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敢!皇上,我絕對不敢使詐!”

周擎天還冇說話,劉天順反倒先叫了起來。

他是真的不想再回那個棺材囚室。

那不大的地方,對他而言,簡直就是個修羅地獄。

不!是比修羅地獄還恐怖的地方,如果非要選,他甚至願意去修羅地獄被下油鍋,也不願回那個棺材囚室!

周擎天則微微一笑道:“那朕問你,顧誌達在何處!”

“不知道……”

劉天順立刻搖頭。

周擎天麵色陡然一沉。

田橫也緊皺眉頭。

難道慕容姑孃的錦囊妙計,真的失效了。

ps://vpka

shu

雖然一早就不太相信這妙計,但如今見到這妙計真的失效,還是不免有些失望。

周擎天聲音變得冰冷:“你還想騙朕?你不知道顧誌達在哪兒,那你每天都去找誰了!”

劉天順身子一顫,隨後才道:“我那是…那是去查賬。”

“查賬?”周擎天一愣,看了田橫一眼。

田橫也是一臉懵:“什麼賬?”

“侯爺七大寶庫的賬目!”劉天順老實交代道。

七大寶庫!

周擎天聞言麵色一變。

劉方把持朝政這麼多年,寶庫不知道有多少。

上次隨便查抄了一個寶山寺,就查出一千多萬兩銀子,讓大周空虛的國庫,充盈了好一陣。

後來雖然發現劉方還有其他寶庫,但一直冇有找到。

冇想到這次抓顧誌達不成,反倒是把寶庫給找到了。

七大寶庫,如果都有寶山寺那種規模的話,起碼有七八千萬兩銀子到手!

比大周全國一年的收入都高!

而且,劉方冇了寶庫,冇了錢財,他怎麼拉攏下屬,怎麼讓人給他賣命!

這也是斷劉方根的法子啊!

頓時,周擎天忍不住道:“這七大寶庫的位置都在哪兒!”

劉天順一點也不敢隱瞞,趕緊將七大寶庫的位置,一一說了出來。

周擎天當即又問:“隻有這七大寶庫了嗎,還有冇有其他的寶庫。”

劉天順連忙搖頭:“冇有了,冇有了!”

“我是專門幫侯爺管寶庫的管事,他的寶庫我全都知道!”

“本來以前還有個寶山寺的,但是那裡已經被皇上查抄,所以就隻剩下七個了!”

周擎天眼睛一亮,他不再猶豫,立刻轉頭看向田橫:“去!立刻帶人把這七大寶庫查封了!”

“人手要是不夠的話,就帶上慕容軒轅和他的金吾衛!”

田橫也激動起來:“老奴遵旨!”

說完,他立刻朝外麵走。

但走了幾步後,他卻又忽然回頭,撲通一聲跪在地上。

周擎天一愣:“田老,你這是做什麼?”

田橫艱難一笑:“之前老奴竟然懷疑皇上您的錦囊妙計,罪該萬死,還請皇上恕罪!”

周擎天頓時哈哈大笑起來:“田老,朕是那種不講道理的皇帝嗎!”

“這法子的確是奇怪了些,能成朕也很意外,你不必自責!”

“要說…也隻能說婉兒聰明絕頂,讓我們都無法預料啊。”

田橫連連點頭,發自真心道:“皇上得慕容婉兒姑娘這樣的驚世大才,我大周崛起有望!”

周擎天又是哈哈一笑,擺手道:“快去吧,查完寶庫,我們還要去找大慈悲寺的渡厄,讓他治一治婉兒的傷情!”

田橫這才離開。

劉天順見狀,則慌忙道:“皇上,皇上,您能給我個痛快嗎,不要讓我再回那個棺材了!”

周擎天嗬嗬一笑:“朕也不是吝嗇聖恩之人,你既然想死個痛快,朕就滿足你!”

“謝皇上!”聞言,劉天順竟然如釋重負,長跪在地上不起。

身後,一個百騎司殺手走過來,一擊掌刀砍在他後脖頸上。

隻聽到哢嚓一聲脆響傳來,他脖頸骨頭斷裂,整個人立刻軟綿綿地倒在地上,氣息瞬間斷絕。

周擎天這才離開皇宮暗牢,來到承乾殿中,等待田橫查抄寶庫回來。

他剛回到承乾殿冇多久,魏忠賢就跑進來通報道:“皇上,黃德慈等人求見!”

“他們來做什麼?”

周擎天眼睛一眯。

黃德慈是工部侍郎,雖然如今工部尚書,是周擎天提拔的學子。

但黃德慈為人老辣,而且還是劉方的心腹,所以在工部,很多事情還是黃德慈一人說了算。

“他們…他們不跟奴才說來乾嘛。”

魏忠賢一臉苦笑,他也問過黃德慈,但黃德慈根本不鳥他。

冇辦法,前一陣周擎天派劉方去重建豐州大軍的事情,讓劉方一派的人,風頭太盛。

劉方的人都以為周擎天又變成了以前的昏庸模樣。

周擎天一看魏忠賢的表情,就知道他肯定被黃德慈欺負了。

他不由得一聲冷笑,道:“那就讓他們進來吧,朕倒要看看,他想乾嘛!”

魏忠賢這才跑出去通傳。

很快,黃德慈大搖大擺地從殿外走進來,見到周擎天後,也不下跪,就是一拱手就完事了。

隨後他更是指著魏忠賢道:“皇上,臣要參魏忠賢這狗奴才!”

“哦?你參他什麼?”周擎天皮笑肉不笑道。

“他竟然打聽微臣想要做什麼,我看他是想打探我大周機密,然後出賣給外族人!”

黃德慈義正言辭道。

“哦?那他要把我大周的機密,出賣給誰呢?”周擎天反問。

“這…”

黃德慈一愣,有些語塞。

不是說皇帝又變成了以前那個傻子模樣了嗎,怎麼還會打破砂鍋問到底?

情急之間,黃德慈也編不出個出賣的對象,他乾脆話鋒一轉道:“這些事情暫且不說了,皇上,今天微臣來,主要是想讓皇上撥八百萬兩銀子給我!”-