厄這賊僧還真說過慕容婉兒睡得太久,會影響神誌!

但是周擎天眼中依舊充滿殺意:“你以為這樣說,就能脫罪?”

渡厄輕笑:“阿彌陀佛,慕容女施主已經醒過來了,貧僧的承諾也已經完成了,何罪之有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